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劫后余生,容貌相似

作品:《逆凤临朝

    浮萍幽幽的在浴桶里醒来,感觉自己全身暖和起来,定眼一看才发现自己大半个身体都泡在热水中,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只知道当时很冷,连血液都凝固了,然后从天上开始一片一片的雪花飘落下来,实在支撑不住,朝一旁栽去......

    门口进来一个蓝色侍女服的小姑娘,看见浮萍已经醒了,惊喜的说道:“浮萍姐姐你终于醒了。”

    浮萍看着面前的这人正是小容,在这朝霞阁中跟自己关系最好的人,就因为曾经帮她说过一句好话,就一直喜欢黏着自己,问道:“我是怎么回来的?”

    小容脸色很不好看的说道:“妙儿他们送回来的,哼,趁着我不在,他们就这么欺负姐姐,回来正好听说荣贵主罚了你,这么多人都没有一个给姐姐求情。”

    浮萍倒是对这些没有那么介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除了小容这个蠢丫头,谁会那个时候去触霉头啊,能把她送回来已经算是有心了。说道:“你呀,别生气了,姐姐不是还好吗,扶姐姐一把,我有点起不来。”

    小容赶紧动手把浮萍从浴桶里扶起来,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给她换,看着两个膝盖已经血肉模糊,哭了起来。

    浮萍擦了擦小容的眼泪,安慰道:“我这不是还捡了一条命啊,别哭了,找找有没有药,帮姐姐上药。”

    小容才反应过来要上药,慌慌张张的到处找找。

    文锦瞧着初雪霁晴,难得的好心情,上身穿着一身雪领绒袄,下身一条梅鹿下裙,外加一双绒边旗鞋,身披白色雪狐斗篷,头上烟萝髻,看上去娇俏可人。

    对着芸娘说道:“芸娘,我们去看看雪吧,我记得你第一次来尚书府找我,就在冬天。”

    芸娘将暖手炉放在文锦的手上,陪着她走出门,说道:“对啊,当时就想着你救了我一命,身体好了就该来报恩,谁知一见如故。”

    文锦怀念的说道:“我当时就看着你咋咋呼呼的,说话直截了当,想到在这里少有这样的姑娘,对你产生了好奇。”

    芸娘明朗的笑了笑:“对啊,才出师,出来历练,没想到外面如此艰险,我当时就好奇明明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干啥非做男子打扮。”

    路过尚云阁,阁门大大打开,里面一个女子穿着芙蓉短褂和蝶恋花裙,脖子上围着雪绒围脖,脚上一双翠绒红鞋,头上圆月对髻,天真烂漫。

    停下脚步看着她在里面背对着门口堆雪人,几个侍女一同堆着,完成一片,毫无架子。

    突然那名女子转过身来看见了文锦,笑容僵住,呆呆的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妹妹!”

    文锦看着面前这名女子也呆住了,尤其是那一声妹妹,恍惚间回到了尚书府里面,她有一个堂姐......

    虽说是堂姐,但是从来就是文锦照顾她多一些,因为那位堂姐性格单纯懦弱且爱哭,经常受欺负,文锦解围多了,自然也就熟悉起来了。

    这名女子跟堂姐长得有七八分相似,不禁让她有种想保护她的冲动......

    正玩得欢快的侍女听见五公主文琴在叫:妹妹,便慌忙的转身对着门口行大礼,齐声请安道:“文锦公主万福。”害怕因为自己没有尊卑受到惩戒。

    文锦想到妹妹,那这名女子只能是文琴啊,君主就这么两个女儿,抬了抬手,随口答道:“起来吧。”本想只是个公主,没有在意她的事,结果还有这么大的惊喜。

    听说之前文锦都不怎么出门,文琴应该不会认出她,随后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文琴从来没有跟文锦接触过,有点害怕说道:“我见过妹妹几次,本来我想找妹妹一起玩的,但是庶母不同意。”

    文锦听到他说想找她玩,感到诧异,又看着文琴有点害怕,尽量让声音变得温和,说道:“你为什么想找我玩啊?”

    文琴看着这个妹妹也没有传言中的性格那么奇怪。尽管不熟,有点无措,好歹也不再害怕,回道:“因为我一直就很想有一个妹妹,我一个人有点孤单。”语气有些落寞。

    文锦听见了惯性的当成了自己的堂姐想逗一逗她,语气呷醋道:“但是我刚刚就看见你们在一起玩啊。”

    文琴感觉文锦像是在怪她,但是已经被捉到了,只得慌张的解释道:“我很想找你的。可是庶母不让,所以......所以.......”

    文锦接着她没说完的说道:“所以你就只能找他们玩。”

    文琴看文锦已经理解了,把脑袋点的想小鸡啄米似的。

    不过文锦不解道:“你庶母为什么不喜欢你找我玩啊?”

    文琴摇了摇头说:“庶母没说,只是不让我跟你玩。再三叮嘱的。”

    文锦随后便凑近靠在文琴的耳边说:“以后你来找我玩吧,不要让你庶母知道就好了”说完还对着文琴水灵灵的大眼睛俏皮的眨了眨。

    文琴开心的都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小声说道:“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哦。”

    随后听见有人在找文琴,他便朝着门外跑去,到门口时还回头看着文锦,见到文锦对她笑,才转头继续跑。

    芸娘试探的问道:“你对文琴公主这般好,可是那个原因。”

    文锦点了点头,呢喃道:“太像了。”

    芸娘并不赞同在宫中产生这种心思,说道:“但是她毕竟不是啊。”

    文锦还在望着那门口,说道:“我知道不是,可是我想要有个慰藉。”

    芸娘心中有忧,说道:“珍侧主明明不想她同你来往,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文锦毫不担心,说道:“珍侧主是个明白人,不然按照文锦的受宠程度,她巴不得文琴能跟文锦交好,她看得清形势,再者能将文琴教的这般单纯,没有丝毫心机的,相信也不会差。”

    芸娘看文锦心中已经有主意了,也不再多说。抬脚随着文锦离开......

    慧庶主终于再等到了那队禁卫军再次巡逻,早早的起床了,让桑竹帮她梳了一个显得很显精气神的双月髻,还穿了一身锦簇云肩宫衫,披着红色的披风,更显得年轻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