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撕破伪装,同命之人

作品:《逆凤临朝

    ,

    “你给我住嘴。一派胡言!”君主看着血色退却完了的文锦,为自己一直以来维持的形象轰然崩塌,将自己内心最黑暗的地方暴露在阳光下恼羞成怒。

    “父君,你为什么不敢让我说,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如今你为了我外祖的兵权,又想要故技重施。可我在已经不是三岁的孩提,想让我束手就擒,别做梦了。”五储君看着眼前明明是权力的奴隶却装作了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只觉得可笑。

    李笙感觉自己的心中涌起一阵怄痛,文锦的情绪影响到了自己,突然她感觉有时候说出的话并不是自己所想的,正如无意识的从口中冒出:“你说的可是真的?”

    心中感觉到了惶恐,难道文锦一直都在自己的这具身体里,从来都没有离开,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开始有意识,自己控制不了主动权怎么办?该怎么办?

    “四姐,怎么样?被蒙蔽了这么多年?而今日你还亲手救了自己的杀母仇人,哈哈哈,仪贵主为了你舍了命,你却救了他,她会原谅你吗?”将死之人从来不会将自己的身死看在眼中,他只恨不得拉着越来越多的人痛苦才好。

    “多年来庶母对你的欺负,你以为他不知道吗?宫中的是有哪一件不在他的眼中,他只是在默认这个结果,因为你的存在就一直再提醒着他,心中到底有多龌龊,他恨不得将你弄死,只可惜你的命大,庶母胆小,你还能活在这个世上。”就算是墨朝来不及救他,他也要让眼前的这个君主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文锦眼泪不停的流了出来,脚步虚浮,倒退了好多步,幸好有三储君站在她身后扶住了她,才不至于真的倒下去,而她并没有意识到,心如乱麻。

    她从小便希望羡慕别人有庶母的疼爱,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她本以为父君是因为害怕见着自己想到庶母,才对自己经年的冷淡,就算自己一直以来都被欺负着也不吭一声。

    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假的,什么有凤来仪栖于桐?那都在君主的计划当中,他对庶母的宠爱是假的,就连着自己的到来也就是为了陷害别人,那自己在这个世上有什么意义。

    她终于在三储君不停的呼唤声中,回过了神,呆愣的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哥哥,语气轻渺,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样:“三哥哥,原来我从来都不曾被期待着。”

    三储君怕极了文锦会就这样没了一样,将她捁进自己的怀里,越搂越紧,不停的说道:“不是这样的,三哥哥一直都很喜欢你,你相信我!”

    文锦感觉自己好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笑容像阳光一样灿烂:“三哥哥,你真好,锦儿好累啊,想睡会!”

    “好好好,你睡,三哥哥一直陪着你。”只要文锦还有希望,三储君什么都愿意答应他,他从来不知道文锦在宫中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一直以来他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得都很快乐,自己竟然粗心到什么都没有发现。

    偏殿的人全都聚集在了门口,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到三储君抱着文锦从乾清宫的正殿出来,慧庶主和文琴还有慎贵主急忙追上去,慧庶主和文琴自是不用都说,他们都担心着文锦的身体情况,而慎侧主却是一番的计量权衡利弊,她担心文锦会给三储君惹来麻烦,故而不得不跟上去,必须问清楚情况。

    洗梧阁中,三储君小心翼翼的将文锦放在床上,将锦被给她盖的好好的,这才出了门,对着慧庶主和文琴说道:“无事,他只是睡着了。”

    慎贵主眼见着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对着三储君说道:“你跟我过来,庶母有事交代你。”

    就算慎贵主不这么说,三储君也是打算找她的,两人到了后院的梧桐树下,慎贵主直言问道:“你怎么回事?”

    三储君并不答话,就看着慎贵主,眼中带有埋怨:“庶母就是这么答应我的?”

    虽然并没有说出什么事,但是慎贵主一眼就知道他在讲什么,这是三储君第一次埋怨她,为的竟然是文锦,怒上心头:“你为了她,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我只知道我同庶母做了一笔交易,我争君主之位,给您想要的尊容,庶母保住锦儿的平安。”三储君平静的叙述道。

    “给我想要的尊容,难道庶母不是为了你好?”慎贵主感觉自己的苦心被糟蹋了一样。

    “为我好,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君主之位,我只想护着锦儿一生平安。你只是为了你自己。”三储君反驳道。

    “你现在还不懂,以后你就明白庶母是为了你好。”慎贵主拥有着强烈控制欲,他不允许任何人违背她的想法。

    “不可能,既然庶母做不到自己的承诺,那便不劳烦庶母了。”三储君说完就打算转身离开。

    慎贵主一把拉住他:“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不争了?”

    “正是。”三储君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慎贵主一巴扇了过去,骂道:“糊涂!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同我说你不要了。”

    “你想要,那你就自己去,我不奉陪了。”这一巴掌就当作是还她的养育之恩,从来他都被当成她上位的工具,可曾有过一丝半点的关心,给过他温暖的除了锦儿,就再没有其他人。

    “你若是胆敢放弃,本宫便让你再也见不到文锦。”事到如今她怎么会允许他放弃,距离登天就一步之遥。

    “你威胁我?从小你便让我按着你的道路走,不曾顾及我的意愿,就是锦儿,你也千方百计的从我身边剥离,作为一个母亲,你怎能这么狠心?”三储君对她彻底的失望了。

    这次的离开,慎贵主并没有阻拦,她知道文锦就是他的命门,捏住了就完全可以控制他,待三储君登基之日,便是文锦命丧黄泉之时。

    三储君的心中荒凉一片,其实他同文锦一样,命从来由不得自己,若非想着这世上还有一个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宫中的人只有算计只有利益,他们的心全都是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