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浮萍归顺,安插人手

作品:《逆凤临朝

    李笙看见浮萍手上的青紫痕迹,也觉诧异,心想虽然武侧主行事嚣张,但也不至于对身边的人下如此狠手,没想竟然心狠到如此地步,皱了皱眉。

    浮萍瞧见李笙一言不发皱了皱眉,心下一动,祈求道:“公主,您就可怜可怜奴婢吧,就算只是一个粗鄙丫头,婢奴也愿意。再这么下去,奴婢会死的。”

    李笙虽是有些可怜浮萍,不过瞧着她眼珠子不时的转动,也不知是机灵还是花花肠子比较多,也不贸然拒绝,说道:“本宫这不收闲人,你有何本事让本宫收下你。”

    李笙的这一松口仿佛让浮萍看到了希望一样,说道:“奴婢可以监视武侧主,将武侧主的一举一动,皆禀告给公主。”

    李笙不屑的笑了笑:“你莫不是糊涂了,武侧主这对本宫还能有什么威胁。”

    蹲下身挑起浮萍的下巴,直视她闪烁的目光问道:“那你还不是出不去朝霞阁,依旧朝不保夕,有何用处?”

    浮萍的眼眶通红,跪着雪地里的双腿,也开始发麻,颤巍巍的说道:“奴婢除此之外,不知还能做些什么,只能希望在生死关头,公主能救奴婢一把,日后武侧主彻底倒台,再留奴婢在身边。”

    听闻,李笙松了手站起身来,说道:“你起来吧!”

    浮萍也不晓李笙是同意了还是未曾同意,刚刚那看透一切的眼神着实吓到她了,丝毫不敢违拗的站起身来,不过跪的太久,起身时晃荡一下,幸好有芸娘在后扶了一把,不至于再摔下去。

    “你今日可当值?”李笙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回禀公主,奴婢今日正好休息。”浮萍老实答道。

    “那好,你先回去换身衣服,天寒地冻,莫染了风寒,今晚亥时一刻洗梧阁侧门进来,本宫会让芸娘给你留门。”李笙拨弄着手腕上的镯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浮萍一听喜上眉梢,语无伦次的谢恩道:“奴婢多谢公主,多谢公主。”

    李笙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亥时一刻一到,芸娘就看见一名披着黑色披风的女子朝着这里过来,心中略微满意,看来浮萍倒不算蠢,知道要掩人耳目。

    浮萍一进门便看见芸娘守在门口,感激又带着套近乎道:“姐姐劳累了。”

    听着芸娘只回复了一句:“无碍。”相当冷漠。心中犯怵,怎知芸娘本身便是一个对公众人抵触不爱说话的态度,能回一句便是不错的待遇了。

    她亦不敢多言,亦步亦趋的跟在芸娘的身后,几番周转,终于到了李笙的寝阁,只见里面烛火透亮,从窗纸上印出了一个窈窕身姿灯下捧书的场景。

    只见芸娘敲了敲门,并未听见里面回声,便推开了门,将她带了进去,说道:“公主,她来了。”

    浮萍眼见李笙本低下看书的头,抬了起来,脸上未施粉黛,再烛光的映照下,朦胧美油然而生,与白日所见的凌厉气势截然不同,徒增一份温婉贤良。

    李笙同时打量了一下浮萍的穿着,对于她的谨慎,也不甚满意,不久便放下手中的书卷,说道:“你先坐,芸娘给她倒杯热茶,去去身上的寒气。”

    面对着李笙的照顾,浮萍不知所措,坐在凳子上捧着热茶僵直了身子。

    李笙说出的一句:“你可是真心顺服本宫?”吓得浮萍手上的热茶撒了一地,茶杯落在地上,发出哗啦的声音,连忙跪在地上,请罪道:“奴婢该死。”

    文锦瞧着浮萍,摇了摇头,心想道这丫头怕是被武侧主吓坏了吧!

    接着再次说道:“刚刚本宫问你的话,你可听清了。”

    浮萍见着李笙并没有罚她的想法,安了安心神,确实更加愿意伺候李笙了,说道:“奴婢心甘情愿,对公主唯命是从。”

    李笙听言亲自动手将浮萍扶了起来,给她重新斟了一杯茶,颇有收买人的意味,说道:“你若归顺本宫,自是不能让你受那般苦楚。如今有个好去处,你可愿?”

    浮萍心下感动,说道:“只要是公主吩咐,奴婢万死不辞。”

    李笙调笑道:“诶,没那么严重。是个锦衣玉食的好去处。”

    浮萍怎么也想不到这等好去处,李笙会给才归顺的自己,问道:“何处?”

    “五储君府”李笙淡定的答道。

    确让浮萍吃了一惊,五储君府,她也不是蠢笨之人,知晓此去必然是有要事在身的。问道:“奴婢前去是为何事?”

    李笙看着她,柔声说道:“作为五储君的妾,目前你唯一要做的便是让他非你不可。后续时机成熟,我自会让人联系你。”

    浮萍有些自卑,说道:“我一个奴婢,如何能让五储君钟情。”

    文锦将浮萍低下的头端起来,打量一番,说道:“你这张脸不逊色于任何人,况且你在朝霞阁定是熟悉五储君的喜好,难道这还不能成为你的砝码吗?”

    “可……可……可是武侧主是不会允许这样的。”浮萍哆哆嗦嗦,对武侧主还是心有余悸。

    “浮萍,你可知本宫这边不留无用之人的。你好生思量一番吧!”说完便回到了案坐前,吩咐道:“芸娘,送客!”

    芸娘从门口进来,伸手做了一个姿势,说道:“浮萍姑娘,请!”

    浮萍无奈,只得抬步走了出去,心中慌乱不明,不知是要答应还是不答应,这件事极不好办,想要在武侧主和五储君的夹缝中生存实属不易。

    而文锦公主却是将此作为条件,若成便是皆大欢喜,自己也能锦衣玉食,不过真的就是禁锢于公主的手心,若不成便是失败那日就是自己的祭日。

    晃晃悠悠的不知何时便走到了朝霞阁的偏门,没料到轻舟却在门口等着自己。

    一看见自己,轻舟便出言道:“哦,浮萍,穿成这样深更半夜是去了何处啊?”

    浮萍一听,心下慌乱不已,自己确实是离开了,而去的地方还不太善,故作镇定道:“轻舟姐姐,我只是睡不着,便出门走走。”

    轻舟傲慢,哼了一声,说道:“这等鬼话。你还是去跟侧主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