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询问线索,宫门四起

作品:《逆凤临朝

    ,

    这话听在何大总管的耳中就如同雷劈一样,他不知为何李笙会知道他在三储君那里喝过茶,提起这一茬是为什么,明眼人都知晓三储君和文锦公主关系好,这让何大总管更加迷惑。

    “嗯?本宫这赏,何大总管不接?”这厉声的语气在他听来就像是催命符一样。

    在李笙的迫使下,何大总管哆哆嗦嗦的接过了茶,茶水中茶叶在他颤抖的双手中浮浮沉沉,宛若在宫中的他。

    突然被李笙的一句呵斥:“喝!”吓得将手中的茶被滑落到了地上,发出哗啦的一声,接着扑通一声,何大总管跪在地上,浑身战栗的求饶:“公主饶命,奴才知错了,奴才知错了……”

    李笙慵懒的往后一靠,邪魅的眼神似作不经意般打量着何大总管:“说吧!背地里做了何种勾当,少了一件,仔细着你的脑袋!”

    在长时间的心理压力之下,何大总管早就混乱了思绪,他丝毫不知李笙到底知道多少东西,只能挑着罪名轻的道:“奴才不该把君主的行程告知三储君。望公主念着奴才初犯,饶奴才一命啊!”

    李笙并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何大总管额头磕在地上的“咚咚–”声。

    直到手上的茶水见底,才懒洋洋的开口反问:“没了?”

    何大总管磕着的头突然就顿了一下,眼珠子在眼中转了转,小心翼翼的回答:“没……没……没了!”

    李笙带着怀疑的语气:“真的?”

    何大总管越发没有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真……真……真的。”

    李笙呵呵的笑了两声:“看来你还是不老实啊!宫中新来了一个人,你会不知道?”

    何大总管身体塌软往下一沉,心想:糟糕透了,果然都知道了。文琴公主不知道怎么样了?

    在这时,何大总管巴不得文琴公主已经死了,只要人不在那便没有证据,也不知道那一位处理干净了没?

    “嗯~,怎么不说了?”李笙接着趁热打铁。

    “奴才知道,只是这个人实在是惹不起啊!而且自从他来了,君主也不要奴才事事伺候了,他做了什么,奴才也不知道啊!”何大总管急忙的推卸着自己的责任。

    李笙微微一挑眉,似笑非笑的听着何大总管话语中的漏洞,道:“本宫几时说了他做了什么事?”

    “这个……这个……嗯……公主刚刚提起他来,想来是他做了何事惹得公主不喜了。”何大总管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声蠢货,默念:言多必失,言多必失……

    李笙冷哼一声,假装他已经猜中了自己的想法:“你倒是机灵,那这么久了,你可摸清楚了他的习性?”

    何大总管心中一喜,没想到就这样让自己给混过去了,习性,这可有的说了,看君主那么信任他,那段时间自己可真的两只眼睛一直盯着他,也发现了很多的怪异行为。

    此时的他一直想着借用李笙的手除去那位,已然忘记了有些事情是他们几个人的同谋。

    喜滋滋的邀功:“这还真有,为了君主的安危,奴才可不得时时刻刻的盯着他嘛!”说着又给自己填了一顶忠君的高帽子。

    李笙心中不屑的笑了一声,也装作兴致勃勃的问:“快细细说来!”

    何大总管不由分说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谄媚,饶有兴趣的说:“奴才在那人才进宫的几天,天天跟踪他,终于发现有点不寻常的地方,每三日,他便会出宫一趟,也不知是去往何处。”

    接着想起什么似的,故作神秘的道:“不过有一次,正当他要出宫之时,临时有事耽搁了,好似他的脾气九格外暴躁,等他从宫外回来后又变得和往常一样的冷漠高傲。奴才认为这一点很是可疑啊!”

    李笙听见这个消息,将背挺直了,这可是自己忽略的一点,他为什么每三日便要出宫,这件事君主可知道,是出去传递信息亦或是什么?然后眼珠子一转,问:“那最近他该何时出宫了?”

    何大总管略微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道:“最近一段时间,奴才都没怎么见过他,奴才也感到疑惑呢,也不知他的情绪有没有任何的变化。所以说下次的时间,奴才也不清楚啊!”

    李笙右手不自觉地放在桌面上叩着桌子,想着墨朝太子这几天要来,鬼冢这几天不见踪迹,很有可能是在自己的梦中,文琴这几天失踪,五储君被救,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总感觉有一根线将他串了起来。

    目前唯一可以断定的就是墨朝太子同五储君定然有扯不断的瓜葛……

    唯一的一条能找到文琴的线,李笙也不想放弃,还是不甘心的问:“按照之前的规律,他该何日出宫?”

    何大总管瞧着李笙的脸色变了又变,五彩斑斓,不知道这是何种意味,只是看上去不是一个好的兆头,自己也不想徒增晦气,老老实实的回答:“明日的未时,从北门出宫。夜半子时才回住处。”

    北门,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在这里能出宫的就四个门,东南西北各有一个门,而每个门的用途皆有不同,东门便是朝廷官员上朝时所用,庄重威严不言而喻,门口虎猫两座金色石雕栩栩如生,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众人上面所坐之人是他们的主子。

    南门便是接待外使之门,进门有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的两边墙上用浮雕刻着八幅画,依照顺序,第一幅是百官朝拜,第二幅是清谈会,第三幅是集市,第四幅是学堂,第五幅是中秋佳节,第六幅是劳作,第七幅是衙门,第八幅是太阳,此八幅画真正映照了先人的希望,盛世康平,选贤举能,勤劳富庶,惩奸除恶,朗朗乾坤。这是让他国使者看到我国的宗旨,却不知如今的君主还能记得几分。

    西门便是宫廷后妃进出宫门所用,除了君后能从东门进入宫中,接受百官朝拜,其他的便只能通过西门进去,踏进西门,里面便是一个大型四四方方的院落,院中每一堵墙都是红色,一面上面刻有女子所需遵从的三从四德,一面雕刻着宫中的宫规,一面雕刻着前人德行崇高的后妃所做之事,一面雕刻着犯错的后妃遭受的下场,每一任宫妃进宫之日,便会来到这里,由教养嬷嬷将墙上所刻之物一字一句念给宫妃听,结束后才能前去拜见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