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章 师弟,格局大了

作品:《娘子,龙袍请穿好,我要读书的!

    <div id="center_tip"><b></b>    现在正是九天息壤变化的关键时期,人间界能不能更进一步就看九天息壤能不能和人间界融合,因此顾澜本体不能离开。

    不过本体不能离开,不代表三清分身不能离开。

    雪族遗地也是澜烟学宫的重要道场,绝对不能有失。

    顾澜当即施展一气化三清,让三清化身带着神空戒去往了神界。

    与此同时,他本体则和沐羽烟交待了一些事情后就去往了天穹山深处,他要尽快让九天息壤和人间界融合。

    为了加快这一进程,顾澜拿出了造化青莲。

    造化青莲出现,九天息壤果不其然又想要吸收造化青莲的生命能量。

    只可惜造化青莲没有建木绿枝好欺负,根本就不让九天息壤吸。

    “有点意思!”

    看着两大至宝自发有了斗争,顾澜觉得有趣,他就试着以自身力量催动造化青莲释放生命能量。

    这样消耗的就不是造化青莲本身力量,而是他的力量。

    原本顾澜以为不行,因为他知道九天息壤有多挑食。

    可谁知道生命能量一出现,九天息壤就活跃了起来,将其吞噬一空。

    同时,九天息壤和人间界的融合又更进一步。

    “可行!”

    顾澜大喜,继续以自身力量催动造化青莲。

    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持续催动造化青莲一百年,都不带喘气的,几乎等于没有消耗。

    而且他刚刚突破,而且是接连突破,对自身实力掌控不足,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了解自身实力。

    顾澜这边进入闭关,人间界就完全交由了沐羽烟掌管。

    作为大靖女帝,同时也是以为神境强者,沐羽烟的话自然也没有人敢不听。

    那些来自各方的强者这次来参加论道大典,一个个都得到了大机缘,现在全都听话的不得了。

    就连那些侥幸突破帝境的强者,也老实得紧。

    这一次大靖之行,他们算是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原本他们以为帝境就已经无敌,却不料帝境只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没想到沐姑娘竟然是大靖女帝,不得不说顾兄真是好眼光,沐姑娘穿上龙袍的样子真是芳华绝代……”

    见到沐羽烟穿着龙袍的样子,秦黄墨再次开启了话痨属性,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腰间软肉再次被人拿捏住。

    他当即闭嘴,然后挤出一张灿烂的笑脸向自家娘子告饶。

    此时秋水已经通过龙珠找回了当初的记忆,她是敖沁儿,同时也是秦黄墨的娘子秋水。

    当初坠入仙绝崖后,她肉身受伤严重,准备分出一半神魂寻找生路,却不料被吸入空间裂缝之中流落到了建木人间界,阴差阳错之下落入一滴具有灵性的秋水雨露之中,进而转世成功。

    而她的肉身和另外一边神魂同样被吸入了空间裂缝之中,不知所踪。

    六界太大了,那怕秋水触碰龙珠找回了当初的记忆,可终究感应不到另外一半神魂具体的位置。

    她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另外一半神魂也无恙。

    听到这个消息,龙君还是非常高兴的。

    他的女儿终于回来了,尽管女儿现在已经不是龙族,可终究是还他的女儿,对方身上有自家女儿的气息,那是轮回转世都抹除不掉的气息。

    只不过对方是他的女儿,也是秋水。

    龙君不能强行把秋水留在自己身边,只是希望秋水能去东海龙宫一趟。

    秋水答应了。

    秦黄墨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龙君高兴自己女儿回来了,自己修为又突破了,不日便可飞升妖界,简直就是双喜临门。

    敖寒衣也高兴,不过她想到自己姑姑可能不止一个秋水,可能还有一个春水、夏雨,她就感觉有些奇怪。

    一个姑姑变成了两个姑姑,换谁都会奇怪好不好。

    也只有她这个爷爷才会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龙族充满喜庆,大靖也同样如此。

    由于福泽天地的异象,大靖的天才修士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现,都快要把澜烟学宫的山门给踏破了。

    就连萧焱和陈凡等人都感受到了压力,他们在闭关一段时间后,都在人间界有些待不住了。

    于是一个个申请前往神界历练,对此澜烟学宫目前的负责人苏华自然是同意的。

    这些天才学生进步的太快了,除了儒道,在其他方面的修炼他已经教不了多少了。

    以往有顾澜坐镇澜烟学宫,这些小崽子还有人可以压制住,现在顾澜去了神界,他们都有些压不住这些小崽子了。

    把其中最能折腾的放到神界去闹,也是一件好事。

    “谁能想到有一天,大靖会出现如此多的年轻圣者,实在是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大时代啊!”

    看着跨界传送阵开启,张清微发出了感叹。

    原本坐拥稷下学宫的他,也称得上人间界最强书院之一,还拥有人间界最特殊的玄天至宝万华镜。

    可现在,稷下学宫弟子全都跑到了澜烟学宫金进学,都快把自己是稷下学宫弟子的身份给忘了。

    “师弟!”

    “稷下学宫和澜烟学宫现在亲如一家,你何不直接在澜烟学宫开设一个稷下学院,那样一来岂不是没了烦恼?”

    太傅苏华笑着打趣。

    张清微闻言,难得没有和自家师兄斗嘴。

    他甚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眼下稷下学宫加入澜烟学宫,还能混到一个学院,要是再晚一点,估计就要落在仙界和魔界的后头了。

    据他所知,魔界的魅魔一族就准备在澜烟学宫申请开设一个独属于魔族的学院,而其他魔族大师也纷纷支持。

    这件事要是成了,对澜烟学宫来说是大好事。

    对魔族也是好事,毕竟像澜烟学宫这样不禁止弟子毕业后加入其他势力的学宫,在六界都是绝无仅有的。

    可对稷下学宫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落后就要挨打,大靖以前被大禹入侵就是这个原因。

    张清微活了一辈子,读了一辈子的书,虽然经常争不赢自家师兄,却不想在这件事上输给魔族。

    因此他决定,将稷下学宫并入澜烟学宫。

    “师弟,格局大了!”

    听到张清微这个决定,苏华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div id="center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