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三人成虎,浮萍被罚

作品:《逆凤临朝

    那青色胎记的人问道:“你们知道的是怎么回事?”

    宋非亦回道:“听说是曾启给了贺云家里一笔钱,然后贺云就自动把名额让给了曾龙。”

    那青色胎记的人瘪了瘪嘴,嘲讽道:“鲤鱼跃龙门的机会,谁会让给别人啊。”

    何勇一听有八卦,赶紧凑过来接着问道:“这个怎么说?难道还有什么隐情吗?”

    青色胎记的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才压低声音说道:“本来开始是这样的,只是你们误会了,贺云并没有答应,然后曾启就把人给打了。”

    何勇一脸吃惊的说道:“打了?他本来就是去求人的,还把人给打了?”他第一次见到不同意就打人的。

    青色胎记的人也是鄙视的说道:“那不可是真打了,而且还打的挺厉害的,直接断了一条腿。”

    宋非亦本想开口的,但是被何勇抢先了一步问道:“那贺云一家可去闹过啊。”

    青色胎记的人摇了摇头,很是无奈,说道:“想闹也闹不起来啊,贺云家境贫寒,上面又没人,谁会理他,更何况是为了他开罪君主身边的红人,只能不了了之。”

    宋非亦以前只是挂了个名义上的将军,从来不知有如此勾当,听着这些以前没有的秘史,突然觉得现在的朝廷很腐败,欺软怕硬,官官相护,丝毫不为百姓着想,而君主已经被人蒙蔽了双眼,可是对此,他一个连身份都是假的的人,也无能为力。

    宋非亦眼中有点失望,问道:“现在贺云怎么样了?”

    青色胎记的人说道:“还在家躺着呢,差事都黄了。”

    宋非亦和何勇齐声叹道:“可惜可惜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好前程。”

    青色胎记的人也点了点头,赞同道:“可不是吗,不过你们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宋非亦和何勇拱了拱手说道:“这是当然,不过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青色胎记的人摆了摆手说道:“说什么兄台,就太客气了,我叫徐英,看着年长你们几岁,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徐大哥吧。”

    宋非亦也不推辞,只将自己和何勇的名字报上,说道:“那我们也不见外了,徐大哥,我叫秦韭,这是何勇。以后还得靠徐大哥指点呢。”

    徐英看见他们不是矫情的人,笑容热情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们了,今年的武试我还去见过呢,秦兄弟的百步穿杨可是让我大开眼界,何兄弟的马术也是现在我们里面的第一啊。”

    宋非亦一开始就是打算在这里打好关系,积累自己的人脉,再加上徐英的做派很合他的胃口,便邀请道:“相逢即是缘,正好到点了,要不我们三一起去喝一杯?”

    何勇一听率先同意道:“那感情好,我正好知道都城有一家酒馆,那里的酒特别醇香,回味悠长啊。”说着还一脸陶醉的抽动鼻子,好像已经闻到了酒香。拉着宋非亦和徐英就朝着宫门口走去。

    徐英看着他们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禁加快了脚步,说道:“何兄弟看起来是那里的常客啊?”

    何勇那是相当自豪呢,说道:“当然啦,我这人也没有别的爱好,一是阵法,二就是酒,京都里面大大小小的酒馆我都去遍了,这可是最好的一家,尤其是那里的桂花酿,保准儿你们喝了一次,还想第二次。”

    徐英瞧着何勇的满脸馋劲,对着宋非亦打趣道:“秦兄弟,何兄弟这是要把你喝穷啊。”

    宋非亦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我今天带够了银子,保证让你们喝个痛快。”

    自从慧庶主怀孕后,朝霞阁中已经发了很多次火,里面的侍从侍女不知都挨了多少次打了,人人这段时间都是把皮绷得紧紧的,生怕哪里惹到了荣贵主,让自己遭受一顿皮肉之苦。

    这不又开始了,阁中传出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就见着浮萍脸上五个手指印,默默垂泪的从里面退出来,跪在屋外的院子里,寒风瑟瑟,浑身冻的发抖,没有一个敢上去求情,害怕殃及池鱼。

    一个时辰后,阁里得声音才慢慢的消了下去,此时轻舟从阁中得意洋洋的地打开门,冲着院里的人吩咐道:“你们进去收拾下。”

    眼见浮萍正打算站起来进去收拾,毕竟以前这些都是她在做,轻舟冷笑一下说道:“浮萍,没叫你呢,你就跪着吧,看贵主什么时候消了气,想起你了,你再起来。”

    随后对着院里愣着的侍女,厉声道:“还不去。”

    那几名侍女忙不迭地朝阁中走去。轻舟撇了一眼浮萍,哼了一声,转身也走进房里。

    浮萍看着他们进去,看着他们出来,看着阁中的灯灭了,一直没有等到荣贵主想起她,一阵委屈,默默垂泪,晚上寒风阵阵,边上的路灯也吹的忽明忽暗,有时一只野猫从宫墙瓦上面掠过,发出一声“喵——”的叫声。

    浮萍害怕极了,但是她浑身都冻僵了,手指不能动,想要活动一下都感觉到刺骨的痛。心里开始对荣贵主产生了一丝怨恨,对轻舟只会更甚。

    翌日,太阳升起,荣贵主看着地上开始已经积了一层雪后,心情大好,终于冬天来了,再过不久就可以看见爹来宫中了。

    不过一个雪堆引起了她的注意,雪盖的并不厚,还依稀能看见里面有点绿色的影子,用手指着那个雪堆,对着站在那里的人吩咐道:“你去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方便一个侍从走过去,将那个雪堆翻转过来,就看见浮萍面色发青,嘴唇发紫,浑身蜷缩着,身体搬都搬不直,对着荣贵主答道:“贵主,是浮萍。”

    荣贵主一听,脸色浮现怒意,不耐烦的说道:“真是晦气,好好的心情都被这贱婢糟蹋了,看看还有气,有气就送回去,没气就让人抬走吧。”丝毫没有一点为浮萍伤心。转身就走了。

    眼见着荣贵主走了,好心的侍女探了探鼻头,发现还有细微的呼吸,便立马将她抬回了自己的屋,烧好热水,倒在浴桶里,把她放进去,能不能坚持下来,就看他的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