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旧人相识,武氏复起

作品:《逆凤临朝

    面前这个名叫芸娘的姑娘,是李笙在江南治水后爆发瘟疫救下的姑娘,长相虽是普普通通,但是做生意是把好手,两年来她所做的生意布满全国,还建立了一个情报系统,手下的能人不胜其数。

    芸娘看着这个陌生的面容,愣愣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唬我呢,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

    芸娘回过神来,激动的握着文锦的手说道:“上次你来听雨楼我并不在楼中,后来看了信,怎么都不敢相信,但是不管怎样,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试,万一是真的呢。”

    文锦听到这也就明白了,心下感动,还是生气得说道:“你也不该这么进来啊,荣贵主可不是一个善茬,如果这次我不在,你可不是真的会被晒脱一层皮。”

    芸娘笑眯眯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常年习武之身,哪有那么娇贵,其实我本打算夜探皇宫的,可是我对皇宫不熟,又找不到你住哪,就算找到了,也不能就这样偷偷摸摸得吧。”

    芸娘用一只手托着脸,放松的说道:“这下过了明路,把柄可就不在别人手里了。”

    文锦听着也是这么回事,说到:“知道,就属你心思缜密。正好你来了,不然我这什么人都用不了,没一个自己人,想听听宫外的消息也找不到法子,你外面的事可安排妥当了。“

    芸娘拍了拍文锦的手,示意不用担心,说道:“外面都好,就是尚书府也有百姓一起埋了,没有让他们落得暴尸荒野的结局,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

    文锦心里负罪也没有那么多了,说道:“现在不急,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有没有引人怀疑,不能贸然去,上次找你那晚将军府的宋非亦可是追了我好几条街,若不是中途有事,你就见不到我了。”

    芸娘担心又带着些许噌怪道:“那你可有受伤?以后别这么胡闹。”

    文锦顺着芸娘点了点头,转而询问道:“听荣贵主说将军府出事了,这事可是真的?”

    芸娘说到:“这事听说了,也不知是真是假,传闻是将军府意图谋反,从将军府里搜出了证据。现下将军府里一干人都被收押了,镇守西陲的宋将军已经被押返回来了。”

    文锦不敢置信,说道:“将军府谋反,怎么可能,挂帅四十几年,没道理不想名垂青史去遗臭万年啊,你可知去交接的是谁?”

    芸娘回答道:“据说去交接的是武侯府的大公子武尚。”

    文锦诧异道:“武尚一个绣花枕头,君主是糊涂了吗,放着一名良将不用,去用那种败类,武侯府也就武侯出息,他那一双儿女都不知道怎么养出来的。”

    突然想起可能芸娘不知道他女儿是谁,解释道“刚刚那荣贵主就是武侯的女儿,难怪看上去春风得意。”

    芸娘撅了撅嘴头,不以为意回到:“你也别想的太好,说不定君主真糊涂了,不然你尚书府众人怎么满门抄斩了,不好说将军府这事还有君主的手法呢。”

    听到这话,如果换了以前的李笙一定会让芸娘慎言,不可议论君主,可是遭遇灭门的她,再也拾不起那种真心,也就默默的不说话。

    文锦想到什么似的,说到:“我看慧侧主挺好的,很合我的脾气,如果可能的话,保她一命吧,也算是对将军府的一种补偿,不要步我尚书府的后尘。”

    说完便朝门口喊道:“蔓草。”蔓草推开门进来,行了行礼,问道:“公主,何事?”

    文锦吩咐道:“芸娘以后就是我们洗梧阁的一等侍女了,你去按照你的份例,给芸娘安排一下,随便去打听一下慧侧主的情况,把她请来洗梧阁一趟。”

    蔓草回了下是,看了看芸娘,带着一丝敌意,想着自己侍候了公主多年才得到一等侍女的身份,这个所谓的芸娘才来,就跟自己平起平坐了,满心的不甘心。

    想着很是奇怪,自从公主落水之后,这性情变了大半,都开始塞人分权了,以后还是更加尽心,莫不要芸娘越过了自己去。

    正当芸娘和文锦商量以后的计划时,听见侍从报了一声:“慧侧主到。”

    文锦就并着芸娘一同走出去,对蔓草说:“你先带芸娘去熟悉下洗梧阁,我同慧侧主有话要说”

    蔓草回到:“是,云姑娘这边请。”

    芸娘知道当着别人的面不能乱来,摆出了侍女的身份,对着文锦行了礼,同蔓草离去。

    文锦这才对慧侧主说:“侧主,里面聊吧。”

    慧侧主跟着文锦进了房,还不等文锦说话,便哭着对文锦说道:“公主,请您救救将军府吧,您是君主最喜欢的女儿,你说的话君主一定会思量几分的,只要君主肯查查实情就好,只要公主能帮我这个忙,以后我便视公主马首是瞻,给公主当牛做马。求求您了。”说完就要跪下去给文锦磕头。

    只见文锦连忙扶着慧侧主在桌边坐着,拿手帕帮慧侧主擦了擦眼泪,说道:“侧主,不用这样,听我把话说完,看侧主这样子怕是去君主那里求情了吧,可是见到了君主?”

    慧侧主边抹眼泪边说道:“我并没有见到君主,我就知道这件事荣贵主没有骗我。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只好跪在乾清宫门口磕头给君主求情,希望君主能看在这么多年的份上见我一面。”

    一听便知道这件事有君主的手笔,不然慧侧主只怕早就在天牢了。

    文锦整理了思路,说道:“事已至此,想来君主是不会见你了,不管这事,将军府是不是冤枉的,只要君主认定了这是事实,那谁都没办法,我更没办法,后宫不得干政,女子不得入朝,这是铁律,你可记得尚书府得下场,所以只有保全自己,以图将来。”

    慧侧主失魂落魄的说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文锦看着慧侧主带有期盼的眼神摇了摇头,就看到眼中的的光一下子就灭了,最终还是不忍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保全你自己,能帮你把宋非亦摘出来,其他就只能听天由命,你可愿听听?”还是想给将军府留一条血脉。

    慧侧主眼中的光重新燃起,赶紧说道:“公主请说,能保全一个也好,能留下一人,我宋家也不算断了香火,只要我能做的,我定会不惜一切代价。”

    文锦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可能会白送了这个在宫中难得还有本心的女子一条性命。看着她那期盼的神情,还是告诉了她,做不做就看她自己了,随后在她耳边把计划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