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轻舟失势,双面间谍

作品:《逆凤临朝

    ,

    隔日,朝霞阁中不知道从谁开始就流传着一个传言:五储君看上了朝霞阁的一名侍女。”

    起初本也就没几个人相信,然而某次小容不经意间说了一句:“我有次好像看到了轻舟姐姐和五储君单独待在一处呢!”却让这个流言越发凶猛,乃至后宫所有人都知晓了。

    而轻舟却在此事后尝到了宫中的人情冷暖,不少的侍从侍女门将她当成主子一样供着,私下更是五储妃的叫着,再者有些地位低下的主子对着轻舟也是以礼相待,让她的心思愈发的活跃,自以为豪,丝毫不加掩饰,穿着打扮也是日益鲜艳,更甚者偶尔还能瞧见越了礼制的存在。

    却不知她的不知收敛已然成为了武侧主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一口吸干了她的血,自己的贴身侍女竟然妄想着爬上自己儿子的床,流言纷纷扰扰的败坏了他的名声。

    五车主在自家儿子和外人的选择上,终究是偏向自己的儿子,纵然明白他的冷情冷心,见死不救,不过到底在她心中留下了一个种子。

    按照武侧主对着自己儿子的了解,他的眼光应是不至于看上轻舟的,可为何还是会流传出这么难听的话,轻舟对他又有什么用呢?

    突然一阵议论声传入武侧主的耳中:

    “你们说,若是轻舟姐姐真的进了五储君府的大门,谁来伺候侧主呢?”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毕竟轻舟姐姐事侧主身边最亲近的人。”

    “会不会是浮萍姐姐啊?”

    “这倒是可能性挺大的,怎么也不会轮到我们的。”

    ……

    武侧主愈听心中的寒意就越刻进骨子里多一分,冷到五脏六腑都凝结成了冰。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有着这样的打算,最亲近的人可不就是最能接近自己,监视自己的人吗?

    武侧主慌不择及匆匆离去,踩在一节树枝上发出咔嚓一声。

    小容听见这声音,眼神像是不经意间朝着武侧主的那边瞟了一眼,仔细一看兴许还能发现她眼中的戏谑。

    武侧主真想仰天大笑一番,自己竟然生出了这样一个“好”儿子啊!

    可是这就想让自己把人送到他的身边吗?怎么可能啊!既然子不孝,那便怪不得母不慈了,大家都别想好过就是了。

    浮萍可是一个好人选啊,从来不会忤逆自己,将浮萍送到他得身边添双眼睛还是不错。心下主意打定,正好碰见轻舟戴着一件逾级的首饰,洋洋得意得走了过来。

    一副小人得志得表情让武侧主心中不痛快极了,直接一巴掌将轻舟打蒙了。

    轻舟踉跄跌倒,不解道:“侧主,奴婢……”一种泪眼汪汪得表情,委屈至极。

    武侧主怒急将他头上的钗子一把扯拉下来,还连带着一小撮头发,疼的轻舟脸色苍白:“朱羽雀岂是你这种身份可以戴的?”

    君主位龙,君后为凤,储君为蟒,储妃为雀,朱砂色便是正宫才配的颜色,轻舟得心不小啊,朱羽雀,莫非还真是肖像着五储妃之位。

    轻舟瞬间不敢出声了,懦泣,连哭声都不敢太过大声:“主子,奴婢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今天你就给本宫好好长长记性。”这等谎言让武侧主不屑一顾。“来人,将轻舟给本宫狠狠的打,让她知道什么是不能肖像的。”

    轻舟一听,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求饶,浑身瑟瑟发抖:”侧主,求您饶了奴婢这回吧!求您了……“

    武侧主如今连轻舟的声音都厌恶至极:“把她的嘴给本宫堵上。”

    随后传来的便只有一阵板子打到肉上的闷哼声。一下两下……

    浮萍心中一阵畅快,素来只有轻舟嘲笑自己看着自己受罚的情形,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样的眼福。

    还没等到高兴太久,就听见武侧主出声了:“浮萍,随本宫过来。”

    浮萍默默的低垂着头跟在武侧主的身后。知道前面武侧主停下了脚步,浮萍也丝毫不问所为何事,静悄悄的等着。

    终于武侧主说道:“浮萍,本宫若是将你送进五储君府,你可愿意?”

    浮萍心中欢喜,没想到公主所说之事还真能成功,然而行为却是惊恐万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微微颤抖说道:“侧主,奴婢是伺候侧主的,求侧主不要赶奴婢走。”

    武侧主见状很是满意,若是换了一个人早就欣喜的不知所云了,可见浮萍甚是忠心,亲自屈尊降贵将浮萍扶了起来,说道:“本宫不是要赶你走,只是想让你帮本宫一个忙。”

    浮萍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满满的真诚,语气坚定的说道:“侧主尽管吩咐,奴婢这条命本就是侧主的。”

    武侧主越来越满意,她已经将之前如何对待的浮萍全然忘却的干干净净,道:“你去五储君府,帮本宫盯住五储君,他的一句一动皆要向本宫汇报。可能做到?”

    浮萍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既然是侧主的吩咐,奴婢定然万死不辞。”

    当两人各自的心思都得到满足后一前一后地随意的逛了逛御花园,便回去见到轻舟的背已经血肉模糊了,武侧主心中的郁结终于散去,道:“好了,停下吧。”

    侍从终于停下了手,然而武侧主不发话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上前去扶着轻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从长凳上滚落到了地上。

    武侧主走上前居高临下的问道:“你可知错了?”

    轻舟的嘴角已然有了些许的血迹,想开口却又被布条堵着,只能转动着眼球告诉武侧主她已经知错了。

    武侧主点了点头,吩咐道:“送她回去吧!”然后便进了寝阁。

    不到三日,浮萍便被武侧主悄悄的送进了五储君府,继而提拔了小容做着二等侍女,代替着浮萍的位置。

    让武侧主想不到的是浮萍进五储君府的第一天便将武侧主让她所做的事全然托盘而出,不留任何余地,向着五储君表着忠心,一步一步的开始挑拨着她们母子的关系。

    俗话说得好,当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后,那么她就会在无时无刻中偶遇此人。李笙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