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庶主早产,一尸两命

作品:《逆凤临朝

    ,

    最近李笙时常遇见宋非亦,每一次的见面总是让人感觉怪异,有时的回头,便看见宋非亦在背后,有时转角便能正面相对,让她有种宋非亦在跟踪她的感觉,

    但是确实不曾有过此人的任何印象,那次后,李笙也派人打听了,秦韭禹城人氏,不是她所认识的地方,不过越是碰面,越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像谁。

    一场春雨过后池塘边上沉睡一冬的柳树苏醒了,那细细长长的枝条上泛出一层新绿,喧嚣着早春初到。

    在宫中,李笙好不容易有偷得浮生半日闲得功夫,漫步于御花园的湖边,可有时天公不作美,又能有什么办法。

    远远的边瞧见芸娘神情不善的走过来,李笙无奈的摇摇头,总有些人或事不满意于你的悠闲,就爱整出一点乱子。

    问道:“出了什么事?”

    本以为时武侧主又作了什么妖,却听见芸娘道:“慧庶主早产,现在紫云阁都乱成一锅粥了。”

    “什么?慧庶主早产?她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李笙心中焦急,又略感震惊,竟然有人有这般本事,在自己万千防范之下还是钻了空子。

    “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说来听听?”问道。

    接下来芸娘说出的话更是让李笙觉得荒唐:“武侧主已经被关押了,君主亲自下的令,罪名是谋害皇嗣。”

    谋害皇嗣?武侧主那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而自己却毫不知情呢,小容是自己送进来的人不会有什么事不回禀,轻舟,如今武侧主厌恶极了她,按理说也不会吩咐。

    那这个人是谁呢,或许说这件事到底对谁有利呢?君主的故意放纵,武侧主的关押,一个不敢想的念头出现在李笙的脑海中,没有人会想着谋害自己的孩子,那他呢?

    李笙急忙地朝着紫云阁走去,一路上将好的坏的想了个遍,终究将最坏的打算压在了心底,她总对着世间的人还存有一丝善念。

    离紫云阁还有一小段距离时,李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心中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神情紧张愧疚的在外围不定的转圈,还双手合十的默默念着什么,像是在祷告……

    难不成这件事与他有关?李笙心中暗暗想到。立即吩咐:“芸娘,找人看着他。”

    转眼迈进阁门,里面到处都充斥着慧庶主痛苦的叫喊声,来来往往的人一盆血水,一盆血水的往外倒,所有的人忙得不可开交。不过令人感觉奇怪的是君主却不在此处,源源不断地药材送来,然而自身却未曾露过面。

    听着阁中的声音越来越小,里面的医女双手都沾满了血,颤抖着出门,回复道:“下官没办法了啊,现在孩子下不来,庶主也没有力气了。”

    李笙瞬间紧张更多的是担心,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她并不希望慧庶主就这样结束了。

    在来之前,他便想着情况危急,差人去请了洛叔前来,只是洛叔距离紫云阁尚有段距离,不知道是否来得及了,只能期待着一切都好。

    不一会儿,洛神医一听是阿笙来请人,丝毫不会耽搁,毫不犹豫的来到了紫云阁。

    在路上已经听说了基本情况,知道情况紧急来不及跟李笙打招呼,便立刻问道:“现在怎么样了?”

    医女一看来的人居然是神医。心中就像是有了着落一样,顿时一安:“慧庶主现在已经完全脱力了,孩子还未曾下来。”

    洛神医一听,连忙从医药箱里拿出一枚丹药给医女,言明立即给慧庶主服下。

    说完便去净了手,进屋隔着帷幔用以丝线号脉,半响后,出门冲着李笙摇了摇头:“孩子已经窒息,胎死腹中了。”

    目前李笙再也不关注孩子了,直接问道:“那慧庶主呢?她可会有大碍?”

    洛神医直言不讳道:“这次情况太危急了,就算救回来,此后也会落下病根的,想着孩子,她必定伤神。保不准还能度过几个春冬了。”

    李笙听闻,心中一痛,对着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自己才是灾星,为什么和自己交好的人,老天爷要一个一个的剥离去。

    洛神医看着李笙的表情苍白,向来知道她又将一切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心中叹了口气。道:“公主放心,臣一定会尽力。”

    说完便进去接着忙慧庶主的事,约莫半个时辰,洛神医从房中出来,看着李笙还站着刚才的那个位置,丝毫没有挪动,就像一个雕塑立在了那里。

    直到看见洛神医出来了,她才转动了一下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洛神医,眼神中带走害怕惶恐……

    洛神医很想拉着李笙好好安慰她一番,劝她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这里是宫中,而她是公主,自己也只是一个神医,一切都不可能。

    “公主放心吧!已经没事了!”还以例行了礼。

    突然洛神医在血腥味中闻到了一丝异样的香味,随后朝着周边瞟了瞟,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只是才来时救人要紧,来不及注意到这些。

    心中凝重,也甚是厌恶送此花之人,心肠恶毒至极,稚子无辜,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

    放心下来的李笙也注意到洛叔的神情不对,吩咐道:“桑竹,跟本宫来一下。”然后对着洛叔对视了一眼。

    一前一后的朝着阁外走去直到避开了人群,李笙对着洛叔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洛神医也丝毫不隐瞒,直言:“夹竹桃的香味闻上有半个月便能使人见红,而如今慧庶主已经九个月了,闻多了会让孩子胎死腹中,进而造成一尸两命。”

    李笙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终究发生了,没想到君主真的这么狠心。为了一举击破武侧主,就真的牺牲了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连着慧庶主也在他的计算当中,只是他没有料到洛叔会出手。

    除了权利,李笙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还对什么能有一点柔情。

    听见此事的桑竹更是觉得不可思议,明明小姐那么厌恶君主,恨不得杀了君主,可是对于这个孩子,她还是一直都怀有期待,就连着孩子的衣物一类从不假人之手,,全都是自己一针一线的缝制出来,却没想到最不该下手的人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