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协理后宫,告知实情

作品:《逆凤临朝

    李笙见慎贵主一脸为难的说道:“此事并非本宫不帮,实在是锦朝毫无此先例。”

    心想这就才上位,就想着笼络人,有这么便宜的事?

    说道:“慎贵主说的极是,既然您做不得主,那吾便亲自去找父君谈谈此事。”

    这才是协理后宫的第一件事,慎贵主自是不想让文锦前去找君主,以示她的无能。拉着李笙说道:“文锦公主,此乃后宫琐事,怎好去麻烦君主呢?”

    李笙不动声色的将慎贵主的手拨开,理了理自己的衣袖,说道:“慎贵主摄后宫事,既然不能为父君分忧,便只得找父君了。”

    慎贵主无法,陪笑道:“本宫自是应该为君主分忧,公主且慢,三日必将给公主一个答复。”

    李笙笑了笑,说道:“如此甚好。那吾先告辞了。”

    慎贵主目送着李笙离开,旁边的紫衣侍女不服气的说道:“贵主,您现在才是后宫之主,怎得她这般嚣张。”

    慎侧主呵斥道:“紫苏,慎言。”

    如今这文锦公主早就不可同日而语,现在君主哪一件事不是先紧着她那,上好的衣物首饰全都聚集在洗梧阁,像是将这些年的愧疚一一补偿回来,像极了当初的仪贵主,只不过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公主罢了。

    若能得到文锦公主的支持,君后之位便是稳了,可是今日短暂的交锋后,知晓文锦并不想象中那么好糊弄,还得费一番心思。

    从明熙阁离开,李笙并未回洗梧阁,而是在纷飞的雪下,撑着油纸伞往朝霞阁走去,踏着满地的白雪,周围精致一片荒芜,除了雪白的一片,还是雪白的一片,偶尔能见着一两个侍女侍从匆匆路过。

    尚未走进朝霞阁的大门,便听见武侧主的声音从阁中传了出来,讪笑道:“这般还不能让她收敛性子,气数也该是尽了。”

    上前抬了抬手,芸娘便自动上前敲了门,很快就有一个侍女前来开了门。正打算请安时,被制止了。

    李笙撩了撩裙摆,便朝着内阁走去,才到拱门前,正好听见武侧主气急败坏道:“本宫说了,不需要你们,还不给本宫滚。”

    李笙淡淡的出声道:“武侧主这是嫌罚的太轻?”

    武侧主转头瞧见李笙,顿时怒色大现,冲上前来,伸掌向她脸上掴去。不料却在半空中被人一把用力抓住,再动弹不得,感觉自己被人往后一甩,便踉跄的跌坐在地上。

    怒目瞪着芸娘道:“放肆,小小侍女也敢这般无礼。”

    见芸娘一言不发,退在李笙的后面。继而对着李笙说道:“文锦,你就如纵容你的人不知礼数?”

    李笙弯下腰,犀利的目光盯着武侧主,说道:“侧主,这是说的什么话?本宫只看见了忠心护主。”

    直起腰对着正跪在雪地上的两位教养嬷嬷说道:“你们先下去。”

    武侧主看着那两名嬷嬷二话不说的便退了出去,讥讽道:“怎么,好不容易得了君主的正眼,就迫不及待的来报仇了?”

    呵呵,报仇是一定的,不过对于李笙来说,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可比身体的摧残好太多了。身体上的伤,不急,有时间慢慢来。

    李笙也不在意武侧主并未邀请她坐下,自个坐在了主位上,还示意芸娘给她倒了杯茶,说道:“此次本宫并非是为了前来报仇的,只是想告知侧主一个真相。”

    “什么真相?”武侧主疑惑问道。

    李笙就像在吊足了武侧主的胃口,不慌不忙,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才缓缓说道:“本是武侯不用死的,你可知到底是谁想要他死?”

    武侧主急切问道:“是谁?”

    李笙这是说话极轻,却吐字异常清晰的说道:“是你的儿子,五储君,文祥。”

    武侧主一听不自主的倒退了几步,单手撑着桌面,不至于倒下去,喃喃道:“这不可能……不可能……”

    转眼对着李笙侧目而视,用手指着她说道:“定是你挑拨离间,想离间我们母子感情,别以为我会相信你,想都别想。”

    不错,武侧主的这句话说的不错,李笙确有挑拨她们的想法,而这件事也是事实,无论谁去查证都是一样的结果,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所查到的东西。

    李笙丝毫没有急于说服她的样子,继续喝了口手中的茶,说道:“事情已然告知,信不信全在侧主。本宫便走了。”说完便将茶盏放在桌上,淡然的起身离开了。

    武侧主从未注意到,从李笙进了朝霞阁的门,便一直在被她牵着鼻子走,活脱脱的李笙才是朝霞阁主人的气派。而自己在她眼中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李笙在此事中算准的便是武侧主对武侯的父女之情,这便是此事成功的唯一依仗。再者埋下一个怀疑的种子,以后五储君想要武侧主做什么事,便要多思量几分了。

    才踏出朝霞阁的大门不远,便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呼喊声:“文锦公主,请留步。”

    李笙转过头去,看见一个身穿绿色侍女服的小丫头,急急的赶上来,面容秀丽,尤其是鼻子娇挺,虽说称不上倾城美人,倒也算是可人,问道:“你是何人?”

    面前这个可人,不顾寒冷,立马跪在雪地上,说道:“奴婢浮萍,愿为公主效犬马之劳。”

    李笙明白了,原来是表忠心的,李笙对这样一仆侍二主的看法瞧不上眼,说道:“你可知忠仆不事二主?本宫万万没有争夺别人侍女的做法,你且起来吧。”

    浮萍固执不肯起身,说道:“奴婢并非是那等下作之人,只是武侧主实在将奴婢不当人看,非打即骂,奴婢全身都是伤口。”说完撸起了自己的衣袖,两只手臂上的青紫痕迹,触目惊心。

    她并非是随意找一个人作为靠山,对于文锦她也是注意了很久了,对于文锦如何一步一步获得获得获得君主的宠爱,一步一步打压武侧主,他都是看见眼里的,况且从未听过她阁中传出苛待侍女的说法,如此心智且温和的主子,才是她最后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