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已定同谋,再次入世

作品:《逆凤临朝

    零露从洗梧阁门外走进来,脸色有些许的不好看,闷闷的也不说话......

    文锦见状,问道:“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零露有点心急的说道:“哎哟,我的公主嘞,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

    文锦不解地问道:“担心?我要担心啥啊?有你们几个小丫头,吃住都有人管,还有啥担心的?”

    零露很喜欢现在的公主,感觉公主的性情变了很多,但是开始愿意走动,也能跟他们几个小丫头说说话,不再像以前满腹心事的样子,引得现在的洗梧阁都没有以前压抑,她觉得很不错。

    见着文锦一副还有心情说笑的样子,真是自己都替她着急,零露说道:“从知道慧庶主怀孕才多少天啊,君主都那送去多少东西了。”一脸委屈的样子。

    文锦从那天去拜访慧庶主的时候,在门外就已经猜到若是孩子是真的,这个孩子会被留下来,因为那时的慧庶主用手摸着肚子,浑身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不出所料,她用生病为由瞒住了好几天,还是留下了这个孩子。

    文锦看见零露气得鼓鼓的脸颊,很是可爱,忍不住笑着捏了捏,说道:“就为这个生气啊,慧庶主怀孕受宠正常嘛,紧张着点也是应该的。”

    虽说文锦话是这么说,但是心里的疑惑更加严重了,感觉君主格外偏爱没有母家的女子,第一个是仪贵主,第二个则是慧庶主。

    慧庶主说之前不能生的时候,文锦还怀疑过这是君主做的,可现下瞧着君主很是在乎这个孩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具体是谁还有待查询。

    零露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可仍然心里不舒服,嘟囔道:“明明以前君主最爱来咱们洗梧阁,现在天天都呆在紫云阁,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公主失宠了呢。”

    文锦无奈的摇了摇头,想着转移一下零露的注意力,说道:“好啦,别想太多了,小心变成老太婆,我想吃点桃仁酥,让清扬给我做点?”

    零露想着公主心里肯定难过,只是不想表现出来,于是想化悲愤为食欲,立马道:“是。”

    她边离开还边想让清扬给公主多做点好吃的,最好不要注意到这个事最好,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对的。更是加快了脚步。

    芸娘见零露离开后,有点酸溜溜的说道:“我见你对零露还挺亲厚的。”

    文锦好笑的打量着芸娘。

    芸娘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发现有啥,问道:“你盯着我看啥啊,莫不是我脸上有东西?”

    文锦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对啊,有字。”

    芸娘赶紧用袖口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问道:“在哪啊,擦了没?还有吗?”

    文锦点了点头,说道:“还有,正写着我吃醋了四个大字。”

    芸娘看见院里没有其他人,便上前假意动手拧一下文锦说道:“好啊,现在都开始,调笑起我来了。”突然感觉芒刺在背,立马回头,却没有看见有任何人。

    蔓草在芸娘转头时,连忙把头缩进去,背靠着墙,一手扶着墙,一手拍了拍胸口,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想道还好自己躲得快,不过眼中的恨意渐浓,不仅仅是对着芸娘,还有是对着文锦公主。

    她每次看见芸娘和文锦公主在一起就感觉好像他们认识了好久一样,可是明明自己才是伺候公主最久的人,偏偏芸娘一来就抢了自己的位置,公主也丝毫不念着自己所做的一切。

    文锦看着芸娘突然转头,问道:“怎么了?”

    芸娘以为自己多心了,答道:“没什么,就是感觉刚刚好像有人在盯着我。”

    文锦也朝着她说的地方看了看,说道:“可能是你多心了吧。”

    芸娘点了点头回道:“可能是吧。”

    芸娘想起什么觉得疑惑的问道:“不过蔓草才是原来的一等侍女,可是我看你倒是不怎么接触她,反而更加喜欢零露和清扬两人。”

    文锦说道:“蔓草那人心思有点深,再加上就是因为她是一等侍女,我才不敢亲近,她太了解文锦了。”

    芸娘担忧道:“你这样做也没错,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这个,生出其他心思啊?”

    文锦神情变得幽深难测,道:“若是她老实,年龄到了,给她一笔钱许她出宫,不用再看别人脸色,若是生出了心眼,就永远留在这吧。”

    芸娘很赞同文锦的做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是希望蔓草别选错了路,别给他们找麻烦,也别给自己找麻烦。

    芸娘不经问道:“我觉得零露说得有理,你可真就一点都不担心?”

    文锦毫不在意,卧在躺椅上,享受着初入冬得阳光,暖人又不晒,说道:“我巴不得君主的心思不在我这里呢,天天在这里我怕我会忍不住啊,眼不见为净。”

    芸娘明白文锦心底对君主的恼意,也不再提那人,只说道:“你就不担心慧庶主有什么想法?”

    文锦更是放心,闭着眼说道:“她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好,从她上次自请降位的事就能看出。”

    芸娘还是不放心,说道:“虽然目前没有这个想法,可保不齐以后呢?为母则刚,若是公主可能还会和你联手,可若是储君,难道她就真没心思去谋划谋划?”

    文锦冷笑一声,说道:“这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生下来呢,宫里的女人,呵,能有几个安分的。”

    想了想还是打消芸娘的疑虑的好,接着说道:“就算是储君,她现在无权无势,又没有母家,宋将军的印章在我手上,除了找我合伙,还能怎么办?”

    芸娘接着问道:“那你到时候可会同意?”

    文锦不回答这个问题,说道:“那也要她能生下来。”

    芸娘看着文锦早有安排也不再担心了。

    文锦想着某事说道:“我们这宫里有多少人了?”

    从芸娘开始进宫,文锦就安排了芸娘拿着只有少数人知道的暗语,找到以前对她忠心的旧部,作为侍女侍从混进宫来,安插在各个宫里,总不能做一个睁眼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