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得偿所愿,怀疑身份

作品:《逆凤临朝

    文锦边朝外走边逗桑竹道:“是这样吗?你这小丫头惯会哄人,你说的我可不信。”

    桑竹也不生气,知道文锦就逗着玩玩,回道:“真的呢,不信等下问我们庶主,我可不骗人的。”

    蔓草在墙角躲着,听着他们的说话声完全消失,才慢慢的墙角走出来,神色阴郁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良久,然后溜进了文锦的房间,紧张得手发抖,在房里翻翻这里翻翻那里。

    一刻钟后,蔓草什么都没有发现,表情阴晴不定,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

    文锦踏进紫云阁的门口,就见慧庶主迎了出来,拉着文锦的手朝里屋走去,摆了摆手,桑竹主动的将房门拉上,和芸娘两人在门口边小声的聊着天边守着门。

    慧庶主亲手给文锦倒上茶水,担忧的说道:“我好像有喜了,怎么办?”

    慧庶主跟文锦来往差不多一个月后,关系更加好了,目前两人都直接省略了敬称。

    文锦在来的一路上已经把各种打算计划的差不多了,喝了口茶,淡定的说道:“把手拿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慧庶主一脸惊愕的说:“你还会把脉啊?”

    文锦早就想好了措辞,不慌不忙的说道:“你不是知道我之前不爱出门,身体又不好嘛,久病成医,自然也就懂一点点,也就会把下脉,开药啥的还是一窍不通。”

    慧庶主也是信了,伸出了手,赞同的说道:“你以前不出门,如果还不琢磨下别的,怎么待得住啊。”

    文锦将手搭在慧庶主的腕上片刻,神色复杂,说道:“你猜的没错,真的有了。”

    慧庶主虽然也猜到了,但是听见如此肯定的话,还是心里沉了沉......

    文锦瞧着慧庶主低着头思索的样子,打破沉寂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个孩子打算怎么办?”

    慧庶主头脑里一片混乱,抬起头一脸的迷茫,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自从宋家不在后,我彻底断了对君主的想法,可是这个孩子不仅仅是他的,还是我的孩子。”

    文锦不想去干扰慧庶主做选择,只是提醒道:“你要想清楚啊,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早点做选择,不然等着月份大了就不行了。”

    慧庶主点了点头,回道:“我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瞒一两个月。”

    文锦摇了摇头,真心的说道:“这件事我无能为力,现在父君每天都来你这里,若是你假装生个病,还能瞒住几天,若是一两个月,真的是没办法。”

    慧庶主听了,也明白瞒这么久是不可能的,嘲笑道:“以前我好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总是怀不上,现在不抱有这样的念想,却来了,命运真是捉弄人啊。”

    文锦安慰道:“许是这段时间父君来这里的次数多,能怀上也实属正常。”

    慧庶主反驳道:“我才进宫那会儿,两三个月的专宠都是有的,就是怀不上,还叫了不少医师开方子都没用。”

    文锦听着很意外,感觉很不对劲,并不是自己阴谋论,而是不论慧庶主还是君主以前的身体怎么也比现在好,没道理以前怀不上,现在就行了,但是没证据的事,她也不会说出口。

    文锦看出了慧庶主的不舍,说道:“你要是实在舍不得,就留下吧,照着君主目前对你的态度,应该是会对这个孩子挺上心的。”

    文锦说的慧庶主也明白,就是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犹豫道:“让我再想想吧。”

    文锦看出来慧庶主的心不在焉,便告辞道:“那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我先回去了。”

    慧庶主将文锦送出了门口。

    三年一度的秋试拉开帷幕,都城里面人满为患,要么是来参加上午的文试,要么是参加下午的武试。

    秦玉帮宋非亦整理了一下袍子,送他出门去参加下午的武试。

    在秦玉心里并不想宋非亦去沾染这些,不过他有自己执着的事,秦玉恪守出嫁从夫的规矩,不管夫君想做什么,她都不会阻拦,只是到底意难平。

    看武试的人总是比文试多,因为文试是封闭性的,而武试则是开放的,所有人都可以为参试者喝彩加油。

    武试的地点是在校场,总共考三项:骑,射,阵,简而言之就是骑马,射箭,阵法。

    三项皆是第一的为武状元,很是难得,官职由君主钦赐,若只是单独一个项目名列前三的,被称为上士,平士,下士,上士入禁卫军,平士为城门守令,下士则是进入军中从中军做起。

    由于宋非亦从小跟着宋将军在边关,直到十三岁才回到都城,且他对此很有天赋,因此在骑射阵三项上有着非同一般的造诣。

    今日他并不想全部展现出来引人注目,毕竟他要做的是,暗地里更加好进行,因此,他仅仅在射着一项上拔得头筹,另外的故意发挥失常。

    很遗憾今年这一届并没有出现武状元,而武试被录取的九人则是:

    骑上士:贺云射上士:秦韭阵上士:何勇

    骑平士:曾龙射平士:杜楠阵平士:肖飞

    骑下士:何止射下士:马天阵下士:周鹏

    没错,宋非亦回都城后就把名字改成了秦韭,随母姓,非亦通非一。

    而其九人中,还有不少宋非亦的熟人,就像曾龙就是曾启的弟弟,周鹏就是礼部尚书周游的儿子。

    恰好分配官职时,本应该贺云,宋非亦和何勇三人被分配到禁卫军中,历来如此,可是其中估计有曾启动了手脚,将贺云的位置让曾龙替代。

    开始宋非亦并不知晓,直到三日后报道,宋非亦才看到来人不是贺云而是曾龙。

    名单已经上报,况且禁卫军本就是曾启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也只能暂时如此。

    不过对宋非亦来说这倒是好事,曾启是一个心思深沉的人,相反曾龙却是一个没啥算计的人,用别人形容他的一句话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说不定可以从他口中套出什么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