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大闹丧仪,褫夺封号

作品:《逆凤临朝

    才踏进明熙阁的大门,荣贵主则怒气冲冲的用纤细的玉手指着这些贵主仪制直接吩咐:“来人,将这些都给本宫撕了。”

    不只是明熙阁还有朝霞阁的是侍从侍女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既不敢得罪了荣贵主,亦不敢真的去动那些仪制,得罪君主。

    荣贵主眼瞧着这些奴才,一点动静都没有,怒骂道:“反了你们,好啊!好啊!你们这群狗奴才,连主子的话都敢不听了。”

    说完看着这群奴才身体伏得更加低下,却还是丝毫不肯动,气得浑身发抖,自己冲上前去一脚将阻挡在自己面前得侍从踢翻,动手去撕他身后得仪制。

    慎侧主听闻匆匆得赶过来,正好瞧见这一幕,出言制止道:“荣贵主慎行。”

    听言,荣贵主转身看向来者,不屑道:“哦?一个小小的侧主也敢阻挠本宫办事?”

    面对荣贵主的讥讽,慎侧主脸上未显露丝毫不快,手却在袖口处微微捏紧,说道:“自是不敢,不过吾受君主令协理此事,若有不妥,还请贵主见谅。”

    听见慎侧主受命协理此事,心中更是不快,如今后位空悬,宫中主子没有任何一个的位分能越过她去,而此事竟然是交给了慎侧主,对自己来说羞辱至极,然而心中的不满自然是丝毫不敢对着君主,只得一股脑的冲着慎侧主去了。

    丝毫不顾及慎侧主的面子,斥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用君主来压我。”

    话音未落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她不敢,那孤呢?”

    当李笙知道荣贵主前来闹事时,她便悄悄的从后门去请君主了,虽说珍姨与李笙却没什么交情,不过看在文琴的面上,她也不会让人来搅了灵堂。

    荣贵主惶恐,面色早已撑不住刚刚的那副盛气凌人的态度了,慌乱道:“君主安好,臣主不是这个意思,臣主是……臣主是……。”

    君主抬了抬手示意慎侧主起来,才拂袖冷语对荣贵主说道:“是什么?一个贵主如此恃宠而骄,盛气凌人,成何体统?”

    荣贵主闷声不说话,却是怨毒了君主身旁的文锦,当文锦陪同君主一道过来,她便知晓定是她去请的,从那次醒来,边爱偏管别人的闲事,还让君主对她改了观,心里想着真可谓是心机深沉。

    见着荣贵主并不说话,继而道:“既然你嫌慎侧主位分不高,不足以让你心服口服,那便从今日起,晋慎侧主为慎贵主,授协理后宫之权,荣贵主抗旨不尊,藐视君恩,褫夺封号,降为侧主。”

    若无封号那便只得以母族姓氏相称为武侧主了,她一听连忙,哭着求饶道:“君主,臣主知错了,求君主收回成命。”跪着走向前,用手拉着君主的衣袍的下摆祈求。

    怎知君主早已对她没了耐心,以前的嚣张跋扈在他看来甚是可爱,如今身体孱弱,早已不耐后宫的争风吃醋,更是想起了自己心中的白月光珍侧主,更是将厌恶上升了一个台阶。

    将衣摆从她手上拉出去,丝毫不带怜悯的说道:“来人,将她给孤带回朝霞阁,闭门思过一个月,再派两名秀女的教养嬷嬷去,好好教教她身为后宫主子的规矩。”

    武侧主傻了,重新学规矩,这便是明目张胆的羞辱到下人面前。丝毫没有给她留任何颜面,哭着说道:“不要,不要,吾不要教养嬷嬷,君主,吾自愿回宫闭门思过,吾不想要教养嬷嬷,求君主成全。”朝着青石地板磕着头,磕到好端端的发髻都散乱开来。

    君主已然不耐,说道:“这容不得你,还不带下去。”

    侍从侍女见着君主心意已决,只得半拉着武侧主快速往朝霞阁去,莫让君主听见她的哭闹声更加心烦。

    李笙看着武侧主一步一步的被拉下去,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角度,目光锐利起来,五储君,这才刚刚开始呢,我们慢慢玩。

    直到武侧主的声音全然听不见时,慎侧主扶着君主,朝主屋走去,给君主斟上了茶,说道:“君主刚刚想来也是无奈之举,臣主协理后宫之事,实在惶恐,望君主收回成命。”

    君主本身也并没有真的将刚刚的册封当作一回事,虽然有心抬举慎侧主,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急,听慎侧主这边提起,倒是惹得他思量的起来。

    想到慎侧主行事并无差错,也是温婉,但从刚刚的事件中也不见怯懦,更甚者若是换了别人早就喜不自禁了,而她却是推脱,可见并无野心,不似废后。倒是可以扶持的人选。

    便说道:“君无戏言,岂可收回,你先学着,不懂得拿来问孤。”拉着慎侧主的手,安慰的拍了拍。

    随后便立即让何大总管去取来了君后宝册。

    慎侧主心中暗喜,撒娇道:“那君主可莫要嫌弃臣主笨拙。”

    慎侧主的小女儿气惹得君主心情畅快,哈哈大笑道:“自是不会。你暂且学着,孤还有要事处理,便不再留了。”

    慎侧主善解人意道:“自是正事要紧,君主慢走。”说完行了个礼。

    眼见着君主离开后,慎侧主才转向另一个房间,对着李笙感谢道:“多谢文锦公主,莫不是你,武侧主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呢?”

    李笙微点了点头,说道:“自是不必,不过文锦有一事相求,不知慎贵主可能应允?”

    慎贵主一听心下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有求便好,最怕的便是那种无欲无求的,让人抓不住她到想干什么,笑容更加热情的问道:“有何事?公主尽管说,若能办到,必将不竭余力。”

    李笙对着她的热情,也不回应也不拒绝,淡淡说道:“此事对于贵主来说便是一句话的事,若是太麻烦,自是不敢打扰贵主。”

    慎贵主对文锦的态度也不好说,为保自己能踏上君后的宝座,自是该向能说上话的人抛出橄榄枝,说道:“公主请讲。”

    李笙见状,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文琴公主如今庶母已逝,吾想将她接去洗梧阁居住,以免面对着旧人旧事心伤,贵主意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