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鬼冢行踪,打探信息

作品:《逆凤临朝

    ,

    鬼冢,江湖排行榜前十的高手,行迹不定,很难让人捕捉到他的身影,本是个男人,但不知为何容貌行为却越来越的女子气息,江湖中传言是由于他所练的功法原因,但具体的什么原因无人知晓。

    李笙并不认识鬼冢,只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在梦中捣乱的那黑衣人,不知是不是他?然而江湖中也并未流传出他会梦魇之术,这也无甚奇怪,江湖中人,都是将命悬挂在裤腰带上的,吃了这顿,还不知有没有下顿的,看家的本领又有谁会全盘托出呢?

    即是怀疑,李笙便转头问道:“近日来,可有看到鬼冢?”

    不提还好,提了,芸娘回想片刻,也甚是惊讶,朝着李笙摇摇头,近期倒也为曾看见过他。

    李笙对梦中之人是鬼冢的想法越发强烈,又想起在里面他曾提及五字,随即问道:“五储君怎么样了?”

    芸娘一听见五储君便气愤的说道:“他?好着呢?不知如何勾搭上了墨朝,本来已经押上了刑台,结果君主派人快马加鞭前来收回了旨意,如今还在大牢中关着呢。”

    李笙对这派做法看的不是很懂,君主居然会留着一个曾经威胁到了他生命的人活在世上,想来里面定是有着什么交易:“可知是为何?”

    “哎!墨朝才找回去的太子深得国主的喜爱,听闻是国主的结发妻子所生,不知为何流落到了民间,然后他正好是五皇子所救,现在大军压境,修书逼君主刀下留人,起初君主并不乐意,结果一看朝中已无武将,原有的都被他自己给祸害了,被迫收回了成命,这不是君主自己做的孽嘛,近日那墨朝太子就要来都城了。”芸娘这个外行人都对君主的行为感到无语。

    李笙一听潜意识中就感觉鬼冢同墨朝脱不了干系,而且五储君顺手一救就能救一个太子,说实话她是不太相信的。总觉得这中间有着猫腻,感觉同文琴的事也隐约的有着关联。

    随后说道:“如今我们的去追鬼冢肯定是找不到他的,想办法让人盯着一下君主和墨国太子,这两人肯定有问题。”

    芸娘皱了皱眉:“墨朝太子还好,可是君主那里我们如何可以安排人进去?”

    李笙手指叩着桌面道:“将何大总管请过来一趟。”无法安插人,那便从内部突破。

    芸娘立马就去请了何大总管前来洗梧阁。

    何大总管心中也是悬着的,如今君主已经不怎么让他近身了,身体却越发的不好,自己要是找不好下家,这条命便会交代在这里,而诸位储君不明,全都在暗自争斗,也不知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

    从那日文锦公主的做派看来也非等闲之辈,本以为只是吊着一口气,谁知道时隔一个月竟然醒了,还召见自己,到底所为何事,何大总管也是没底。

    只见着李笙素面朝天,无任何修饰,穿着也是雅淡,看上去弱不惊风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让人胆战心惊:“何大总管的手最近有点长啊!”

    何大总管表情瞬间僵硬,转眼立马陪笑:“文锦公主,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奴才的手短着呢!”眼神却无论如何都不敢直视李笙。

    只听见耳边传来李笙淡淡的声音:“何大总管莫要谦虚。”

    额头上的开始出现了一滴一滴的小水珠,也不知她是何种用意,的确近一个月来自己并不算太安分,可是她今日才苏醒,怎得就感觉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何大总管装傻充楞:“岂敢岂敢!奴才这双手也就只有伺候君主这点用处。”

    似乎一声嘲讽的笑声响起,言语轻佻却又自信:“是吗?”

    何大总管心中也不知为何面对着李笙就总是有种被压迫的感觉,仿佛自己内心肮脏的想法被她一览无余,却又从不说破,任由着自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

    不管她的语气是有多么平和,自己总是感觉到心虚,然而又恼怒无比,折磨得自己心力憔悴。

    闷声不言不语貌似是最好的选择,静静得低着头看着自己得脚尖,尖着耳朵听茶水盖有一搭没一搭得响起,良久除了茶盖声便没有其他任何声音了。

    突然不知怎得从房中窜出来了一只野猫,将墙角的花瓶碰到地上,发出哗啦的一声,何大总管好奇的抬头一看,吓得瞬间脸色苍白,而那只野猫也像是注意到了这凝重的氛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离进了旁边的院中。

    而眼中的余光一直放在何大总管身上的李笙自然也注意到了他脸色的变化,于是一个主意在她心中形成:“野猫而已,看把何大总管吓得,芸娘,赶紧给何大总管看座,再沏一杯好茶,压压惊!”

    “早春而已,气候正宜,何大总管何来这么多汗,本宫又不吃人,顶多也就斩斩手爪子,是吧!”

    就看见何大总管连忙拉着袖口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吞了吞口水,慌乱的回道:“公主说的是,只是奴才昨日偶感风寒,稍有不适,才会频频出汗。公主见笑了。”

    李笙似笑非笑的看着何大总管:“既是如此,看来是该好好休息下了!”

    正好这时芸娘沏好茶送了进来,递给何大总管。

    “这杯茶可是专门为你沏的,喝了便能休息,何苦像现在这般忙碌。”李笙是故意说给何大总管听的。

    何大总管一听,心中惶恐,这文锦公主是想着杀了自己吗?他明白现在君主一心就想着如何保住他的皇位,丝毫不会在意自己是否消失了,其他的人更不会在意,就算自己死了,在这深宫中也不会激起一点波澜,红墙下白骨累累,只不过多了一具罢了。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正不知该如何自处的何大总管听见李笙略带怒意和威胁的声音响起:“这茶凉了可就不好喝了,何大总管这是看不上?那也是应该的,比起三哥哥的茶是差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