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心有不安,最坏打算

作品:《逆凤临朝

    ,

    李笙吩咐清扬道:“赶紧去做几个慧庶主爱吃的小菜过来。”来往久了,慧庶主喜欢吃啥早就心知肚明了。

    慧庶主亦没有拒绝,两人闲话一会后,就看见清扬端上来几盘菜,无一不是素食,心中感动,就连着这么细小的事情,他也注意到了,知晓自己近段时间只吃素食。眼中噙着泪水,握了握李笙的手。

    李笙心中也叹了口气,她当今如此的痛苦,还不得不忍受看着仇人在眼前晃悠,不得不说是为难她了,能多关心一分,便多关心一份吧,不要让人心凉了。

    看着菜上齐了,李笙招呼着慧庶主,谈道:“如今宫中的局势可还好?”其实她并没有抱有希望,因为她知道慧庶主逃避,已经不问世事了,只守着他的一方小庵堂,为那去了的孩子祈福。

    却不料慧庶主侃侃而谈:“如今你也知晓我们没人可以和慎贵主抗衡,她自然是后宫第一人,不过武庶姬隐隐又有翻身的希望了,君主如今身体不好,几位储君内斗不断,墨朝威逼,他也只能妥协,应该这两天又会破例复位成为荣贵主,因为还有三日墨国太子就要到都城了。”

    李笙点了点头,嘲弄命运:“荣贵主这人可谓是三起三落啊!不知这一起是不是能长盛不衰。”话是这么说,心中却想着呵呵,长盛不衰,做梦!就算是这梦,我也要将她变成噩梦。

    慧庶主嗤笑一声:“长盛不衰?别做梦了,君主还能活多久,你我都清楚,况且就算他能靠着洛神医长命百岁,可是我会允许吗?待尘埃落定后,我要亲手了结他的性命,这是你答应我的。”说着眼神炯炯的盯着李笙,像是告诉她,你别耍赖。

    “我知晓,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李笙也认真的回复她。

    慧庶主想了想还是提醒道:“我觉得你还是注意一下慎贵主?”

    “嗯~她这是怎么了?”从她醒过来,慎贵主还没有露过面,却将三储君从这里叫走,也不知这是何种意思。

    “唔……我说不好,虽然看上去什么她的表现任何方面都很好,但是就是太完美了,让人觉得不真实,你多注意下,不要让她要咬一口。”慧庶主担心的看着他。

    “放心,我知道!”李笙亲手给她布菜,示意他别担心。

    再者慧庶主随口说了一句,让李笙抓住了重点,道:“最近君主易怒,差不多两三日就有侍女遭罪,你小心一点,就这么一个月不知有多少侍女死于非命,尸首都找不到。”

    李笙心中的疑团像是有了一个开端,就等着芸娘回来看看是不是同样的结果。问道:“只有侍女吗?什么时候君主身边只有侍女了?”

    “对啊!就这个月开始的,将身边除了何大总管的侍从都换成了侍女,不知道卖什么关子,以前争抢着去君主身边伺候的人现在唯恐避之不及。”慧庶主再轻声道:“尤其是你身边这几个丫头都挺漂亮的。”

    慧庶主瞧见李笙脸上的血色褪去,打趣道:“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就这几个小丫头,还怕你保不住吗?至于吓得这样脸色苍白啊!”

    她却丝毫不知李笙现在担心的并不是思辨这几个丫头,就像她所说的保住她们这点本事自己还是有的,就是担心文琴,这么几天来,到底在哪里,最好不要像那些宫女一样,她已经可以完全确认那些宫女的丧命和鬼冢脱不了干系,这样分析下来更加有君主的暗自默许,换句话来说,君主甚至是帮凶。

    李笙面对慧庶主的打趣,无甚兴趣回道:“没有,就是没想到现在的君主这么残暴。”

    “是啊!我也没想到,不过这位也就是将死之时,找找存在感,即将病死的老虎,再凶狠又能唬住几个人。”慧庶主满口的讽刺。

    听着慧庶主的言语,李笙也深感诧异,现在的慧庶主好似不怕死一样,丝毫没有对君权的敬畏之心,也不怕祸从口出,已经看淡了生死,对世间毫无留恋之意,唯一支撑着她不曾陪着那未出世的孩子一同而去的信念便是对君主的恨意了吧。

    是的,李笙的感觉完全没错,慧庶主如今只盼着君主能早点去死,反正现在小亦已经抛弃了自己,在这个世上,只剩自己一个人,报了仇就可以早日去寻找自己的孩子和阿爹阿娘了。

    慧庶主这才发现了什么一样,问道:“今日怎不见文琴公主呢?以前她不是最爱跟你腻在一块么?”

    李笙并不像让文琴失踪的消息人尽皆知,毕竟这关乎于女子的名节,便随口扯了一个谎:“她今日身体有点不适,早早的就睡了。”

    慧庶主表示理解,看着天色已晚,便告辞:“提醒你的记住了,我就先回去了。”

    对于慧庶主的善意,李笙欣然接受,她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她能放弃固守的清净,帮她注意着宫中的变化,实属难得,该好好珍惜这份交情,道:“辛苦你了!”

    慧庶主对她还以一笑,转身离开。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李笙从来没有像此时这样惋惜,这样的女子落在宫中可惜了,如若换了一户人家,必定能得一名男子倾心相待,琴瑟和鸣。

    自慧庶主离开后,李笙便在房中等待着芸娘回来,不知道带回来的消息是否会印证自己的猜想。而鬼冢要这些女子干什么……

    一炷香后,芸娘终于回来了,她快步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几杯水,大口大口的喝着,渴极了。直到终于舒缓了,才担心的开口:“都城里失踪了几名女子,十四五岁的年纪,都是妙龄少女,都说是采花大盗所为。”

    李笙脸色凝重,道:“宫中也死了多名女子。”随后芸娘抬头与李笙对视一眼,边将所有的信息达成一致,显露出大事不妙的讯号。

    芸娘不得不点明一个事实:“文琴今年也才15岁,或许……”

    话音未落就被李笙打断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