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将军府危,贵主生辰

作品:《逆凤临朝

    起初文锦只是想把几个主位以上的主子请过来,方便探探他们什么想法,也好了解以前文锦在宫中的来往情况,没想到君主会下令,不过正好方便了文锦行事。

    从洗梧阁开了殿门后,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人,三两成群,在花厅随意走走,花厅的中间搭了一个戏台子,还是从宫外专门请进来的。

    出了门便是一个小花园,流水,凉亭,假山,还隐隐闻到一缕缕桂花香,闻香寻去,走过一道拱门,满园的桂花争相开放,花瓣随风飘落,这景象胜过人间无数。

    只见闻香前来的众人窃窃私语道:“以前仪贵主还在的时候,就没一人能进来这洗梧阁,竟不知里面是这等风采,今日算是开眼了。”

    另一位接声道:“荣宠可谓不是假的,就在这宫里,这儿也是独一份的。”

    只听背后出言呛声:“这有什么,还不是命比纸薄,再好的东西也要有那个福分去享受,她就是没那个命。”

    众人转身,就看见荣贵主带着贴身侍女一脸高傲的站在那里,满眼的妒忌藏都藏不住,可她荣贵主也不屑藏着掖着,众人随后着全礼跪下双手交叉放于额头之下叩首请安道:“荣贵主安好。”

    荣贵主看着面前这些恭恭敬敬的人,不屑道:“起来吧。”

    回到花厅,午膳已经在桌上了,文锦从在座的来人脸上一一扫过,从他们所坐的位置,已经把所有人都对上号了。

    文锦端起酒杯向众人致谢道:“今日本宫生辰,承蒙君上恩宠,才得各位赏脸祝贺,诸位自便,若有招待不周,还请海涵。午后还有戏文可听,各位可一同前去。”说完便将杯中的酒,本想一口喝完的,想来以前文锦该是不能喝酒的,于是改作微酌一小点。

    然后众人接而站了起来庆贺文锦生辰。

    然从各位逐渐放松后,不久便有人开始攀关系,挑起话头。慧侧主侧身道:“公主身体可安好了?”

    文锦想起慧侧主上次送来的上等蓝田玉,应是费了一番心思,微微一笑,真诚回道:“已大好了,侧主不用挂心。蓝田玉我很喜欢。”

    慧侧主羞涩的笑了笑,说道:“公主喜欢就好,公主以后还是当心点。”

    还不等文锦回话,就听见荣贵主狭促的声音响起:“慧妹妹对公主可真关心呢,啥时候也能来关心关心本宫呢。”此刻花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慧侧主故意说道:“荣贵主哪里轮得到妹妹我担心,谁知道会不会把自己命给担心没了。”

    荣贵主像是没听太明白一样,说道:“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哪能让妹妹如此担惊受怕。”

    慧侧主瞬间从狼变成了小绵阳,邻家妹妹似的笑嘻嘻得说道:“得姐姐见怜,妹妹却之不恭了。”

    一口气怼的容贵主不上不下的。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眼又笑得娇媚了起来。

    眼中带着看好戏的情形,对着慧侧主说道:“我本该体恤妹妹,可是有的事怕妹妹一直蒙在鼓里呢,想来妹妹可是好久没见过小将军了吧,不知近来可好?”

    慧侧主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涉及自己胞弟,再不愿搭话也还是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荣贵主装作吃惊的说道:“还以为妹妹心这么大呢,你爹娘都在押回都城的路上,小将军已经在天牢呆着了,这还能若无其事的在这里吃酒喝茶,原来是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是姐姐说漏嘴。”说完还故意捂了捂嘴。

    慧侧主听着荣贵主的话。每听一句脸色就白一分,直到最后面无血色,急声道:“此话可当真?”

    荣贵主得意的看着面容失色的慧侧主,想到这么多年斗得不相上下,终于出了一口恶气,说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去问问君主就知道了。”

    慧侧主一听,来不及告别就匆匆离去。

    文锦也没怪罪慧侧主的不辞而别,然后让大家不要影响心情继续。

    在这宴会中给她印象最为深刻的除了荣贵主就是慎侧主了。

    一个完全是自己作出来的深刻印象,除了刚刚和慧侧主那事,也已经有人将桂香园发生的那一幕告诉了文锦,对一个已经故去的人没留一点口舌之德,难怪她印象深刻。

    相反慎侧主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对谁也不亲近,对谁也不陌生,这样的人才是最危险的,咬人的狗不叫。

    况且她还是三储君勤王文治的庶母,要说长相勤王随了慎侧主,男生女相,甚是风流倜傥,颜若貌比潘安,这性格就不知道随了谁,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若这不是三储君的本性,那就是装的极深,这样的人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不然稍有不慎,就是致命的结局。

    午后,文锦装作恰巧走在荣贵主的旁边,说道:“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如果父君知道你有人在他身边,你觉得会怎么样?”

    荣贵主毫不在意道:“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如今就剩我的哥哥是武将了,他还得倚重我武侯府呢。”

    文锦满含深意的勾了勾唇说道:”是吗。”不再多话,便大步朝前走去。

    在戏台前,已经准备完毕,班主将戏单递给在座各位贵人,一人点了一出戏。难得的和谐。

    最后班主领着各位台柱前来谢恩贺文锦公主生辰时,听见容贵主又作妖了,原是一个姑娘不小心冲撞了荣贵主,之后荣贵主罚了她在烈阳之下跪着。

    文锦作为主人,不可避免的出门去询问下这件事,令文锦吃惊的是这个姑娘居然是她。

    随后,文锦替这个姑娘求情道:“荣贵主何必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呢,受过教训就好了吧,今日本宫生辰,可否看在本宫的面上饶了她?”

    荣贵主想到这次生辰宴还有君主的意思,不给文锦这小贱人的面子可以,不给君主的面子就得不偿失了,于是便说:“那是自然,公主既然给你求情那就是你的造化。”

    文锦对着这个姑娘说道:“还不快谢谢荣贵主,你这般毛毛躁躁,也该学学规矩,就这在这里把规矩学好了再走吧。”

    这个姑娘毫不疑惑道:“多斯荣贵主,多谢公主。”

    此后这个姑娘跟着文锦回到了洗梧阁,回房只留下这两人把门关上,文锦说到:“芸娘,你怎么来了,我本想下次抽机会再出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