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神医收徒,无能为力

作品:《逆凤临朝

    李笙有些忧虑,眉头紧紧的皱着,挤成了一个“川”字,不甘心的问道:“真的就没办法了吗?”

    洛神医眼看着这般情形阿笙还在为君主江山社稷着想,鼻头酸酸的,有些心疼,但是也确无办法,只得安慰道:“拼尽我的毕生医术,只得保他三年无虞,也需得他能平心顺和。”

    三年,这个时间再李笙看来很好,解决掉五储君已是绰绰有余了,以后有三储君去守着这个君主之位,也不算太坏。

    眉头瞬间舒展开来,有些放松,还似从前一般,双手托着脸,笑道:“那就拜托洛叔了!”

    洛神医用手在李笙的头上谈了个脑崩道:“你这丫头现在知道医术的重要性了吗?当初死逼着你学,就是不同意!”

    李笙揉了揉脑袋,嘿嘿说道:“洛叔,你也知道我并不感兴趣嘛!”

    突然眼神一转,灵光一闪,一袭白衣男子闯入她的脑海,道:“不过我可是可以给你找个徒弟的!”眨眼一笑。

    “哟!还能有你看上的人?”洛神医不可置信。

    对于世间的男人,李笙眼光向来很高,毕竟她自己无论品行才华都是绝佳,除非有特别出彩的人,才可以入得她的眼。这人倒是引起了洛神医得注意。

    李笙卖了一个关子道:“那是,洛叔,你肯定会满意的,不过今日天色已晚,明个便介绍给你认识。”

    “行,就看看你这丫头到底看中的是何方神圣?”

    话至此处,夕阳已尽数西下,徒留一丝余晖还固执的不肯离去。无论是何官职,天色已晚,男子皆不可在后宫久留,这是规矩。

    翌日李笙早早便洗漱用过早膳便让零露去寻了那日给她请脉的年轻医师前来,一同去拜访洛叔。

    眼下雪已经全然化了,雕龙画栋的红墙绿瓦已然重见天日,在旭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树梢也开始慢慢的露出新芽,春意盎然。

    甬道中有着些许的侍从高兴地扫着地上的积水,来来往往的侍女们脸上洋溢着活力,庆贺着折磨他们的寒冬终于过去了,迎来的便是一番新的气象。

    到了百草轩,就已经看见洛叔正在研磨药草,李笙打招呼道:“洛神医,本宫给你送徒弟来了。”

    洛神医抬眼望去,就看见李笙素净的站在那里,旁边的那名男子,气质干净,虽然从眼神中可以看出激动难耐,但是却紧守规矩不曾多言多语,行为甚是妥当,微风拂过,一阵药香袭来,可以判断出是个及其热爱医理之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来,自己同洛神医打个招呼。”李笙瞧着洛叔的表情,便知此人还算是过了初试,说道。

    他这才上前来,执礼相待,虽然激动却不见半分谄媚,唯余尊重之意,道:“晚辈姜云彬见过洛神医。”

    听上去语气不急不缓,亲近但不刻意,不过分表现自己,秉持着中庸之道,的确是难得的一块料子,洛神医点点头。

    见状李笙道:“你们好好聊聊,本宫就先回去了。”

    姜云彬行礼,心中满是感激,没想到这么好的机会,天底下只要是学医的没有一人不想做洛神医的徒弟,没想到公主竟会举荐自己,而且看来洛神医与公主的交情匪浅。

    面对着医界宗师,姜云彬有些拘谨,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洛神医会怎样拷问自己的医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未提及任何医理方面的问题,只问了一句:“你可愿竭尽全力终其一生护文锦公主平安?”

    姜云彬愣了一下,不太明白此为何意。

    就听见洛神医接着说道:“此便是入我门者唯一的要求,就算她与天道为敌,你也要坚定不移的站在她的身边。护她一世安稳。”

    姜云彬听说了不少洛神医的事,对于在民间的洛无良称号也是略有耳闻,不过他自己仔细寻访过知晓那些不救之人,要么穷凶极恶,要么贪官污吏,为祸一方,若换成自己也定不会相救。

    能得这样心存道义之人的鼎立维护,想来文锦公主定是良善之辈,伸出三指举天发誓道:“晚辈定会以命相护文锦公主,决不食言,若违此愿……”

    尚未说完,就听见洛神医阻止道:“好了,不必再说了,我相信你。”

    洛神医看出了他眼中的澄澈坚决,如此的人是会将承诺视为性命的存在。说道:“明日一早行过拜师茶,你便算正式入门了。切记不要云间茶!”

    姜云彬疑惑问道:“师傅不喜欢云间茶?”

    只见洛神医摇了摇头,不知这是不喜欢还是喜欢,未得回话便让他回去了。

    洛神医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想道:“在宫中,你一定要将她护住啊,千万别同我一样无用,连护着她都做不到。”

    恍然间,他好似又见到那个心善爽朗小丫头,脆脆的声音说道:

    “小哥哥,你怎么了?”

    “小哥哥,你是饿了吗?”

    “小哥哥,我认识了一个叫李烷的小哥哥,温柔极了。”

    ……

    从此她的话语中总是出现这个叫李烷的男子,叫他嫉妒不已。势必想要学成一番手艺回来向她表明心意,可是当他成为家喻户晓的神医时,再次回来却知晓她已然嫁为人妇,而那人便是她口中的李烷。

    当他想要再次离开时,却被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绊住了脚步,这一绊便是近十年,此人便是阿笙,上次我无法救你,那我便送一人来保护你,愿他能护你周全。

    宋非亦路过燕归亭,看见一名身材苗条的女子,披着白色的披风,将落地的雏燕送回捧着送回悬梁上的燕窝处。

    动作利落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宋非亦眼中略带欣赏之意,当那名女子回头向他微微一笑时,本是回眸倾城的画面,却让宋非亦瞳孔骤缩,表情狰狞。

    女子脸上的那枚泪痣,无不在刺激着宋非亦的神经,戳进他的心里,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曾启围堵将军府那天的黑衣人,脸上就有一枚泪痣,一模一样的位置。

    此时宋非亦急切的相知晓此人是谁?当他从将军府的回忆中回过神时,亭中早已经空空如也,只有燕窝里雏燕在提示着他,这不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