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真假不辨,堪破梦境

作品:《逆凤临朝

    ,

    “大师对于弟子所惑之事有何指点?”李笙诚挚的问道。

    “心之所想,皆动于情,或困于心,真真假假假似真,寻寻觅觅觅巡寻,一切都是虚妄。”

    李笙默念了两遍,再次想要询问致远大师时却不知何时他已经离开了,李笙无奈只好转身离去。

    致远大师身边的小僧问道:“师傅,那名施主似乎还不明白。”

    致远大师望着李笙的背影摇了摇头,此事还需她自己堪破,天赐锦朝之福缘,只可惜是个伪帝命。

    李笙回到尚书府,心中一直装着致远大师所说的那几句话,不得要领。

    今夜她就寝后又懵懵懂懂的听见了他们的呼唤声,李笙随着声音的来处走去,直到一个女子的闺阁门口,声音便是从里面传来的,可还是无论她怎么推,那道房门都推不开,只能听见里面传出的呜咽声。

    环顾四周,眼前的一切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一时呆住了,他不曾记得自己来过这里,眼前似乎隐约有一张张熟悉的轮廓闪过,或是娇俏,或是温柔,却怎得也看不清到底长着什么模样。

    屋内传来的阵阵呜咽声将李笙的思绪拉了回来,只听见一名熟悉的声音道:

    “姐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啊!”

    “你是不是也不要琴儿了。”

    ……

    言语中的落寞惹得李笙心疼,她极想推开门去瞧一瞧到底是谁,可是还没靠近,眼前一阵昏暗。睁开眼便看见尚书夫人正摇着自己。

    见她醒了道:“吓死我了,你这是到底怎么了啊,怎么叫都叫不醒。”

    “娘!没事,可能就睡得太沉了。”李笙坐起身摇了摇自己昏沉的头。

    “没事就好,君后指明了今日要带你进宫的,你赶紧洗漱,莫要误了时辰。”尚书夫人嘱咐道。

    “好的好的,娘你就放心吧!”李笙连连答应,若是再说,肯定又要唠叨自己了。

    半个时辰后,李笙便已经拾掇好了,尚书夫人一看并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但是穿着也太过素净了一点,看看时辰,也来不及回去再换一身,就如此带着她去了皇宫。

    走进皇宫,李笙产生了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这条路他已经走了无数遍,而宫中的每一个角落她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

    她的脚不自觉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穿过御花园,踏过百里桃林,停在了一座宫殿之外,这个宫殿并不像其他的那样和其他的宫殿墙挨着墙,而是独立的一座,后院里栽满了梧桐树,郁郁葱葱的梧桐叶择天蔽日,抬眼望去,阁门上的匾额上书写着:“洗梧阁”。

    不知为何,李笙的心中突然想起了一句:“有凤来仪栖于桐。”阁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阳光明媚的女子,全身都显现出幸福的味道。

    当她抬头眼神触碰到自己时,李笙对她的感觉就好像那就是自己,可是她眉眼弯弯都是万千星辰,又仿佛不是自己。

    听见后面有人唤自己的名讳,李笙转过头就看见娘亲正在寻找自己,她回头再次看了眼那名女子便转身往娘亲那里走去。

    突然李笙脑海中浮现出了文琴这个名字,她不知晓那是谁,随即问道:“阿娘,宫中可有文琴这个人?”

    尚书夫人笑了笑:“没有啊,刚刚那里住的是仪贵主之女文锦公主。”

    文锦吗?这个名字也好熟悉啊,就好似有人曾经这么唤过自己一样。那文琴又是谁呢。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出现这些莫名其妙的字眼,真真假假假似真,寻寻觅觅觅巡寻,一切都是虚妄这又是什么意思?

    李笙跟着尚书夫人在宫中用过午膳便乘着马车回府的路上撞上了一位姑娘,李笙赶紧下马车,去扶起那位姑娘,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那姑娘脸上有点婴儿肥,梳着平常人家的发髻,拍了拍身上,笑眯眯的答道:“姐姐放心,没事!”

    这句姐姐又让李笙失了神,梦中的人也有人在喊着姐姐,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听见面前的姑娘答了一声:“娘,我在这。”

    就见着一个平常人家的夫妇来到这里,拉着面前的这个姑娘,对着李笙道:“姑娘不好意思,琴儿胡闹,叨扰你了。”

    琴儿?这个姑娘叫做琴儿李笙急忙问道:“可是叫做文琴?”

    那名夫人摇了摇头,笑着答道:“怎么可能啊,文可是君姓,我夫家姓沈。”

    李笙听着不是叫做文琴,平静了下来。尴尬的道歉:“不害意思啊,是我认错人了。”

    从远处传来一声:“珍珍,你们好了吗?马上就要走了。”

    李笙就见到面前这名夫人冲着自己抱歉的笑了笑,说道:“姑娘,我相公叫我们了,我们先走了。”

    沈琴转过头向李笙挥手告别道:“姐姐,再见!”

    李笙也向她挥了挥手,看着他们母女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聊边走。

    直到尚书夫人出声:“阿笙,我们也快走吧!”

    李笙这才上了车,她第一次感觉好像梦里都是真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呢?他对洗梧阁的熟悉,他对文锦的熟悉,他对沈琴的熟悉,没有一件事不是在提醒着她,那些都是她认识的人。

    那自己和她们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现在自己对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真真假假假似真,这是不是说眼前的都是假的,而梦中的才是真实的,李笙的心惴惴不安。

    车轮在石板路上咕噜咕噜的响个不停,终于到了尚书府的门口,正当要踏进府门时,一阵凄厉的声音在李笙的耳边响起:“姐姐,救我!”

    李笙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片段,她终于记起了所有,文琴,这是文琴,转身便要离开,就听见背后的传来的声响:“阿笙,你不要我们了吗?”

    李笙转过头眼神挣扎的望向阿娘:“娘,文琴有事,我必须回去了。”

    尚书夫人蛊惑着李笙:“留在这里不好吗?我们大家都在一起,每个人都开开心心的。所有人都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可是它终究只是镜花水月,这段时间很开心,谢谢娘。”李笙转头离去,这里的一切开始崩塌,变成了一阵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