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李笙苏醒,文琴失踪

作品:《逆凤临朝

    ,

    她终于明白致远大师的那一句话:一切都是虚妄,自己沉溺于心中美好的事物,不愿去面对外面的一切,活在了自己的梦中,现在文琴有难,她要出去了,她会将外面的世界变成和这里的一样,再见!

    回头看去一片虚无,眼前的漩涡便是她回去的路上,眼角滑落的一滴泪就是她对这里最后的留念。

    李笙猛地睁开了双眼,一手抓住正在旁边趴着休憩的芸娘,着急地问道:“文琴呢?”

    芸娘见李笙醒来,丝毫顾不上李笙所问之事,激动的喊道:“洛神医,阿笙醒了,醒了,快来看看。”

    只见洛神医急忙地走进来,眼中微红,里面满是红血丝,头发蓬松杂乱,身上的白衣已经变成灰扑扑的,显然是好久都没有打理过自己了。

    李笙对自己耽于宁静的美好,而忽略了外面还有这么多人在等着自己很是抱歉:“劳你们担心了!”

    随后便想起身却在站起来的瞬间,脑袋有点发晕,浑身无力,脚步虚浮踉跄的又跌了回去。

    芸娘立马扶着李笙,就听见旁边洛神医说道:“你已经睡了一个月了,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先不要动,芸娘快去让人做点清淡的食物过来。”

    芸娘正打算过去,却被李笙叫住了,惦记着梦里听见的那声呼唤,心有不安的问道:“文琴呢?”

    “嗯?文琴?说起来我也有几天没见过她了,你一直睡着我也没空管其他人。怎么了?”芸娘回忆了一下。

    听见芸娘如此说,李笙心中的不安越发浓烈,语气带着一丝恐慌,似乎出了什么不好的事:“赶紧去找,一个角落都别放过。顺便打听一下最近宫中有什么大事发生。”

    芸娘有些担心李笙的身体:“你这里……”

    李笙立即打断:“我无事。你赶紧去找文琴。”

    芸娘看李笙这么着急,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发生,转身便去寻人了。

    眼见芸娘已经去寻人了,这才有点安慰,转头对着满是疲惫的洛神医说道:“洛叔,你先去休息下吧。”

    洛神医看着李笙已经醒来,也就全身松懈了下来,这才感觉到了疲惫,点了点头:“嗯,那我也就先回去了,如果你还有什么不舒服便告诉我。”

    瞧着李笙点了点头,洛神医这才满意的回去,特意去小厨房吩咐了清扬做了些清淡的吃食送去李笙房中。

    李笙一个人在房里安静的闭着眼睛,想着文琴那声凄厉的求救声,心中恐慌,什么样的危险会让文琴发出这样的声音,她到底去了哪里,同时自责为什么要睡这么久,早点想起来是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而如今自己醒来了那文锦呢?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一系列的问题困扰着李笙。殊不知现在的文锦也同样的被困扰在自己所编织的梦中,而她太想抓住那一份温暖了,以至于一直醒不来。

    清扬敲了敲门走进来,将新做的清淡小菜,放在桌上,见着李笙醒过来,打从心眼里高兴,眉眼中都是笑意:“公主快来,肯定饿坏了吧。”

    李笙这才慢慢的起来,终于不再头晕眼花的走过去,由于心中到底放不下文琴的事,就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碗筷。

    芸娘的效率极快,回来时脸上也带着忧愁,对着李笙期待的目光摇了摇头。

    李笙眼中的光暗淡了下来,心中的不安怕是已经成为了现实,文琴失踪了:“最近宫中出了什么事?”

    芸娘走近将刚刚所打听到的向李笙细细说来:“目前就一件大事,半个月前君主不知出了什么代价竟然将鬼冢请来给他做了贴身的侍从。”

    鬼冢,江湖排行榜前十的高手,行迹不定,很难让人捕捉到他的身影,本是个男人,但不知为何容貌行为却越来越的女子气息,江湖中传言是由于他所练的功法原因,但具体的什么原因无人知晓。

    半个月前,也许是由于五储君的事被吓破了胆,请一个贴身侍从也不奇怪,随即问道:“五储君怎么样了?”

    芸娘一听见五储君便气愤的说道:“他?好着呢?不知如何勾搭上了墨朝,本来已经押上了刑台,结果君主派人快马加鞭前来收回了旨意,如今还在大牢中关着呢。”

    李笙对这派做法看的不是很懂,君主居然会留着一个曾经威胁到了他生命的人活在世上,向来里面定是有着什么交易:“可知是为何?”

    “哎!墨朝才找回去的太子深得国主的喜爱,听闻是国主的结发妻子所生,不知为何流落到了民间,然后他正好是五皇子所救,现在大军压境,修书逼君主刀下留人,起初君主并不乐意,结果一看朝中已无武将,原有的都被他自己给祸害了,被迫收回了成命,这不是君主自己做的孽嘛,近日那墨朝太子就要来都城了。”芸娘这个外行人都对君主的行为感到无语。

    李笙一听潜意识中就感觉鬼冢同墨朝脱不了干系,而且五储君顺手一救就能救一个太子,说实话她是不太相信的。总觉得这中间有着猫腻,感觉同文琴的事也隐约的有着关联。

    随后说道:“如今我们的去追鬼冢肯定是找不到他的,想办法让人盯着一下君主和墨国太子,这两人肯定有问题。”

    芸娘皱了皱眉:“墨朝太子还好,可是君主那里我们如何可以安排人进去?”

    李笙手指叩着桌面道:“将何大总管请过来一趟。”无法安插人,那便从内部突破。

    芸娘立马就去请了何大总管前来洗梧阁。

    何大总管心中也是悬着的,如今君主已经不怎么让他近身了,身体却越发的不好,自己要是找不好下家,这条命便会交代在这里,而诸位储君不明,全都在暗自争斗,也不知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

    从那日文锦公主的做派看来也非等闲之辈,本以为只是吊着一口气,谁知道时隔一个月竟然醒了,还召见自己,到底所为何事,何大总管也是没底。

    只见着李笙素面朝天,无任何修饰,穿着也是雅淡,看上去弱不惊风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让人胆战心惊:“何大总管的手最近有点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