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达成交易,红颜薄命

作品:《逆凤临朝

    寓意身体得以回转,三阶则是茯苓,寓意扶伤得初,而上中下三品皆以紫色,绿色,蓝色丝线区分。

    不仅医师如此,文武官也是如此,唯一的区别是文官腰带是猫图案,武官是虎图案,寓意猫虎皆一家,同为君主效力。

    君主则为红黑两色龙纹袍,红取赤诚之心爱民如子,黑取沉静威严遇事多思。

    而宫中的侍从侍女皆以颜色定为三等,一等紫色侍服,侍女着双挂髻紫色飘带,二等绿色侍服,侍女着双丫髻绑绿色丝带,三等是蓝色侍服,侍女梳双平髻带蓝色绒花。

    李笙正想得入神,被蔓草说的一句话惊醒:“公主,好了。”

    李笙这才发现镜子里的女子不再是原来的面容,而是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顾盼生姿,眼角一枚泪痣,秀挺的瑶鼻,粉腮微晕,樱桃小嘴不点而红。

    头上是飞仙髻插着两只碧玉簪子,身着米白色素山茶衣裳,腰上系白玉环佩。看上去端是一副真真的美人儿,不过那枚泪痣尽显薄情。

    走出殿门,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

    李笙回头看见阁上挂着匾额,上书“洗梧阁”,心下乍然,洗梧阁是文锦公主的居所,文锦是君主的第七个孩子,也是最小的一个,是君主最宠爱的仪贵主所生。

    据说仪贵主是君上游历泉州时所带回来的女子,带进宫便封了仪主。

    按常理来说,后宫封主是由姬,妾,主及君后一阶一阶上升,且君后一位,主,妾,姬都是分为庶,侧,贵三级,主各级四位,妾和姬没有规定。

    臣下之女进宫则是由妾为启封点,和亲而来的则是主为启封点,其他便是姬了,且在侧主才会有荣得封号。

    这名女子一进宫便得了仪主。位分封号都是不符合规矩的,这种事前所未闻,当时据说还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君主一意孤行,臣下血谏都没有效果。

    也是红颜薄命,一年后生下七公主文锦便去世了,众人皆想,幸好是生下女子,若非君主之位便再也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所说文锦公主才是真真儿的掌上明珠,除了君主之位,不管什么只要她想,君主都会给她。

    李笙,对了,现在是文锦了,她想到这就抑郁不平了......

    男女之分就这般重要,想她尚书府一百三十七口人,由于她的女子身份赴了黄泉,可是她所做的功绩比朝上所有人都多,所有的功绩都没能让尚书府免于一难,哪怕是一人也好......

    说道这,文锦突然想起,还不知今日是何时,会不会那些事都还没有发生,心中有了一点激动,若是都没有发生的话……随后向后招了招手。

    蔓草走上前来行万福礼,低声问道:“公主何事?”

    文锦假装随口问道:“今日是何月份了?”

    蔓草觉得现在的公主做事让人摸不着头脑,还是回答道:“今日顺治十三年季夏初三啊。公主不是昨天才问过吗?”

    文锦一听这个数字,差一点便忍不住眼泪,蔓草的后面那句话也没注意听清......

    顺治十三年便是今年,君主上位十三年,国号顺治,季夏初三,尚书府被斩之日是季夏初一,于是今天是行刑后的第三天了。

    文锦眼中流露出失望,果真无法事事如意,不过尚书府的仇,她是会报的,等着吧!

    介于想起尚书府的惨案,文锦有些受不住,微微颤声说:“走吧,回洗梧阁,我累了,想睡会儿。”

    蔓草虽然对公主醒来后有的行为不解,但也守住本分没有多问,只答了是就回了。

    回到洗梧阁,文锦把他们全都遣出去,便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文锦原来的身体就不好且多思,最终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月色高起,她和衣起身坐在床头,终于认清了事实,回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没有找到任何头绪,不过父亲最后的神情又在提醒着她什么……

    既然找不出,便暂且放置,总有一天会露出马脚,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双目无神得透过帷幔盯着角落里放着的白玉瓷器花瓶,她在为自己的以后做着打算......

    身处宫中,这些对尚书府的悲思与同情都不容表现出来,但是既然我已重来我必将为尚书府报仇,可是这该如何做才好呢?

    枯坐一夜未眠,只听见推门声响起,看见蔓草招呼侍女走进来,亲手挂上帷幔,说道:“公主,你醒了,君主昨日来看过公主,只是公主在休息,君主便没让我们打扰。”

    文锦心想:果然是最喜欢的女儿,从来没有地方能让君主吃了闭门羹,文锦倒是一个例外。

    “等下早膳后,公主可要去看看君主?”蔓草见文锦并没有要有何表示,便试探着提议道。

    听见蔓草的提议,张口就想拒绝,但转头一想,迟早会见的,早一点也好,便回:“吃完早膳去吧。”

    在去乾清宫的路上,文锦心绪不宁,恨不得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

    她不知该怎么去面对君主,之前她对君主鞠躬尽瘁,无一点不臣之心,仅仅因为女子身份,落得如此下场,说不埋怨是不可能的.

    如今,这具躯壳是君上的女儿,对这个女儿,文锦所了解的是君上很用心,并且原本这个身体对君主有着血缘牵绊,她不知还该不该报仇?

    尽管是这么希望的,但是路也永远不会变长,转眼间便到了乾清宫,听着侍从一步一步报着文锦公主觐见,突然之间文锦发现皇权是真的很高,就算文锦那么受宠还是要一步一步按照程序觐见。

    看见君主的贴身侍从何大总管开门迎着文锦进去,躬着身伺候文锦,小心客气,这才感觉到身份是如此重要,何大总管来到尚书府宣旨时的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完全在眼前这个人身上看不见。

    进门听见君主说话的语气同以前的威严完全不同,君主面带笑容慈爱的说道:“锦儿,来这里给父君看看身体怎么样了,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即使文锦很想当着君主的面替尚书府不平,可是她不敢了,因为她知道这样很有可能会激怒君主……

    想到以前做错一件事以尚书府一家为代价,如今不能再连累其他人,就算现在是文锦也不敢冒着洗梧阁一阁人的风险去赌君主对文锦的父女之情,她怕了。

    于是守规矩的跪下双手叠在额下叩首请安道:“儿臣已无碍,谢父君关怀。”

    君主看着一如既往懂规矩的女儿,却总觉得语气中带有疏离,不似往常,询问道:“锦儿,怎么了,是不是父君只是罚荣贵主闭门思过,生气啦。”

    本来这两天事情都还没什么头绪,暂时忘记了荣贵主的事。

    听君主提起,自己都不免心寒,闭门思过,心爱女儿的一条命就值闭门思过四个字,也不知真正的文锦若是知道就换得这个结果,到底该多难过和失望......

    但是文锦并没有表现出来只答道:“父君已经为女儿做主了,女儿怎么会生气。”

    君主看着文锦还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语气也没有半分亲近,心知这件事让她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