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安排眼线,进退同时

作品:《逆凤临朝

    ,

    李笙对于鬼冢敢靠近此地,不足为奇,不过他为何偏偏选择北门呢,对于芸娘所说,鬼冢应该是一个及其爱炫耀与自负之人,就算不能走东门,他也决不会愿意从北门进出,这到底是有着什么关系?

    瞧着何大总管期盼与贪婪的眼神,李笙默不作声将手上的翠玉镯子褪了下来递给何大总管缓缓道:“刚刚吓到大总管了,莫要见怪,以后劳烦大总管将君主身边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全都告知本宫一声,可好?”

    何大总管看着这镯子,眼睛都直了,心想文锦公主果真大方,这镯子可是难寻的宝贝啊,冬暖夏凉,还能让女子的肌肤越来越水润光泽,这要是卖出去,倾城财富便是尽在自己的手中了。

    脸上笑开了花,奉承道:“哪里哪里,应该的应该的,奴才必定好好为公主鞍前马后。”

    李笙的语气冰冷善意的提醒:“何大总管可得记住了,能让你鞍前马后地只有君主,可不要说错了话。”

    尽管不以为意,何大总管还是喜滋滋的回:“是是是,奴才知晓。”

    李笙点了点头,不经意的提到:“那几位储君那里?”

    何大总管立马表忠心道:“奴才是君主的奴才,哪能和诸位储君有任何瓜葛,公主您说是吧?”

    “知道就好!下去吧!”李笙赞赏了他一眼,果真识时务。

    见着何大总管满脸春风得意的走出洗梧阁,芸娘朝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声,道:“什么东西。贪权贪财的小人。”满不赞同的说道:“你竟然还能跟他说这么久。”

    李笙也不知晓芸娘这样的性格如何将那些能人收在手中的,智商偶尔在线,偶尔下线,无奈道:“贪权贪财有何不好?我倒还庆幸他爱财胜过权力呢,不然我们拿什么争?”

    芸娘还是瞧不上眼道:“那不是谁有钱就可以收买他,显然一棵墙头草,两面倒,为了利益,他也可以出卖我们啊!”

    “所以啊,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我们需要尽量培养一个可以接替他的人,到时候他便无用了。”李笙解释道,然后想起什么问道:“让人去问问都城中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总觉得鬼冢出宫肯定有什么事。”

    “我明白了,我尽快安排下去。”说完芸娘便下去了。

    不久便听见零露进门说道:“公主,三储君来了。”

    在遭受蔓草的叛变之后,为了安抚零露和清扬,便将她们一同提升成为了一等侍女。一则是为了将他们放在眼皮底下,不至于在重蹈覆辙,二则便是为了安抚人心。

    李笙就算再不想见三储君,也没办法,不然容易暴露太多,按了按额头,道:“请进来吧!”

    三储君兴冲冲的走进来,想要拉着李笙的手好好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妥,岂料才伸出的手就被李笙躲开了,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缓缓地将手收回来,自己并不知道这几年来,庶母是这样对待锦儿的,才让她受了那么多苦,她怨自己也是应该的。

    继而讨好道:“锦儿,你让三哥哥看看身体好了没有?三哥哥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梅花烙。”眼中闪现着期待,看着李笙的表情。

    到底是文锦的身体,看着三储君的小心翼翼和眼中的受伤失落,心中也跟着难受,不忍心见他的期待落空,伸出手拿了一块梅花烙,轻轻的咬了一口。就看着三储君的欣喜,道:“怎么样?还是原来的味道吧?以前你就喜欢那一家的,这还是三哥哥听说你醒了,然后去央求了摊主好久才单独做的一份呢。”

    李笙淡淡的吐出一个嗯字,便不再接话,李笙知晓文锦和三储君的一些事,但也并不是全部都知道,文锦仅仅在传给她的记忆中表达出了她与三储君关系非同一般,具体有些什么事,并没有告诉她,或许是觉得将这样美好的记忆与人分享吧!所以说提起从前,李笙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三储君在看着李笙冷淡的话语时,也不知能做些什么,好久不见,有点生疏也是情有可原的,只能不停的找话说,不停的提起以前,希望可以消除陌生感。

    李笙静静的听着,偶尔回复过一两句,有趣的时候笑一笑,想着原来他们之间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难怪文锦在受了那么多的磨难后,还能勇敢的活着,若不是当时荣贵主的那一件事,或许这一生,文锦也是一个温柔善良到极致的女子,等待着他的三哥哥救她出这个牢笼,然而荣贵主却毁了她唯一的希望,难怪在第一次见她时,会有那么大的怨气。

    正当他们关系缓和不少后,零露敲了敲门打断了他们道:“慎贵主的贴身侍女红鸢姐姐过来请三储君。”

    李笙注意到三储君的脸色瞬间不好看,眼神中还透露着挣扎和逃避,转眼又恢复如常,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李笙坚持自己并没有看错。心中疑惑不解,他们母子到底有什么隔阂?殊不知自己就是他们隔阂的源泉。

    三储君还是宠溺温柔的说道:“锦儿,三哥哥先走了,有时间再过来看你。”

    李笙点了点头,将他送出洗梧阁。

    不一会儿,慧庶主便来了。

    李笙起身笑将慧庶主迎进来道:“庶主你这是知晓了,我这正在吃晚膳,故意过来搭伙的吧。”

    “赶巧呢,本想早点过来的,不过听说三储君过来了,想着你们兄妹二人叙叙旧,这才晚了点,能蹭着一顿晚膳也不虚此行。”慧庶主浅浅的笑着,自从孩子没了之后,便不曾见过她真正的笑,而是礼貌的笑意中也带着忧愁。

    李笙也知道慧庶主此番晚来也并没有那么单纯,对于自己的身份,慧庶主始终持有怀疑的态度,尽管来说他已经与自己成为一伙儿,还是再想借三储君来试探自己一番,看看自己的态度,但是慧庶主不明说,且当不知道便是,聪明人不需要说的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