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致命打击,引起怀疑

作品:《逆凤临朝

    ,

    洛神医也只是提及了这件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一概不问,毕竟这只是慧庶主的事,在他心中与李笙没什么关系,便告辞了。

    而此时的李笙确是对君主感到失望透顶,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什么都可以舍去,真不知现在的武侧主心里会有何感受。

    见着桑竹为着慧庶主的事垂泪,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但想着慧庶主的身体情况,还是嘱咐了桑竹莫要将此事告知她,以免她太过伤神。

    桑竹也是知晓这个道理的,努力的收拾情绪,不说能全然瞒过去,好歹也要尽力的拖到慧庶主的身体可以承受的时候再说吧!

    可是她却未曾预料到阁中人多口杂。

    突然一个侍女就急忙跑过来,姿态这些都不知丢在了何处,语气焦急的说道:“”不好了,不好了,慧庶主血崩了。”

    桑竹立马双手抓住侍女的手臂,大声道:“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你们怎么看顾侧主的?”

    “哎!”也来不及等着她回话,桑竹便丢下她,快步的跑回了慧庶主的身边。

    李笙心中也是急切,不过倒也是吩咐了要紧的事:“快,快,快去请洛神医,才走不久。”

    还算的是运气好,片刻洛神医便又来到了紫云阁中。

    一看到洛神医前来,桑竹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礼仪,一把抓住她的手便进了房门。

    约摸一刻钟,洛神医才擦了擦汗,出来,对着李笙道:“我用金针止住了血,已经睡了,醒来后,不能情绪太过起伏啊!好生劝慰着吧!”摇了摇头,这一看便知是有什么刺激着她了。

    李笙见着这样的情况也放心不下的离开,便在外间一直静等着慧庶主醒来。

    随后一向温柔,半年多都未曾见过大发雷霆的桑竹,这次却在院里训斥着所有人。

    “说到底怎么回事?”

    “庶主醒来后一直问孩子怎么样了?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告诉了庶主啊!”

    不用说桑竹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那么期待着这个孩子,听见不见了之后,定会不顾自己的身体,强行去确认,情绪更是会崩溃。

    桑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冷冽,此时的桑竹恨毒了君主,若是可以的话,真想让他死。

    潜意识中飘过了这么一句话,却被桑竹抓住了,对,都是他的错,不是他,小姐不会进宫,不是他,将军府不会没了,不是他,小姐也不会成为这种模样,他真的该死。

    李笙坐在桑竹的背后,没有注意到桑竹阴沉的表情,与咬牙切齿的恨意。就是这一点疏忽差点让桑竹踏上了不归之路。

    似乎慧庶主也睡得不太踏实,不多时就听见屋里传来压抑绝望的哭声。

    进门一瞧边见着慧庶主已然起身,手中拽着还未曾绣完的衣服,来回的搓捻,似乎有些疯魔了,自言自语反复的就念叨着几句话:

    “怎么会呢?”

    “明明昨天医师还说没什么大碍呢!”

    “他们一定都是在骗本宫,敢诅咒我的孩儿,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

    桑竹看到慧庶主成了一样,立刻上前抱住她,边哭边说道:“小姐。”

    慧庶主一看桑竹就期待急切向她确认道:“桑竹,他不会死了对吧!他们都在骗我是不是?”

    提到这个桑竹也不知道还说啥,只得安慰道:“小姐,孩子还会有的。你别这样!”

    听到这里,慧庶主一把推开了桑竹,尖锐的声音呵斥道:“住口,连你也要骗我。”

    无论如何,她都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一直喃喃道:

    “你们都在骗我。”

    “你们的心肠怎么这般狠毒!”

    “你们怎么就能这样诅咒他呢?”

    “你们都该死!”

    ……

    此时的慧庶主一个人缩在角落中,不让任何人触碰,单手抚摸着腹部,就像那里还孕育着一个生命一样,温柔的跟她说着话,像极了以前满怀期待时候的样子。

    好几次桑竹想要上前安慰她,都被呵斥,还不停的说道:“他们都是坏人,庶母会保护你的!”

    外间的李笙考虑再三,如果继续让慧庶主如此的话,只怕她永远都会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再也出不来了。当机立断进门一掌横劈在慧庶主的后颈,将她劈晕过去。

    桑竹不解其意,怒问:“文锦公主,你这是干什么?”

    李笙看了一眼桑竹,对于这样的质问,也不生气。吩咐道:“将你家侧主扶好躺下,再去熬碗安神汤,趁着现在给她喂下。情绪不太稳定让她多睡会。”

    这时桑竹才知道自己误会了李笙,也不隐瞒自己的错误,直言道:“公主恕罪,是奴婢小人之心了!”

    “无碍!”李笙淡淡的回答。

    夜里李笙也未曾回洗梧阁,宿在了慧庶主旁边的那个房间,突然她听见了房屋的响动。陡然睁开双眼,凝神细听。

    此时芸娘也醒了,与李笙对视一眼,朝着她点了个头,披上外衣便悄悄地打开了房门,轻功一展,飞上屋顶,轻轻的挪动到慧庶主的房屋顶上,掀开瓦片,朝里探去,随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只见着一名黑衣人,坐在床边,握着慧庶主的手,有时轻抚她的脸,好似一个珍藏的宝贝捧在手心中。什么话也不说。

    直到后半夜即将天明,他转过身来重新蒙住脸,悄悄的踏窗离开。

    李笙也是一夜未眠,等着外面的动静,却不曾听见有任何的打斗声,感觉甚是奇怪。

    见着芸娘回来,李笙问道:“怎么回事?一点动静都没有?”

    芸娘将心中的疑惑说出口:“那人似乎不是来杀人也不是小偷,只是来看慧庶主的,而且看样子那人还特别心疼慧庶主。”

    “那你可看清了他的长相?”李笙问道。

    “这也是奇怪的一点,那人就是你经常遇到的那名禁卫。”

    是他,他和慧庶主是什么关系?白日见他在外面鬼鬼祟祟,而晚上却来翻墙,本来还以为他是那下毒之人,可明显不对,也未曾听说过慧庶主与宫中的哪名禁卫要好。

    更奇怪的是宫中所有人都知晓自己与慧庶主关系好,而此人看样子明明与慧庶主关系好,却看着自己就像是杀父仇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