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三足鼎立,君主问罪

作品:《逆凤临朝

    文锦感觉事情有点难办了,本来她让芸娘去盯着是防止四储君做点什么事嫁祸到君后身上,没想到结果是君后自己急了,让人抓了把柄,平分秋色的局面遂渐被打破……

    芸娘听了文锦的话,尝试着分析道:“那现在是二储君,三储君和四储君成三脚鼎立的状态?”

    文锦抿了抿唇,深思后说道:“不一定,现在要看君主怎么选了。”

    芸娘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了,深深的认为就算做生意建立情报网都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让自己在那里琢磨还不如直接问文锦呢。说道:“又关君主什么事啊?”

    文锦想着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也该让芸娘知道怎么分析这些事,免得以后被什么老狐狸利用了……

    于是想着芸娘解释道:“前朝后宫向来是分不开的,你看二储君现在还剩下相府和占了一个嫡出身份,三储君后宫有慎侧主,前朝还有母家御史府张生,而四储君剩下的就是荣贵主,你怎么看?”

    芸娘想了想说道:“这样看上去确实四储君会更加弱势一点,不过张生不一定会站在三储君的身后吧,不然他也不会揭露五储君了。”

    文锦对于芸娘已经开始自己想问题感到很是满意,把桌上的四个杯子随意的摆在托盘的四边,说道:“你这个疑惑提的很好,但是由此可以看出张生一定是三储君的人。”

    芸娘不是很明白,问道:“为什么?慎侧主下毒,张生救人?怎么看怎么矛盾啊。”

    文锦用手示意芸娘看向桌面,耐心的说道:“假如这个茶壶是君后之位,四个杯子分别代表君后,荣贵主,慎侧主,佳侧主四人,若是张生不曾揭露五储君,那么君后的位置一定会比之前更牢固,对吧!”

    芸娘这一点表面的还是看的很清楚,随后点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文锦看着芸娘已经听懂了,接着说道:“张生揭露后,那么佳侧主是不是就废了。君后再沉不住气动手,明日的朝堂上弹劾君后无德无能的折子比比皆是,上演着一出逼迫君主废后的戏码。”

    芸娘听文锦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接着问道:“然后呢?”

    文锦随后将对慎侧主的好处分析出来,说道:“君后一废,还有谁可以做继后的?”

    芸娘想了想无子的主皆不考虑了,就剩下荣贵主,慎侧主,佳侧主和大储君的庶母敬侧主四人有机会荣登宝座,目前荣贵主朝中无人,佳侧主被五储君牵连,敬侧主母家地位低下,所以最终落到的会是慎侧主的头上,那么又将是三储君的一大助力……

    文锦看着芸娘的神情逐渐凝重,问道:“看来你是想清楚?”

    芸娘伸出手将代表慎侧主的杯子挂在茶壶之上,低沉的问道:“若真的这样发展下去,那慎侧主上位是必然的,我们怎么办?”

    文锦只说出了四个字:“静观其变。”然而手指却叩在桌面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随后向芸娘嘱咐道:“让佳侧主那里的人盯紧点,必要的时候透露一点五储君的事情给她听听,促使她找人劫狱。”

    “你想把他们一网打尽?”这是芸娘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文锦不予置否,提及五储君表情逐渐扭曲,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说道:“这只是其一,其二是我必须要亲手杀了他,把他带到尚书府让所有的亡灵看着我帮他们报仇,以他的血慰藉尚书府的一百三十七口亡魂。”

    文锦的眼神仿佛要将他千刀万剐一样,表情阴冷到脸芸娘都从心底感受到了一阵阵散不去的寒意……

    而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乾清宫、启祥阁以及佳侧主的住处涵烟阁三处都是一宿灯火通明,各自忙碌奔波着……

    启祥阁中,君后从玲珑离开时就一直心慌,坐立不安,在房里不停的来回走动,直到她听见外面陆陆续续传来很大的嘈杂声,打开房门,对着鱼贯而入的禁卫军,抬起君后的威仪说道:“深夜在后宫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带人前来的并不是别人,正是才从无品无阶升至三品下阶的新秀宋非亦,虽是听命请君后前去乾清宫的,明眼人都知道君后这个位置怕是坐到了尽头,但是宋非亦还是不让任何人能抓住自己的把柄,恭敬的请安道:“君后,万福金安,臣等是奉君主之命前来请您去乾清宫一趟的。”

    君后有种不祥的预感,打听问道:“所为何事?要如此深夜前去?”

    宋非亦不曾抬头,亦不曾又任何怠慢之意,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面对君后,回复道:“臣只负责前来请您,其他的是一概不知,君后去了便知道了。”

    君后瞧着宋非亦没有半点留情的意思,便歇了打听的想法,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算是妥帖,假装淡然说道:“那走吧。”

    宋非亦在君后三步之远处跟着,这个距离既不会有冒犯君后之意,也可以在君后有其他小动作时,及时阻住,走出启祥阁,宋非亦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何勇和徐英,两人自动一人带着一部分禁卫军从左右两边将启祥阁团团围住。

    宋非亦从升职后就把何勇和徐英调到了自己身边,一方面他和何勇徐英两人相识已久,三人算是禁卫军中关系最好,不提拔一下甚是不妥,再者曾启对自己得到了君主的重用定是有敌意与不满,不知会不会在身边人做点手脚,还是用自己放心的人更好。

    君后的身影在月光的照射下拉的老长,显得萧条无比,还带着寒冬的风迎面吹来,吹的脸上有些僵硬,可是君后顾不得这些,越靠近乾清宫,心跳得越来越快,心中也越来越慌张,不安的情绪灌满了全身……

    踏进乾清宫的门,就看见君主失望和怒意交叉在脸上,明亮堂皇的正殿之下,摆着两个担架,用白布遮着,这种情形必是死人无疑,君后联系到玲珑尚未回宫,心中开始有个一个猜测,对自己极为不好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