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盛极一时,年少执念

作品:《逆凤临朝

    宋非亦不敢转过头,她害怕见到秦玉的表情,害怕她会埋怨自己,更害怕他不埋怨自己,稳了稳心神说道:“姑娘,你认错人了。”

    秦玉满是眷恋的看着宋非亦的背影,坚定地说:“不可能,你就是表哥,别说你换了一张脸,就是化成灰,我也不可能认错。”

    宋非亦无奈,只能转过身,问道:“你怎么认出来的,就是我自己也不一定可以认出来。”

    秦玉靠近宋非亦,看着他那张陌生的脸,想伸出手摸一下,又担心男女之防,问道:“表哥,你还记得这里吗?”

    宋非亦看了看四周,一座普普通通的禅院,年岁估摸已经有点久远了,院里有一棵菩提树,树上的叶子已经全数枯黄,树旁有一个小池塘,里面养着些佛鱼,一阵风吹过,落叶晃晃悠悠飘飘然的落在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尽管景色很宜人,进门就能感到宁静之气,可是此处此景皆不在宋非亦的印象之中,说道:“我不记得我曾经来过这里。”

    秦玉眼中带有一点失望,不过也没那么迫切的想要他记得,带着宋非亦坐在院中的石桌旁,泡了一壶清茶,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记得了,可是难免带着一丝念想,万一呢。”

    她仿佛丝毫不在意宋非亦到底听了没有,自顾自的给他添了一杯茶,说道:“其实只要我记得就好了,那年也是这个时候,我避开婢女去爬树,不小心摔了下来,你就站在那树下接住了我。”

    宋非亦完全不记得还有这件事,只得挠挠头尴尬的说:“我真的不记得了。”

    秦玉温柔的看着他,说道:“我都说了只要我记得就好了。”

    宋非亦招架不住秦玉那温柔得可以滴出水得眼神,只能状若无意得把头扭到一边,可是隐隐约约得听见秦玉似乎在说着什么,转头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呢?”

    秦玉暗淡的低下头,苦涩的笑了笑:“没什么。”原来他真的不愿意。

    宋非亦在这里待了不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管是对不起还是什么,对着这个温柔婉约的女子他都说不出口,只能告别道:“我就走了。”

    秦玉不知这是多少次看着宋非亦的背影了,想着自己要不再争取一次吧,鼓起勇气,大声说道:“表哥,你带我走吧。”这是她唯一为自己争取的一次,尽管知道希望渺茫,还是想试试。

    宋非亦僵住了,并没有回头,只是说:“你该是知道我这番回来是做啥的,你何苦跟着我去趟那浑水。”

    秦玉看见宋非亦并没有直接拒绝她,心里有一丝希望升起,激动的说道:“我不怕,若是我的长相原因,我也可以在自己脸上用刀划一下。”说完便想进禅房找匕首。

    宋非亦听着脚步声,连忙转身把秦玉拉住,耐心劝道:“你不要这样,以你的才情,就算不在都城,去其他地方也能找个心意相同的男子,和和美美的过完一生。”

    秦玉哭着一直摇头,用从来没有过的声音吼道:“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自从你在这树下接住我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可能了。”

    秦玉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蹲在地上,双手环膝的念叨道:“你不知道当我知道我以后会成为你的妻子时,有多开心,我每天都在盼着长大,你也不知道我曾经多少次在你背后默默的看着你。”

    宋非亦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都没有发现秦玉什么时候蹲了下去,他说不知道该拿这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女子怎么办。

    还是不忍她跟着自己,冒着随时丧命的危险,劝解道:“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你什么时候忘了我,什么时候去寻找一个一心人也很好啊。”

    秦玉抬头满含深情的看着宋非亦,说道:“你不在了,这里便是最好的归宿,我爹本不打算让我离开帝师府,是我执意如此,这个地方也是我选的,因为这里有与你少的可怜的回忆。”

    她双手紧紧抓着宋非亦的衣袖,生怕他将她丢下了,说道:“你还在,你身边才是我最好的归宿。”

    宋非亦看着秦玉,想到对不起她,终是不忍,把他眼泪擦掉,说道:“我现在不可能三媒六聘把你娶回去。会委屈了你。”

    秦玉开心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什么也不要,在你身边就好。”

    宋非亦再院里等着秦玉把东西收好,一起离开。

    宋非亦和秦玉在都城的偏僻处买下了一座小院,第二天便办好了一个小的喜堂,虽是简陋,但是喜烛婚服一类必须的,一样的没有少,全程婚礼只有新人两。

    秦玉很高兴,多年所愿终于实现,宋非亦看着揭开喜帕含羞带怯新娘子,只是不讨厌,还有着怜惜,只对着她说了一句:“委屈你了,我会对你好的。”

    洗梧阁内,桑竹还未进门,远远的就看见芸娘在同桑竹打招呼,这段时间一来二往中,芸娘和桑竹早就熟得很。

    桑竹对着文锦行礼道:“公主安好。”

    文锦对着熟悉的人也一点都没架子,说道:“桑竹来串门啊,你家庶主都不来看看我。”

    是的,慧侧主自从降成慧贵妾之后,君主连连在紫云阁歇了一个多月,,半个月后就由被封了慧庶主,如今还是夜夜都宿在紫云阁。

    桑竹也是摸清了文锦的脾气,直接笑着说道:“这不是让我来请公主嘛。”

    芸娘在旁边开玩笑啐道:“怎都不见你家庶主过来啊,劳我们公主跑一趟。”

    桑竹压低声音,说道:“我家庶主好像有喜了。”

    文锦正了正神情,问道:“是真是假?”

    桑竹脸上带着沉重说:“十有八九是真的。”

    文锦又恢复开始的神情,调笑道:“你家庶主是长辈,我还是去吧,父君还天天在那里呢,莫要告我一状。”

    桑竹同样恢复神情回道:“哪里的事呢,庶主天天念着公主的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