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相国被劫,蓄谋已久

作品:《逆凤临朝

    周围看守的是为立马反应过来,蜂拥至上,双方交上手来,相国的态度并不着急,似乎对这场打斗的结局信心满满。

    不一会儿一名穿着暴露,一身红色的流云纱衣只包裹住了重要部分,露出雪白的脖颈,细细的腰肢,莲藕般的双臂,笔直的小腿,手腕和脚腕上都戴着银铃铛,走起路来叮当作响,婀娜多姿,眼眸轻瞥,黛眉微扬,朱唇点点,笑意浅浅,却将右脸上的曼陀罗花衬得更加妖异,朝着断头台走来。

    赤裸的双脚踏在雪地上,丝毫没有感觉到寒冷,铃铛的响声摄人心魄,不知不觉便让场上所有的人停下了动作,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相国已经落入了他们手中,只见他们轻功一展,便朝着远处离去……

    相国在空中回过头,张了张嘴,并未吐出任何声音,却让五储君从嘴型上看得出来,他在说:“来日方长。”

    五储君呵斥住了正打算追上去的侍卫,他明白这些人不是小小的侍卫可以对付的了,立刻吩咐道:“回宫!”赶紧向父君禀报此事。

    而相国一行人,飞身进了郊外浓密的林子中央,才停下,劫法场的几人纷纷跪在相国的面前,喊道:“阿里大人,此番幸苦了。”

    相国也就是阿里大人,挥了挥手说道:“起来吧,没想道一来此地便是二十年的光景啊!”

    二十年前相国原名阿里木,是轩辕朝的谋士,因为眼红锦朝的富庶,而轩辕朝整日却只有寒冬相伴,心生掠夺之意,然锦朝的武力装备远非轩辕可比,故而派遣阿里木前来做密探。

    若非此番被人陷害,阿里木仍会稳稳当当的当着相国,直到二储君即位,把持朝政,再引进轩辕将士,一举击溃锦朝。

    然终非所愿,只得提前暴露身份,率先回国,而这次的失败,阿里木全将所有都归结到了五储君身上,以至于对他恨之入骨。

    “媚刹,多年不见,容貌不减当年啊,这摄魂术倒是修得越发厉害了。”阿里木笑着说道。

    而刚才还媚意横生的那名女子,此刻面容冷若冰霜,站姿也不似当时的轻佻,已然三十出头的年龄,却依旧只有二八年华的容貌,说道:“阿里大人,严重了。”

    “哪里哪里,莫要谦虚,就连我也差点中招啊!”阿里木反驳。

    眼见时间不多,也不再罗嗦,道:“如今锦朝定会全力搜捕我们,你们可有好的办法离去?”

    一名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张锦朝地貌图指着上面的关卡说道:“大人,请看,如今我等想要从官道离开,应是不可能了,除此之外,便只有两天路线,但都将耗费三个月的时间。”

    阿里木点了点头,说道:“时间长点没关系,这么多年都过了,不在乎这区区三个月,主要是安全回国。”

    说完就听见这名男子分析道:“若说安全,便是此路,全程沿着山岭行路,隐蔽性高,就算偶遇追兵,也能及时躲过,不足便是林中许是会有猛兽出没,若是不慎,恐怕……”

    阿里木点了点头,赞赏道:“很是到位,不过猛兽总比源源不断得人容易收拾,我们便走这条路吧。”用手指着地图上那条不太显眼的路径。

    说完便将地貌图收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名男子拱手回道:“属下独孤成。”

    随后踏上了回国的步伐,鼓励道:“好好干,你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话语声在林中飘荡着,终是越来越远……

    芸娘也在此事发生后的一刻钟收到了消息,挥手让房中的人退出去,继而向李笙道:“公主,相国被人劫了。”

    此事也发生再李笙的意料之外,惊讶捏紧了被子道:“此事当真?何人所为?”

    芸娘摇了摇头,说道:“来人并未露出身份,不过随行有会摄魂术的女子,不然也不至于如此轻而易举便成功了。”

    摄魂术的女子?李笙眼睛一亮,说道:“莫不是轩辕,他们全年身处冰封之地,善于利用冰蛊来修习摄魂术。”

    芸娘点了点头,说道:“君主也是如此想的,大怒,已然再次昏迷不醒了。”

    闻此,李笙问:“医师如何说?”芸娘并未说话,只是再次的摇了摇头。

    李笙想到若是君主崩了,朝堂必将大乱,免不了一场纷争,再加上若是君后反扑,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吩咐道:“等下我修书一封,麻烦你亲自给洛叔送去,务必将他请进宫来。”

    芸娘担心道:“我若走了,你这?”

    李笙摆了摆手说道:“无事,你尽量早去早回,我怕君主撑不了太久了。”

    芸娘素来知道李笙做事定有他的道理,也不多问,点点头便是了。

    李笙起身坐在桌旁,用手叩着桌面仔细想着,相国到底要做什么,轩辕为何救他,突然神色一紧,除非他们已经结了同盟,或者相国本就是他们安插在锦朝的棋子,愈思极恐,相国在本朝任职已是十五年有余,如若是棋子……

    赶紧对着芸娘说道:“去,赶紧去觉明崖的峭壁上,有个洞穴,里面有信号烟,拿里面红色那类,放出去,晚上我来跟你们会合。”

    想了想不太保险,再次说道:“让听雨阁将相国的生平全部查来,你们之前定有疏漏,让个城探子皆注意他们的身影,若有发现,不必请示,直接动手,提头复命。”

    芸娘瞧着李笙的面色凝重,神情紧张,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立马寻理由出宫。

    而芸娘此行慌张,也尚未注意到角落的蔓草正在盯着她……

    蔓草心中疑惑,拉着才从房中快步出来的零露问道:“公主叫你干啥?这般急?”

    零露与蔓草本就是一同进宫的,并不设防,直接答了:“公主想要地貌图,让我去找,还特别急,我不说了,走了。”便匆匆离去,并没有注意到蔓草的神情异样。

    蔓草想了想,咧嘴一笑,喃喃道:“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阴冷的眼神盯着那扇关上的门一会儿,便转身朝着朝霞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