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和亲公主,疑云丛丛

作品:《逆凤临朝

    在漆黑的牢房中,火把的光照着四储君的脸上,显得恐怖异常,再加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更让玲珑打心底的发颤……

    四储君跺着悠闲的步伐,走近玲珑,邪笑着明知故问道:“玲珑姑娘,深夜来此,是有何贵干啊!”

    玲珑如今并不是不明白四储君就是在这里等着她的,这次算是栽了,既然知晓了结局,又何必再求情。

    从做侍女以来,从对君后的命令唯命是从开始,她无时无刻不在小心翼翼,担惊受怕着,每晚她都会做着同一个噩梦,总是梦见那人来向她索命……

    今日被发现,她反倒松了一口气,仍是有点不甘,讥笑道:“四储君不是都知道吗?”

    四储君为玲珑的直白感到意外,说道:“没想到小小奴婢也能这样坦诚,倒是令我高看几分!”

    玲珑看着四储君胜券在握的表情甚是扎眼,突然看见旁边武侯虽然不再能说话,还是瞪着一双眼睛,眼中全是迷惑,不解,愤慨……

    玲珑突然笑了,只是这笑声听上去狰狞得很,说道:“哈哈……武侯,你也没想到吧,你就是一个被弃掉的棋子。”

    转头,嘴角挂着嘲讽,对四储君说道:“四储君可真是懂得权衡利弊啊,不过若是外面知道了,你眼看着亲外祖被杀,会有何感想啊!”

    四储君一点都不在意她说的这些话,只是盯着武侯的眼睛,像是强迫武侯承认这个事实,说道:“外祖是自愿的,对吧!”

    武侯听着四储君的这句话,便知道自己的确就是被遗弃的棋子,想出口怒骂四储君这个白眼狼,可是一口气上不来,便瞪着眼睛去了……

    玲珑看着这一幕,心情舒畅了,笑的更加张狂,说道:“武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这个结局,活活被自己一路保护着的孩子气死……今日就算我死了,有这么一幕戏也不亏啊!”

    不错,就是这样的,自从四储君出生后,就是武侯府在为他保驾护航着,不管是小时候的乳母,长大后身边带着的侍从侍女,没有一个不是武侯府精挑细选出来照顾他的……

    就连着有时四储君犯下的乱子,也是武侯府在后面给他收拾烂摊子,可惜啊,总有人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

    四储君就在旁边还是一派悠闲的等着玲珑的笑声停止,感觉武侯的死在他心中激不起一点水花,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自己上路吧!”

    这么干脆的死法但是让玲珑生出了一起疑虑,问道:“怎么?不打算用我去指正君后?”

    “你会吗?”这句话从四储君的嘴里说出来倒不像是一个疑问句,而是已经做出了肯定,她不会指正君后。

    看着四储君已经认定她不会做的时候,玲珑偏偏不想如他的意,说道:“说不定我会呢。”

    四储君像是嘲笑玲珑的小心思说道:“本君又不是没查过,你是因为家人才卖身去相府的,可见你们一家人感情深厚,而如今你家人都在相爷的手上,你难道还敢反水吗?”

    确实,四储君没有说错,有着家人在相爷的手中,不管是君后吩咐她做的什么事被抖落出来,都是由她来承担后果,不能有一点沾染到君后身上,方能保住家里人的平安一生。

    四储君瞧着玲珑并没有任何反驳之意,接着说道:“对本君而言,活的你和死的你并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是你,父君就不会再对君后产生任何信任,那就够了!”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玲珑也没有更多的话可说,只是提醒道:“你以为你就赢了吗?没了武侯府,你也没法再成气候,最多不过我们两败俱伤。”

    说完自己将另外一瓶鹤顶红喝了下去,腹部撕裂般的疼痛感,火热的灼烧感,仿佛要将五脏六腑全都吞噬干净,在感受着死亡的来临时,她从牢房的高窗中望去,看见了满空的繁星和多年不曾见过面的爹娘和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