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各持己见,憧憬将来

作品:《逆凤临朝

    宋非亦急冲冲的来到了紫云阁,势必要打听出方才的那名女子到底是谁。

    桑竹见着宋非亦前来,脸色焦急,却又有点欣喜,主动的将院里的所有侍从侍女都散了去,问道:“公子,出什么事了吗?”

    “有了重要发现,阿姐在哪?”宋非亦一句话带过。

    “在屋里呢。”桑竹也不耽搁道。

    宋非亦直接敲了门就进去了,拉着慧庶主直接问道:“阿姐,宫中的女子谁脸上有泪痣?”

    慧庶主被宋非亦摇得有点头晕,问道:“怎么了?”

    “今日我看见她了,这人便是那日与我交手之人,她必定和我们家灭门有关。”宋非亦言简意赅的总结道。

    慧庶主像是被什么凉水泼了一头,瞬间清醒了,紧抓着宋非亦的手臂,反问道:“你确定?”

    宋非亦一眼就看出阿姐是认识此人的,似乎还交情不浅,但是自己亲眼所见,总不可能作假,道:“我i不会认错的,就是她。”

    慧庶主从宋非亦那里得到了确切的答复,但怎么都觉得不可能,如若是她所做,那为什么还要救小亦呢,可是这等大事小亦也不可能胡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非亦看着慧庶主在房中走来走去,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但始终不说这人到底是谁,很是疑惑,莫非此人的身份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良久后,终于慧庶主停了下来,像是做好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转身严肃的对宋非亦说道:“小亦,我可以告诉你此人是谁,但是你不能对她做任何不利的事,阿姐不相信她会是害了我们家的人。”

    “但是这是我亲眼所见,不会有错的。”宋非亦脸色顿时不好,明明仇人就在眼前,为什么阿姐还要维护这个人。

    慧庶主也已经看出宋非亦的神情,但是文锦也确实救了小亦,这份恩情就算是小亦不知道,但也绝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事。

    “小亦,相信阿姐,不会是她的。否则阿姐不会告诉你她是谁?”慧庶主依然坚持道。

    “阿姐!我看你是在这里待久了,连自己姓什么都给忘了!”宋非亦像是不曾认识眼前的人一样,陌生的很,异常恼怒。

    “小亦,阿姐并没有……”宋非亦的这句话让她的心上狠狠的被扎了一刀。

    “什么都不用说了,没想到原来你也变得和她们一样了,这人就不劳烦慧庶主,属下自会处理。告退了”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走去,对身后慧庶主的呼喊声充耳不闻。

    这句重话说出口,宋非亦的心中也不好受,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但是她的所作所为却让自己感到心寒,区区进宫几年却能让一个人变化如此之大,面对着凶手,竟要自己无动于衷。

    从小到大,这是她们两姐弟第一次吵架,各持己见,总是让人心伤不已的……

    慧庶主看着眼前一意孤行的宋非亦,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没想到小亦竟是如此看待自己的。

    桑竹在门外断断续续的听见了两人的说话声,已经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又看着公子面容及其难看,从房中怒气冲冲的离开,立马进屋就瞧见慧庶主趴在桌上哭泣。

    安慰道:“庶主,公子只是一时不理解你,过几天就好了。”

    这句话并没有让慧庶主停下眼泪,哭得倒是更加厉害了,啜泣道:“不会的,小亦不会原谅我的,他最后那句话,说得那般决绝。”

    不解:“庶主为什么不告诉公子,明明就是公主救的他啊?”

    慧庶主摇了摇头,“我了解小亦的性子,若是告诉他了,必定会穷其一生去报答公主。”

    桑竹还是试图劝解道:“但是这样他也许就能想通了啊!”

    慧庶主尽管流着泪,楚楚可怜,但眼神却是异常明亮坚定:“不,我宁愿他想不通,公主不是一般人,虽然我不知道她在筹谋些什么,但是她所做的事必定是凶险无比的,小亦一定不能去趟这浑水,有我便够了。”

    “那要不我们让私底下告诉公主,让她小心点?”桑竹试图出着主意。

    慧庶主立马否认到:“不,不行,绝对不能让公主知道小亦回来了的事情。”有句话慧庶主没有说出口,万一文锦利用小亦去做了什么事,那简直想都不敢想。

    桑竹叹了一口气,明明都是心疼对方的,怎就闹成了这样呢?

    而此时的李笙尚且不知因为自己却让向来关系极好的两姐弟发生了生命中的第一次争吵,但她对于今日的所发生的事也是疑惑不已。

    素来文锦不爱出门,想必应该无人认识她,但今日那名禁卫为何见到她的表情那么奇怪,活像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眼神中有着诧异,还带着不可置信,夹杂着仇恨……

    而自己从文锦的记忆中未曾搜索到对于这个人的任何印象,而自己也绝对没有见过此人,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纠缠……

    对于宋非亦已经换了一副面容的事,除了慧庶主,洛神医和他自己,谁都不知道,而洛神医和慧庶主都有着自己的小盘算,无人想告诉李笙,这便注定了他们只能误会下去。

    不明白的事情,李笙也就不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先看一步走一步,反正现在事情简单多了,只用收拾了武侧主和五储君,便能过着清闲的日子了,到时按照珍姨的想法带着文琴和芸娘一起出宫浪迹江湖,走遍山川河流,岂不快哉!

    想到此处,李笙便有点迫不及待了,他早已厌倦官场的生活,也对现在的君主失望至极,只要这次能将相国斩杀,许是周边便还能撑过几年吧,只要三储君上位,一切便可逆转过来,那是一位明主,从以前她便知道。

    她明白浮萍这人已经慢慢的排上用场了,目前她开始引起了五储君的注意,只需一个契机便能顺理成章的进入五储君府,而这个契机便让武侧主自己动手吧,眼见着自己送进去的人最后毁了自己,想必她也会觉得有意思吧!

    眼神幽冷,嘴角轻挑,邪魅至极,对于他们,李笙不会有任何的慈悲之心,如何能将他们折磨至死,就是她现在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