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已成定局,品阶晋升

作品:《逆凤临朝

    那名青衣男子,很是愧疚的对着五储君说道:“主,我是真的没办法啊,我不想死啊。”

    文明如雷轰顶,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早就淡定不了,慌张说道:“你根本不是我的人,父君,你信我,我真的不认识他,如果是我的人我怎么会不认识啊。”

    从这件事出来后就惶恐不安不安的的礼部侍郎周游,这时站了出来,说道:“君主,这个人既然说是五储君的人,就让他拿出证据吧。”虽然自己是五储君的人,但都是私下联系,从不曾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过交集,维持的表面都是君主党,不曾跟任何储君有过交集。

    文明一听立刻反应过来,是自己太慌了,竟然不记得自己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标志,背上的肩胛上都纹过狼图案,赞同道:“对,对,对,父君,让他给出证据。”

    君主瞧着周游这般说也有道理,而且目前已经没有那般冲动了问道:“你可有证据证明?”

    这名男子咬了咬牙说道:“五储君的人都有一个特点,从在他身边开始,都会让人在肩胛上纹一个狼头。”说着便动手脱自己的上衣。

    文明一想糟糕,知道他把这件隐蔽的时都说了出来,再也顾不得其它了,只想着杀人灭口,顺手将旁边带刀侍从的佩刀抽出来,径直朝那名男子冲过去。

    何大总管看着已动刀了,大呼:“来人啊,护驾。护驾,赶紧护驾。”

    朝堂一下子全都乱了。臣子全都傻眼了,直到宋非亦反应过来,眼看着那把刀离青衣男子还有几厘米的距离时,一脚把五储君踢开,而后面的禁卫军也才反应过来,把五储君控制起来。

    君主眼看朝堂逐渐控制住了,想到刚刚的紧要关头,幸好目标是青衣男子,若目标是自己的话,目光就像淬了毒的刀,死死的盯着文明,吼道:“逆子,朝堂之上你竟然敢动刀,孤还不知你竟然会武,孽障你到底还瞒了些什么?”

    君主意识到了自己的每个儿子都长大了,开始有着自己的盘算,想自己这么年轻的时候也着手计划先主的君主之位,每一任君主都有一个共同的通病,就算我是这样谋划着上位的,但是还是容不得自己的儿子也这么做。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文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言语无状得狡辩道:“父君,儿子刚刚只是昏了头,儿臣不想就这么被人冤枉啊。”

    那位男子一脸失望,痛心抢言道:“主,奴才也伺候了您这么久了,没有功劳有苦劳啊,没想到出了事您竟然想杀了奴才灭口。”

    转头面向君主,视死如归得说道:“君主,奴才知道自己今日不管怎样,做了这件事也是难逃一死,但是奴才不想君主就这么被蒙蔽,五储君根本就不像表现出来得那么清风明月,请君主验明奴才身份,再容奴才一一秉来。”

    说完就将上衣褪去,露出后背,朝着四周转了转。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的确看见上面有一个青色的狼头纹身,这才将上衣再次穿上。

    朝臣议论纷纷,没想到他说过的都是真的,开始有点怀疑,这下子确定了,各家都有各家的心思了,属其中最为苦涩的便是礼部侍郎周游和兵部侍郎莫知,本事最开始就跟着文明的,没想到却是有可能是最开始下线的。

    青衣男子接着说道:“若是不信,君主大可从五储君府随便找出一人,看看他身上是否有纹身,一试便知奴才所说一切属实。”

    君主现在只想把文明一把掐死,咬牙切齿道:“来人去五储君府找个人来。”

    文明本来跪着的身子一下子无力支撑瘫软下去,想到完了,一切都完了,隐忍这么多年,什么都完了……

    一刻钟后,五储君府的管家被带了上来,的确如此,肩胛上面的狼头纹身异常明显,众人心中对青衣男子的说辞已经深信不疑了,当然其中除了五储君,眼见着事实就在眼前,就连周游和莫知都都有一点怀疑是否就真的是这样。

    君主一见便将心中最后一丝怀疑都打消,气得发抖,指着五储君的鼻子骂道:“孽障,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文明明白形势已成定局,不过他并不甘于认命,抱着微弱的希望说道:“我不知你是如何得知这个隐秘的,但是我的确未曾见过你。”

    君主见着文明还是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态度,咬牙说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把五储君贬为庶民,押入天牢,帮他好好回忆下做过什么。”

    众人一听便知五储君这算是结束了,以前的五储君党都在开始掂量着哪个储君更加容易上位,在他面前刷刷好感,仰望提携。

    本来君主的身体都没有完全恢复,又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气急攻心,有点支撑不住,还是坚持把事情安排完,对于自己的儿子都这样,其他人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一时有点为难,突然扫过宋非亦时,眼睛一亮,起用新人不是更好?无根基,无依靠,只能仰仗自己存活……

    思虑半响,越来越觉得此计可行,用手指着宋非亦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宋非亦诧异,本以为都将他给忘了,回道:“臣姓秦名韭。”

    君主夸赞道:“秦韭好名字,看你武艺不错,师承何处?怎么进了禁卫军?”

    宋非亦不明所以按照套路继续回道:“乡野之人,只是有一点蛮力,并不曾学过,只是今年武试侥幸获得了射术榜首。”

    君主点了点头,心下满意,行事不骄不躁,说话有条有理,不是世家弟子可惜了,不过这样更好,以免世家之间勾结。说道:“即使如此,便封秦韭为禁卫军副统领,着手五储君一案。”

    宋非亦一听赶紧跪下谢恩,本以为还要些时候才能晋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下更容易打听消息了,真真的欣喜道:“谢主隆恩,臣一定不负君主提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