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回 绝代之剑(上)

作品:《无敌魔剑

    这两个人模样普通,一个身材臃肿,一个精瘦如竹竿一样,他们手持一口剑。

    “你就是魔剑张凯枫!”那名身材臃肿的男子吐出的字眼铿铮而鸣,宛如一口神兵,锋芒摄人。

    他们周身剑气萦绕,每走过一步,剑气划过地面上,迸溅出道道星火,割裂出道道的沟痕。

    “不错,是我!”张凯枫对那些可怕的剑气视若无睹,每一个字都是那么平静。

    “胆敢在这里堂而皇之的出现,你这是在等我们吗?”矮瘦的男子逼视着张凯枫道。

    “没错,我在这里等候多时,但是我等的可不止你们,还有那些自命不凡的正道,然后一并送你们上路。”张凯枫回答得很干脆。

    “哈哈……。”那名臃肿的剑奴放声大笑,他那可怜的头发如枯枝一般飞舞,那双几乎看不见的眸子透着寒意“如今,你与整个武林为敌,就算你复出,也不能改变不了你死亡的结局。正好,就由我们剑门取下你的脑袋。”

    矮瘦的剑奴鄙夷不屑的说道“拔剑吧!杀你,我们允许你出剑。”

    “两个剑门的奴才,还不配让我拔剑。”张凯枫上前走去。

    “好大的口气,只可惜你张凯枫生错了时代,这已经不是魔剑道独尊的年代,魔剑道腐朽,也注定了你成不了气候。”臃肿肥胖揶揄,面上带着冷笑。

    “魔剑道已经腐朽?那就让我看看两个剑门的狗奴才有多少斤两。”张凯枫加快脚步。

    那两名剑奴也是如此,就算张凯枫轻而易举的斩杀了两名嗜血杀手,他们也无惧,在他们看来嗜血杀手又如何,只是他们不敢惹到剑门的头上,否则就让他们覆灭。

    张凯枫眉峰渐冷,腰间佩剑仍是不出鞘。

    “嗡!”

    一名剑奴站着不动,只有那个矮瘦的剑奴走过来,他没有拔剑,只是催动环绕他们身上的剑气凝聚,想以一身精纯的剑气斩杀张凯枫。

    “嗡!”

    张凯枫的脚步也不停,也是催动自身的剑气凝聚,与那人在无形中交手。

    “铮”“铮”“铮”

    两股剑气在虚空中来回的交锋,宛如两柄无形的剑在激烈的碰撞,爆发出灿烂的火光。

    这是同阶境界的交锋,更是两个人对于剑的理解的厮杀,更是争雄己身剑术的强弱。

    “砰!”

    两个人一步比一步快,最后只剩下残影,在电光火石之间,各自出拳触碰到了一起。发出一声轰鸣,犹如惊雷落地。

    第一拳之后,第二拳接上,最后都看不清他们两个人出了多少拳了。

    拳声越发的巨大,每当那两个人的拳头撞到一起的时候,犹如天鼓一般被敲响,惊骇非凡。

    拳劲滚滚,排山倒海而来,气势迫人,向四周辐射出去,稍靠近点的人发出惨叫,瞬间被剑气分尸而死。

    两个人都不出剑,凭借着自身的体魄。

    还虚中期!

    两人各自接了对方一拳,倒退出去,对于彼此的修为内心有了些了然。剑门培养出来的剑奴确实不凡,剑术造诣惊人。就算没有得到剑门的正统剑法,仍是能够演化出一门绝学来。

    “你的功力?”矮瘦的剑奴皱眉,从刚才的一拳上,他在瞬间觉得张凯枫的内力极为古怪,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但是他敢肯定,张凯枫的功力一定弱于他。

    张凯枫倒滑了出去两丈才停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论剑的领悟他自问绝对不弱于任何人。在北原的那段日子,天天被莫老喂剑可不是白白的挨砍而已,还有妖神宫参悟石碑,印证自身的剑术这才创造出了两部不同的剑法来。

    突然,地面隆隆震动,矮瘦剑奴全身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道道刺目光芒四射,这是从矮瘦剑奴身上散发出来的澎湃剑气。

    “确实有些门道。”张凯枫眯着眼睛说道。

    矮瘦剑奴不答,冲霄剑芒倏然一敛,天地再次恢复正常光彩,随后凝聚成剑,被他握在手里,朝着张凯枫一剑斩下。

    张凯枫迅速沉腰,右脚向前踏出一步,两只脚掌牢牢的踏在地上,左臂抬起。

    “当!”

    凝聚的剑斩下,张凯枫的左臂像是披上了铁甲,挡住了那一剑的重斩,即便如此他的左臂还是在颤抖不止。

    “这就是圣魔元胎威力,但是比起门中的公子们略有不同。”身材臃肿的剑奴皱着眉头。

    圣魔元胎乃是魔剑道中的一门功法,剑门也拥有,但是比起张凯枫使出来时的一身精纯的真气不同,那是犹如墨汁般的魔气。

    但是最让他们惊讶的是张凯枫的剑术修为丝毫不比同龄的人差,甚至更强。虽然他至今为止还没有用出剑法,但是底子打得浑厚无比,魔剑道的剑法不愧是独尊一个时代的存在。

    “就算拥有圣魔元胎又如何,仍旧逃过死亡!”矮瘦剑奴冷笑,手腕拧转,力量暴涨,将那名白发青年震退。

    “大话谁不会讲,想单凭剑气就想破去我的护身罡气,未免痴人说梦。”张凯枫一拳砸碎掉架在他手臂上的剑气,冷嗤道“有什么手段还不快点施展出来,否则你将没有机会了。”

    矮瘦的剑奴摇头,道“夜郎自大,我虽然精修剑道,但是岂会只走在一条道上而已,你拿命来吧!”

