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墨珍身陨,君后之位

作品:《逆凤临朝

    侍女感觉珍贵主从乾清宫回来后便不太对劲,还是和往常一样温柔,可是这种温柔中又带着些许的决绝之意,可自己的身份却是不容置喙这些的,只得带着担心,道:“是!”

    后又听见珍侧主吩咐道:“本宫要沐浴!”

    侍女转身立刻去准备浴汤……

    当珍侧主沐浴后坐在梳妆镜前,看着自己的面容,容颜却不曾有过半分苍老之意,可怎么也扯不出从前的那份笑容,经年未自行挽发的她,一缕一缕的给自己玩好了头发,化了一个清水芙蓉的妆容,选了一件最素净的墨国衣裳给自己换上,将房中的鹤顶红就像喝什么陈年佳酿般,一口一口的品着,忍着腹部的疼痛往床榻边走去,与白鹤的手交叉握紧,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李笙一大早便收到了珍侧主的信,心有不安,昨日的动静非常大,本以为未曾打入天牢便是有了回旋的余地,怎料今日会收到来信。

    信中一字一句皆显真情实意,也显露出她此生的不由自己,顿时感到不妙,就听见芸娘走近前来说:“珍侧主殁了。”

    李笙手一抖,再仔细把手中的信读了一遍,无疑这算是托孤了,幸好本身自己有着避讳,穿着并不娇艳,有点担心的说道:“走,我们去看看文琴。”

    来到明熙阁只见文琴正抱着珍侧主在那里哭,不让任何人动珍侧主的遗体,旁边的侍从侍女都急坏了,李笙心里也是发酸,虽对珍侧主有同情,但是看着文琴这个样子,也不乏有些许埋怨她太过狠心……

    握住文琴的手,李笙安慰道:“琴儿,她累了,让她睡会吧!”

    文琴泪眼婆娑的看着李笙,满身的无助,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猫道:“姐姐,庶母不要我了。”

    听着文琴的声音,李笙有些心疼,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拍着她的被,哄道:“不会的,庶母永远不会不要你的,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守着你。”

    文琴一把将李笙推开,吼道:“骗子,你们都是骗子。”用袖口胡乱的擦了擦眼泪,继续哭声说道:“你们都欺负我不懂殁了是什么意思。”

    李笙一句话也无法说出口,只能将文琴搂紧怀中,任她哭泣发泄出来。直到她终于忍不住哭累了,趴在自己的怀中睡着了……

    这时候李笙才开始问道:“君主可知此事?”

    其中给李笙送信的那名侍女回道:“已经报给君主了。”

    目前宫中并无中宫君后,所以一应事都将去报给君主,李笙问道:“君主有何指示,对丧仪有何要求?”

    那名侍女回道:“君主并未做出任何指示。”

    这时何大总管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明熙阁众人接旨。”

    李笙身处明熙阁,自然也算是阁中的人,将文琴轻手轻脚的放在床上,给她拉紧被子,转身出了阁门听旨:“得天下之大令,奉万民之敬仰,墨朝公主,墨珍,秀外慧中,温婉贤淑,着晋升为珍贵主,一切丧仪礼制均按贵主形制办理,由慎侧主监管,钦此!”

    听见此事,李笙心中感到悲哀,从离开时珍侧主的穿着,她便知道,她是不愿意留在这里的,她惦念着着家乡,也惦念着那个人,却不曾惦念着墨朝的皇宫……

    她已经知道为何珍侧主从不争宠,从不参与宫中的任何事件,偏居一隅,仅仅认真教导着文琴,并非她不会,而是她根本不愿去做,也不屑不做,因为她的心从不在这里……

    想来她昨日已经见到了她的少年郎了吧,魂虽然已经走了,可她的身将永远的禁锢在这里,以贵主的身份长埋于锦朝的陵宫之下,她的名字将永远存在于锦朝的历史中,源远流长……

    不知君主为何在死后都不愿愿他的梦,许是顾虑着墨朝,许是迁怒与珍姨,无可得知……

    依她所愿,自己也不再唤她珍侧主,只以珍姨祭奠她的亡灵,望她一路走好……

    文锦在此便是最高的身份了,她也没有办法,只得双手举高没过头顶将圣旨接于手上,谢恩道:“谢主隆恩!”

    随后便看见慎侧主的前来,一袭白色宫装,只在衣袖领口旁有着黑色花纹作为点缀,满脸忧愁,上前便对李笙问好道:“文锦公主安好。”便着手将明熙阁的一切事务接手过去。

    李笙见她所为,条理清楚,也不言废话,同时对明熙阁的众人不曾轻视,一视同仁,无法看出她是真心实意还是狼子野心。

    李笙倒是有几分明白君主的意思了,他此举大概是想扶持慎侧主为君后,荣贵主确实不是可以担当君后的人选,而慧庶主上位定有人不服,算来也就只有她了,此次丧仪便是君主对她的考验了。

    尚且不知慎侧主是否明白君主的意味,看着行事风格,应是可以入了君主的眼,李笙自身对珍侧主为君后也是赞成的,毕竟如此可以增加三储君的夺位筹码,而自己在文锦的记忆中加上之前与他打过的交道,也是感觉他是适合的人选。

    若是慎侧主真能坐稳君后之位,自己便能无后顾之忧的对付荣贵主一家了。

    而荣贵主此时正在为君主晋了珍侧主的位分而大发雷霆……

    伺候的人正处于瑟瑟发抖的状态,其中并不包括浮萍,浮萍的眼中盈满了不动声色的笑意,将此事告诉她便是浮萍的所作所为,她极力想让荣贵主对君主的做法表示不满……

    看着容贵主的火气越大,浮萍就越开心,不出她所料,当荣贵主将手中最后一个花瓶砸了后,骂道:“就凭这贱人,也能的贵主的身份,还想以贵主的丧仪下葬,想都别想。”

    说完便出门朝着明熙阁大步走去,脸上的煞气不言而喻,让人一看便知道来者不善,侍从侍女连忙跟了上去,但都不敢劝解这位,心中焦急的不行,而其中被轻舟喊去禀告君主的人,却被浮萍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