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功败垂成,宫中秘史

作品:《逆凤临朝

    ,

    君主脸色涨红,气的手指微微颤抖,怒指着五储君呵斥道:“逆子,你还敢来?”

    五储君像是听了一个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我为何不敢来,历年来成王败寇,如今我成功了,我为何不敢来!”

    “孤还未死,你这是谋逆!谋逆!你会被天下人唾弃。”君主眼睛充血发红。

    “呵呵,父君的君位不也是这样来的吗?现在有人敢说父君的君位来历不明,谋朝篡位吗?史书向来都是由胜者来书写。”五储君胜算在握。

    “你……你……就算孤死了,也不会传位于你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败类!”

    “那父君是还想传位给他们吗?”五储君拍了拍双手,后面便立刻有人押着大储君二储君和三储君走上前来。

    “父君,你还有选择吗?只要你想传位谁,我便杀了谁,难道父君还想锦朝易姓,那父君还如何面对祖祖辈辈的君主。”五储君脸上狠厉的表情表明了他并没有吓唬谁,他极有可能会这么做。

    背后传来了一道声音:“那五弟是不是也不管武侧主和你心爱的女人的死活了?”

    五储君转身还未曾说话,就听见三储君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焦急的示意让李笙离开,就连刚刚他自己被抓时,都不曾这么心慌:“锦儿,快走,朝堂的事你跟着掺和什么?”

    自从李笙过来,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三储君,应该是文锦对三储君的情意在心中做祟,李笙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主动权,不知不觉的从口中冒出来一句话:“三哥哥,你还好吗?”

    三储君潸然泪下,他知道来了便走不了。

    眼前情况紧急,李笙也终于找回了情绪重新望向五储君:“五弟,你难道就不顾武侧主的安危吗?”

    “为了大业,庶母会理解的。”五储君丝毫不为之所动。

    武侧主在旁边已经听见了这句话,为了君位,他果然什么都能做出来,以为阿爹只是与他不亲,但是自己呢?

    李笙瞥了一眼旁边的隔间,继而说道:“若是所有人都知道你为了君主之位,弑父弑兄弑母弑子,你还以什么来让天下臣服?”

    “哈哈,四姐,如今这里就我们,谁会知道啊!谁又会传出去啊!”五储君没有丝毫的担心。

    “若是正好被你的庶母听到了呢?”李笙继续挑拨着。

    “怎么可能?庶母现在恐怕已经下了黄泉了吧,有她我便不能名当言顺的清君侧。”五储君丝毫不相信。

    “这样吗?那你看看那是谁?”芸娘押着武侧主从隔间里走了出来,将她口中的布条拿走。

    武侧主泪眼婆娑,怒骂道:“孽子,你的良心呢?你竟然能干出弑母这样的事。简直就是畜生。”

    五储君也就开始慌乱了一下,不过想到了一不做二不休,又镇定了起来:“庶母,我只是不想让你痛苦,你怎么就不乖乖听话呢?”

    此时五储君双腿运功直冲武侧主前来,私下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李笙一掌劈开了紧关着的门。将五储君意图杀害庶母的证据完美的呈现在了外面所有的士兵面前。

    而这时五储君想收力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让别人看见自己的不忠不孝,而此时芸娘一把将慧庶主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为了不暴露身手,只得硬生生的挨了这一掌。

    李笙立即冲向外面对所有人喊道:“五储君意图谋反先杀了武侯,夺取武侯所忠心的下属,后欲杀害武侧主,打着清君侧的口号干着谋逆的乱事,诸位可还要被如此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蒙蔽。”

    五储君所带之人皆哗然,他们大多数都是仰慕武侯曾经的风采,而依照武侯的意思忠心于五储君,结果所忠心之人杀了自己仰慕之人。

    正当所有人都犹豫不决时,武侧主站出来了,她狠狠地剐了五储君一眼,她自己已经看到了五储君确实动了杀心,那她何必再替他遮丑:“本宫可以证实,阿爹确实为五储君所害!”

    此时的五储君面色灰白,他知晓这些人都是武侯的人,而自己却不能让他们忠心,这件事情一捅破,就绝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五储君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一转身便冲着君主袭去,挟天子以令诸侯,也无不了,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事事都不如他所料,就像他低估了李笙在宫中的本事,一样的低估了宋非亦的能力,此时宫门口全然歼灭,宋非亦已经来到了乾清宫,正好在危急时刻将君主救了下来。

    溃败得一塌糊涂,宋非亦拿出铁御令对外面所有人说道:“五储君已被捉拿归案,众人还不快缴械投降,所有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五储君将大量的人马都赌在了宫门口拖住禁卫军,然而还是没有拦住宋非亦,眼下这寥寥数十人,还能成什么事?

    他们也自知大势已去,纷纷放下了兵器……

    君主在位时第一场宫变就草草结束了。

    君主终于放下心来,也并没有避讳任何一个人,直接审判呵斥道:“自认孤并未亏待你,你竟如何生出了这般心思?”

    “我可不想像大哥这般窝囊,一关就是数十年!而且这数十年冤不冤枉,父君怕是清楚得很!”五储君耻笑。

    君主没想到这么久远的事情,居然还有人会扒了出来,拒不承认:“逆子,你还在胡说些什么?”

    五储君言语讥笑:“胡说?是你太自信了,让仪贵主接生的那个医女逃了出去,她亲口所说的,明明是你为了打击大哥庶母的母族势力,亲手将大剂量的堕胎药灌进了仪贵主的口中,却用来冤枉大哥的庶母,乃至匆匆的就结了案。可到底母为子刚,仪贵主拼了自己的一条命将四姐生了下来。”

    “哈哈哈,刚出生的孩子懂什么,说不定他还会将仇恨都记在大哥的身上呢,以至于到现在四姐都不知道实情,是他的亲生父亲杀了自己的庶母,还将她忽视了近十年,你当时肯定想着若是有人可以弄死她才是最好的吧!”五储君见着李笙的表情苍白得可怕,心中畅快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