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牵连甚广,推波助澜

作品:《逆凤临朝

    她突然想起前两天只有慎侧主那里传来过异动,找来芸娘问道:“上次你说慎侧主那里朝御膳房要了两条甲鱼对吧。”

    芸娘不明所以回道:“是啊,但是还很奇怪,这么冷的天,鱼也不太好找。为什么偏偏是甲鱼呢。”

    文锦感觉自己似乎找对了方向,再问道:“再者这两天君主可是都在慎侧主处?”

    芸娘并没有想到这两者能有什么联系,照实回道:“没错,还是慎侧主从去紫云宫的半路截过去的,当时后宫还议论纷纷,说平时闷不做声,一出手还得了个大好。”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得到了证实,这件事就迎刃而解了,问道:“今日清音阁的菜色跟我们的是否一样?”

    芸娘也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了,说道:“除了清音阁上了陈年佳酿,其他的菜色皆是一式两份的。可是有什么问题?”

    文锦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想不到就在眼皮子地下,让人动了手脚,说道:“我曾经从洛叔那里听说甲鱼和苋菜如果服用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是会中毒的。”

    芸娘神色凝重起来,说道:“照理来说,这种食物中毒,医师定会看出来的,可是医师却并没有说什么。”

    文锦在脑海里勾勒出医师的大概轮廓,在她心中的印象是神情总是带着三分笑意,不过却是典型的墙边草道:“你可知今日的医师朱瑞可是慎侧主的本家?”

    芸娘很吃惊,在她的消息网中并没有这一点,说道:“还有这层关系?”

    文锦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不过因为朱瑞很早就被遗弃了,很少人知道,我也是之前偶然得知的。”

    之前李笙巡城时恰巧看见慎侧主的娘家莫家的二公子同朱瑞争吵,言语激烈,正好听见了这个关键的地方,不过想着时人家的家事,不太方便插足,也不曾对外谈起过。

    芸娘想不通说道:“既然如此,那朱瑞该是与慎侧主有仇啊,为何还会帮忙隐瞒。”

    文锦也很疑惑这一点,说道:“可能是抓住了什么把柄吧。想来朱瑞今日是被吓破了胆。”

    芸娘同感的说道:“岂止啊,我在想当时救人的时候是不是手都在抖。”

    文锦提醒道:“记得让人去盯着朱瑞。”想知道为什么朱瑞一个从小因为身世过的小心翼翼的人,为什么就有胆子参与谋划弑君的大事。

    不过想到君主文锦玩味的勾了勾唇,说道:“做君主到了这份上,也是够惨的,枕边人都在开始算计他了,不知道有谁会是真的为他着急。”

    芸娘一副很平静的样子,见怪不怪的说道:“平常人家还有兄弟为了家产毒杀父母的呢,何况宫中呢,都想坐上那个最尊贵的位子,谁会管君主怎么样啊!”

    文锦不屑道:“那个位置难道就这么吸引人。”却不知多年后那个位置也同样成为了她的罂粟花,让她差点迷失自己。

    想到宫里的肮脏事,文锦目光微寒,冷哼一声,说道:“没想到他们这就开始忍不住了,一个两个就急着跳出来透气。”

    芸娘就想得简单了,说道:“这不是挺好的吗?明面上的敌人,可是比暗中下黑手好得多啊。”

    文锦想了想也是,不再郁结,自然她也是有自己的谋算,说道:“上次盯着的文明最近可有做些什么?”

    芸娘尚未收到任何关于五储君文明的任何事情,说道:“并不曾有消息传来。”

    文锦像是不经意随口说道:“是吗,可是我感觉他的动作很频繁呢?”

    芸娘同文锦对视一眼,立刻明白了,说道:“是的,五储君小动作很多呢,不只是我们这样认为,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尤其是上面那位。”

    文锦点了点头,小声在芸娘耳边说道:“人太少了,不热闹,以免有人做大,四储君那里,我们推波助澜一下。”

    芸娘有不同的想法说道:“既然她们想争,就让他们做吧,我们把五储君扯进去,让他落不得好就行了吧,动作幅度太大对我们可能会不利。”

    文锦摇了摇头解释道:“只有两者相互制衡才是关键,此事后,君后,荣贵主,五储君三方都牵扯进去后,独大的就只有四储君了,那才是如了慎侧主的意。”

    芸娘经文锦的点拨瞬间明白了。紧接着就去安排了。

    君后看着面前躺在乾清宫里塌上的这个男人,心中不明的难言之意涌上来,从小母族的人就告诉她,你要做他的正妃,用严格的宫规来要求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自此她便不自觉的追随他的身影,迎合他的喜好……

    在被册立为正妃时她也没有任何的意外之喜,就算是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也感受不到丝毫羞怯,彷佛就是完成了生命中最大的事那种轻松,早就成为了一种习惯,只要他还在,她就安心。

    当自己在清音阁看见君主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时候,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就像是生命中有什么东西被剥夺了一样,这种感觉是否关于爱,她并不知道,因为她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滋味……

    坐在床边的君后看见君主的眼睛微微动了动,急忙收拾了脸上的彷徨,换成了平时一般无二的模样,低声问道:“君主你醒了。身体可还好?”

    君主听见君后的声音缓缓的睁开眼,看着面前黑色的帷幔笼罩在头顶,甚是压抑,想张张嘴说点什么,可是喉咙干涩发不出一个音。

    君后见状,赶紧在旁边的桌上倒了一杯茶水,一口一口的喂给君主,终是可以发声了,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君后将后来发生的事娓娓道来,只是中间添加了些什么细节只有她自己知道,君主气得将手捏紧了拳头狠狠的砸向床衔,吼道:“岂有此理,这是想要翻了天不成?”

    君后心中窃喜,君主果真中计,默默在旁边体贴的抚了抚君主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