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遭遇劲敌,最后时刻

作品:《逆凤临朝

    ,

    李笙诧异,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在后面操控,顿时有些许的生气:“所以说我所看到的都是你让我看到的,这些都是你提前设计好的?”

    致远一脸的平静:“不,你所看到都是真的,贫僧只是将你看不到的东西放在你眼前而已。”

    李笙半信半疑:“那三日之期?”

    致远转身对着主殿拜了一拜,转而说道:“此事半真半假,长期穿梭在两个时空之间,的确造成那样的后果,但是也没有三日那么短,三日只是贫僧测算出来最适合回去地日子。”

    李笙哂笑一声:“出家人不打诳语?大师你破戒了。”

    “贫僧自是会向佛祖忏悔,如若因此堕入阿鼻地狱,贫僧亦不后悔。”致远丝毫不在乎后过果,他仅仅想要将李笙带回去,让一切回道正轨。

    李笙听此亦无话可说,只道:“如今我怎样才能回去呢?”

    尽管李笙感觉自己就像是猴子,被他耍的团团转,但是她还是并不怀疑他所说的某些事,例如他看到的是真的,因为她确实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心疼,真真切切地对里面的人觉得熟悉,真真切切地很是想念他们,尽管不记得他们是谁。

    纠结了很久,她还是想回去,并不是说她对这里丝毫不留念,而是她想要去找回一些记忆,将自己的心填补满。

    致远沉思片刻:“这几日贫僧也翻阅不少古籍,终于找到了一种解决办法,只要做法之人丧生,此法便解,你也就可以回去了。”致远虽然慈悲,但却不是何时都是那样,例如此时谈论起杀人,他亦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

    李笙默默思考着这法子的可行性,一炷香后提出几个疑惑:“此种方法能不能成功尚且不论,其一:我如何在这么多人当中找到那个人?其二:它可以操控这里,我如何杀得了他?其三:这颗有时间期限,若是我找不到他,岂不是要一直呆在这里?”

    致远摇了摇头:“施主,你这就错了,这是你的世界,这里都是受你的支配,其中唯一的例外便是贫僧和那人,所以可懂?”

    再者他接着道:“当他切断联系后,定会损失自身的心血,身体虚弱无比,且在长时间内无法恢复,并且施法人只能在十里内做法才会有效果,所以他跑不远。尚可放心。”

    李笙试探道:“哦~原来如此吗?那何必如此麻烦,大师直接何不与我一起,想来速度更快。”

    致远苦笑一声:“他硬生生地切断贫僧所设之法,遭遇反噬,若不是等着你,贫僧早就回去了。”

    李笙抬眼盯着致远,甚是无语:“我只能靠自己?”

    致远点了点头。在李笙满脸无奈中离开,临行时还不忘嘱咐李笙道:“强行切断联系造成这里的世界动荡,你尽快找出幕后之人,不然半个月后,你就将与这里一起不复存在。”

    听闻此处,李笙真的忍不住骂娘。除了找人,别无他法。

    不过也庆幸的是它还可以和家人多相处一段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笙真的渐渐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动荡,最起初看着爹娘常常把相同的是重复做,他还以为是偶尔忘记了,然而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就开始局的不太对劲,似乎他们并没有按照真正的时间度过,而是以十倍的时间度过,表面却丝毫看不出来,更有甚者外貌还更显年轻,若不是真的有心,只会浑浑噩噩的随着这里湮灭,李笙深感幸运,还好发现的早。

    此事一发生就证明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李笙心中开始着急起来,这些天他连那个人的身影都没有看见过,该怎么去找?

    她漫无目的满眼失神的在大街上晃荡着,不小心和一个全身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相撞,李笙满脸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只听见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无碍。”转身便走了。

    李笙继续向前走着,摇了摇头,心中想到:真是个怪人,大白天的捂着全身也不知他热不热……

    顿时停住了脚步,立刻转身,却发现那人早已不见踪迹,立马转身找去,暗骂自己一声:真糊涂。

    从清晨直至晚霞布满了天,她也未曾找到此人,心中开始沮丧起来,突然灵光一闪,她记得致远曾经说过:“这是她的世界,除了这个人,其他的都受自己的操控。”

    也不知是真是假,深吸一口气,死马当做活马医吧,他原地打坐,闭上双眼,默默念道:“消失消失消失。”

    心中有些紧张,如果这个无效那便是真的没有办法了。睫毛微微颤抖,缓缓睁开眼睛,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原本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顿时一干二净,就连着客栈酒馆小贩都全然不见,只有一个光秃秃的平台一望无际,在远处果然站着一个黑衣人。

    只见他冷冷的盯着自己笑,开口道:“没想到你竟然能看破。不愧是李笙。”说出的话像是在赞扬自己的才智可满脸的表情却是不屑自己的不自量力。

    李笙不答话,反问:“你是谁?”

    “死人是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的,若不是来了这里,我也不会发现这么大的秘密,原来文锦的身体里竟然藏着这么个大人物。”黑衣人嘲笑道。

    尽管李笙对他的话疑惑不已,但是面对着黑衣人,况且还是一个功夫不知深浅的黑衣人,也由不得她去惊讶。

    “你这是何意?关文锦何事?”她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黑衣人带着疑惑的眼神盯着他,良久后才会开口:“你竟然忘了。”转而呵呵笑了:“无妨无妨,反正你也没机会再出去了。”

    未战先输从来不是她的做派,李笙反讽道:“谁留在这里还不一定呢。”转而先发制人动起手来。

    进攻一回合,两人各自倒退了数步,恰恰黑衣人也就比李笙少退半步,李笙心中暗暗想道:糟糕!这下子遇到劲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