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绝色双姝,卿本佳人

作品:《逆凤临朝

    第二日文琴破天际早早的起了床,还没用过早膳就朝着洗梧阁去了……

    文锦正在用早膳就看见文琴欢欢喜喜的过来了,想着应该是昨天回去并未受到什么责难,自己也就放心了,说道:“你这么早过来,怕是没有吃早膳吧!”

    文琴并没有搭理这句话,随着自己兴冲冲得说道:“妹妹。告诉你一件好事。”说完狭促的眨了眨眼,笑得跟只小狐狸似的。

    文锦并没有着急问是什么事,而是吩咐芸娘再去添一双碗筷,才接着问道:“什么事啊?这么高兴。”

    文琴接过芸娘手中的碗筷,边扒拉着吃早膳边想吊着一下文锦的胃口,说道:“你猜猜嘛,真是好事呢。”

    文锦看着文琴吃的津津有味,其实早就知道是什么事了,不过为了让文琴自己说出来,不然她就没有这般开心了。假意想了想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呢,你就告诉我嘛。”

    文琴这才告诉文锦,笑得眉眼弯弯,声音都比平常高一点,狡黠的说道:“庶母同意我找你玩了,还让我请你去我那里玩呢”

    文锦配合文琴的表情,显得很开心。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珍侧主居然会邀请自己。

    文琴加快速度把早膳用完了,拉着文锦说道:“走吧,快去我那里,我老早就想带你去玩了。”

    文锦想着不太清楚珍侧主是什么样的人,想着按照礼节递帖子,就对文琴说道:“我还没有下帖子呢,这不太好吧。”

    文琴满不在乎的说道:“没事啊,庶母不是那种喜欢麻烦的人,我们那里来往的人少,妹妹去了庶母一定会开心的。”

    文锦知晓珍侧主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不管是慧庶主有孕,还是启祥阁的请命都没有珍侧主的身影,不过另外一句恐怕就错了,不见得珍侧主就会欢迎自己的拜访。

    文琴看着文锦无动于衷,就采取了杀手锏,晃着文锦的胳膊,嗲声嗲气的哀求道:“去嘛,去嘛,去嘛……”

    文锦最是受不了撒娇,不管是之前的堂姐还是现在的文琴,终于缴械投降道:“好了,好了,我去,我去。”

    文琴看着文锦终于答应了,马不停蹄的就想拉着文锦就走,不过被叫住了,说道:“你等等,别急,总要让我挑几件礼品送给你庶母吧!”

    文琴想了想也是这样的,才站在旁边,虽然有点着急但也没有说马上就走的话……

    文锦看文琴终于不吵着走了,才对着芸娘说道:“你去把库房里的凌杲纱,雪域凝脂玉和烟翠双响环各选两件一起去明熙阁。”

    芸娘听着这三件东西很吃惊,不管哪一件拿出来都是会受到锦朝女子的追捧,有的甚至为求一宝倾家荡产的,送一件情有可原,不过送三件这是得有多重视珍侧主啊,或者说是重视文琴……

    不仅仅是芸娘,就连着文琴也被惊呆了,她虽然单纯,倒也不是啥都不懂,该受的教养一件没落,对凌杲纱,雪域凝脂玉和烟翠双响环这种女子梦寐以求的东西自然知道,更比其他普通人知晓这种东西的价值……

    她感觉有点不太好,说道:“妹妹,这东西太贵重了,不太好。换了吧!”

    文锦却并没有听从文琴的想法,却有自己的思虑,珍侧主既然明白同自己相交会惹出危险,还是没有禁止文琴,还能让自己对曾经的堂姐有所补偿,实属不易,送这些不亏。

    于是对着文琴摇了摇头,朝芸娘说道:“就这些,去拿吧!”

    芸娘才转头朝着库房走去。

    珍侧主才刚刚用完早膳,就见着文锦身穿梅花纹上袄,百褶如意下裙,披着织锦皮毛斗篷,头梳双弓髻,戴着长坠钗,随着脚步摇曳,踏进明熙阁的门口,还未开口,就听见文琴喊道:“庶母,文锦妹妹来了。”

    珍侧主看着文锦才知道她的变化有多大,以前只是觉得文锦像是画里的人,而如今多了灵动,从雪中缓缓而来,才让自己明白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的韵味……

    珍侧主将旁边的文琴与之对比才发现那就是繁星与明月的区别……曾今认为自家女儿怎的也能算上一个卿本佳人,这才知道真有人可以美得摄人心魄……

    文锦见着珍侧主呆呆的毫无反应,善意的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侧主,不请自来,望您莫要见怪。”

    这一笑更是为她的明媚增添了几分光彩,珍侧主回过神,为自己一直看着别人的不礼貌歉意的笑道:“怎会见怪,本是我打算给公主下帖子的。”

    文锦对珍侧主的初次见面很友好感,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穿着镂空百蝶穿花云锦袄裙,梳着云天髻,一对镂空金玉钗更是显得温婉贤淑……

    随后珍侧主将文锦迎进门,让人把屋内的炉子烧的更加红火,说道:“一路走过来,冷坏了吧,快来烤烤火。”

    在这里谁都没有文琴放得开,就见文琴把文锦拉在炉火旁坐着,招呼着珍侧主,说道:“庶母,庶母,快来。”

    珍侧主有些吃味,感觉自己造文琴的心中只能排第二了,就算如此也不会影响自己对现在文锦的好印象,笑道:“有了妹妹,就不要庶母了。”

    文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哪有啊,你们都是最重要的。”一手挽着一个人的胳膊。

    文锦就算对珍侧主挺有好感的,但是也不会就这么放下戒心,说道:“阿姐能在保持如此初心,实属难得。”

    珍侧主也明白想让人一下子放下防备是不可能的,别说文锦,就算是自己也是不可能的,浅浅笑意说道:“事情少自然就能保持初心了,公主你说呢?”

    文锦知道珍侧主这是在告诉自己不要将文琴拉进那些肮脏的事情中,正巧,这些也不是文锦希望的,很爽快的答道:“我也是如此想的,远离是非,一方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