    言语一毕,在张凯枫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剑气,不同于杀意十足的剑气,而是平缓流淌的剑气。如一条潺潺溪水,平静的流过去。

    缓缓而动的剑气从矮瘦剑奴一直延伸到近前,一道人影已经随着那道平静的剑气快速而来,危险的气息弥漫。

    张凯枫一惊,一抬手,握拳的手齐张,五根手指由正常色变得宛如白雪般。

    “刷刷!!”

    剑指挥划如电,犹如根根弩箭般波天而去,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锋利至极的气息,足以让人肌体生寒,带着毁灭性的气息,让人窒息,将地打成筛子般。

    “呼呼!!”

    可就在这时,矮瘦剑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更盛了,他的速度更快,快得只剩下拉长的残影,如一道闪电跳跃,无法将之牢牢的锁定。

    如雨点般的剑气,竟然全部落空。他在快速的接近,速度快得惊人。

    不知道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服下了什么丹药也不知道,又或者此人精修的不止是剑道,还兼修其他卓绝的功法。

    张凯枫心头一跳,此人的剑术不仅不弱,更是身兼一门厉害的轻功,而且已经被他融入了自身的剑法中去了。怪不得能让他全神戒备,不敢放松。

    “这半年来,我经常出门,杀了几个所谓的高手,你觉得是为什么?”矮瘦剑奴说道。

    “磨剑!”张凯枫脸色一沉。

    所谓的“磨剑”是一些剑客闭关过久,整个人缺乏厮杀,身上的杀意与灵活减退,他们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挑战高手,不死不休的那种。唯有在那种情况之下,才能将恢复过来。

    “不错,你很聪明。在我杀掉最后一个敌手之后,我就接到了门主的命令,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幸运。”矮瘦剑奴笑着说道“不过,那就是你的不幸了,因为我已经恢复过来了,一柄被打磨得光滑的剑,一把恢复往昔的剑,是战无不胜的。你很荣幸,成为我的一块磨剑石。”

    “这话未免说得过早了。”张凯枫无惧,再次震指,数道剑芒破空而去。

    剑气横空,霎那间这片土地凭空出现刺目的剑芒,掩盖了这里。

    阴恻恻的声音不断的传来,矮瘦的剑奴身影越发的鬼魅,剑气所击中的都是他残影,他在剑雨中穿梭,快速接近。

    张凯枫皱眉,对方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但他在不断的变换位置,不给对方轻易靠近的机会。

    “很多人败给你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轻视了你,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矮瘦的剑奴速度暴增之后,已经超过了寻常的理解,若是一般的人面对这种速度必然会陷入对方的节奏中,心神被消耗而死。

    但是,这种暴增的速度绝对不只是单单的想靠近他那么简单。他在酝酿着一个计划,而且必定与他所修炼的剑术有关。

    张凯枫心下了然,不再激发剑气,只要他拉开距离,那么这种速度就对他构不成威胁性。只是他不得不提防着另一个剑奴,这种无形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

    而他迟迟不拔剑,也是让那名观战的剑奴忌惮,不敢轻易出手,但是相对的没有剑在手,无形中他的战力被削减也是肉眼可见的。这一来二去,占优的却是那名主动出击的矮瘦的剑奴。这是一个早就精心设好的局,从他们出现的时候就布好了,只待他入网而已。

    再这样下去被动的始终是他自己,他必须打破这种局面。心思一转,张凯枫足下一点,向前冲去。

    “小心!”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张凯枫脊背发凉,他脚掌拧转,毫不犹豫的向一边横移出去。

    而在他刚才冲去的方向,被剑气击碎。是那名臃肿的剑奴出剑了,他看出了张凯枫的意图。

    行动受阻,顷刻之间剑气破空而至,张凯枫侧步扭转,一道剑芒擦着的脸颊而过,斩落几根发丝。

    “咦!”矮瘦的剑奴诧异,却已经见到张凯枫扑了上来。

    一道剑气已经快到了矮瘦的剑奴眉心,却见张凯枫没有停手的意思,头也不回的翻掌朝着后面重重一按。

    掌劲雄浑霸道,掌劲所及,地面崩然开裂。碎石纷飞间,在手掌覆盖的地方一口长剑被镇压下来。

    此剑比起一般的剑极为细小,被掌劲所困,四处冲撞,如同一条小蛇找不到出口。

    另一道剑气却是骤然间受阻,矮瘦的剑奴嘴角出现一抹诡异的笑容,张凯枫暗道不妙。那只手掌即可再添三成力道,却是被那口剑寻到了破绽之地,一口气冲出来。如灵蛇吐信,缠着上他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