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表里不一,杀人灭口

作品:《逆凤临朝

    君主点头道:“把这名男子拉下去,将他所说的五储君的事查证后报上来。”

    宋非亦恭谨的回道是,便将人带了下去。

    何大总管接收到君主的意思后大呼:“退朝。”

    众人皆下跪按例说道:“恭送君主。”再者两三成群的离开大殿……

    本来四储君安排的事因为突发五储君的事并没有派上用场,只能搁浅。好歹现在武侯府的事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只等着最后结果就好了。

    而朝堂上的人都知道现在的风向开始变了,君主的疑心越来越严重,否则也不会启用新人,而新人的信息这些会是他们查的一个重点,看是否能够拉进自己的阵营。

    不管是哪一方的人都想着,回去备点薄礼去拜访一下秦韭,探探口风,若不能为己所用,亦不能便宜了其他人,希望此人能识趣一点,不然……

    君主率先离开大殿后就再也忍不住吐了一口血,面色苍白如纸,双眼眩晕,若不是有何大总管扶着,早就栽倒在地上了。

    何大总管将君主所有的体重都承担在自己的身上,为了以防后面跟着的侍从看出来,照着平常的速度半架着君主朝乾清宫的内殿走去……

    何大总管眼瞧着君主的身体越来越差,心中不甚担心,但也不是说担心君主的身体,更多的是为自己的以后感到担心。

    在宫中有一个默认的规则便是只要新君主一继位,旧主身边的人都将会进行大肆清理,像他这种贴身侍从,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阴曹地府……

    他并不想死,最好的就是期待着君主的身体可以长命百岁,带着紧张说道:“君主,你先躺会,奴才马上就去请医师过来!”

    说完忙不迭的往太医院跑去,拉着一直以为给君主看病的朱瑞跑来乾清宫……

    朱瑞看着君主这副模样,就知道今日早朝定是出了不平凡的事,不然也不至于面色如此难看,怕是没多久的希望了!

    他搭上君主的手腕,片刻后,官腔般说道:“君主上次毒素还未清干净,不宜多思,且放宽心,好好养一段时间吧!微臣这就开一点调理的药。”

    君主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把五储君恨毒了,早就认定若不是他,自己的身体怎会变成这样……

    其实来说,这次的毒只是一个诱因,本来君主的身体就内在亏空,一直靠着补品虚养着,虚养的东西一旦着了刺激,便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衰败,目前就是这种情况。

    而太医院对于这些贵人向来都是往好听的方面说。以免给自己担了责难,这早已是在太医院里的潜规则。

    启祥阁中,君后听说今日早朝竟然还有人替武侯府求情,面色一度难看,与往常的端庄大方天差地别,除了她的贴身侍女玲珑,该是没有任何人见过……以至于前朝后宫无人不夸一句君后堪为中宫表率……

    君后握着毛笔得手逐渐用力,在白色的宣纸上留下一大团的墨渍,声音有点阴沉的可怕,说道:“废了本宫这么大的劲,居然还能翻身,我是小看了你啊!既然这样,那就更留不得了!”

    她丝毫不会在意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武侯府所为,她只在乎这件事的结果就是武侯府必须结束!

    玲珑虽然已经不止一次看见过君后这等表情,但是每次看见还是会心底打颤,即使她是从小就跟着君后的……

    玲珑眼看着君后已经发泄完了,才把那些写满了武字的宣纸在炭火盆里烧的一干二净,手法熟练,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接着小心的问道:“君后,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呵呵!怎么办?冷宫天牢死个人很奇怪吗?”君后收敛住阴沉的表情,换上了一直以来的伪装,说出的话确是冷的刺骨。

    玲珑为君后办了不少事,早就明白这到底是意思,同意道:“自然不奇怪,向来这两个地方死过的人又不会少!”

    君后赞赏的看了玲珑一眼,叮嘱的说道:“那就交给你了!”

    虽说这是叮嘱,但说出的话玲珑明白还存在着一丝警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若是换了一个人怕是会寒了她的心,不过玲珑早就知道了君后是什么样的人,明白君后从小被教导只留有用的人,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为保家族繁荣,她不顾君主安危,致力于扶持二储君也是为了女人最尊贵的位置而已。

    在锦朝对于侍女的教育就是唯命是从,因此玲珑早就丧失了自己的想法,她甘愿成为君后手中的刀,回道:“奴婢知道怎么做。君后放心。”

    君后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这种事玲珑已经办过很多次了,她很放心。

    就在晚上,玲珑披了一件宽大的黑色披风,将披风的帽子戴在头上,遮住了一整张脸,只漏出了一双眼睛,带着备好鹤顶红朝天牢走去。

    有君后令牌的玲珑一路顺畅的走到了关押武侯的那间牢房,身为君后不可能在宫中不安排人,她早就从内应手中拿到了钥匙。

    武侯一直保持着警惕,听见钥匙的响动,立马睁开了眼睛,只是由于旧疾,只能瘫在草垫上,无法动弹,直到来人走进,他闻见了一缕香味,才发现此人是一名女子。

    玲珑看着躺着的武侯,对视他充满警觉的眼睛,小声说道:“别怨我,你武侯府自己招惹错了人。”

    武侯瞳孔一缩,骤然知道此人是干什么来了,立马大声喊道:“来人,来人,有人谋杀!”

    玲珑听着他的喊叫,劝慰道:“省省力气吧,我既然来了,依然是支开了所有人。再怎么喊都是没用的。”

    武侯一听,面色颓败。

    玲珑捏着武侯的下颚,将手中的鹤顶红一股脑的灌进他的嘴里。剩下的事就不归她管了,自然有人以畏罪自杀的理由呈报上去。

    正当她打算离开这里去另一间牢房时,外面亮起了火把,就见着四储君正在牢房外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