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还君明珠,凤逆回朝

作品:《逆凤临朝

    随着囚车的来临,本来晴朗的天空雷声阵阵,转眼倾盆大雨洗刷而来,围着囚车的百姓无一人回家避雨,全都凄哀的跟着囚车一步一步的向断头台走去。

    今日要血祭铡刀的不是贪官污吏,也不是江洋大盗,更不是黄孙贵族,而是尚书府一家,满门忠烈。

    尚书府公子李笙,不,应该叫小姐了,尚书府小姐李笙因为隐瞒女子身份,入朝为官,欺君罔上,连累尚书府一百多口人同赴黄泉。

    然女扮男装入朝为官并不是她的本意,而是三年前,尚书大人也就是她爹因为被人陷害丢失机关要塞图,乃至邻国墨朝挥师南下,夺了我朝几座城池。

    依律尚书府一家必得连带之罪,无一人可得幸免。除非能有本家子弟抵御外敌入侵或许可以有所缓和。

    也不知是何缘由,李笙这三代出来的男子都不太是个读书习武的材料,唯一在此等方面有天赋的却是一名女子。

    因此李笙迫于无奈女扮男装参加了当月的文武双试,拔得头筹,前往边疆,将墨朝城池连取五座的时候,墨朝投降,戴罪立功,保得尚书府一家。

    三年来,李笙做过不少事,也已经将尚书府的那件事抹平了,正打算辞官,安安分分的做一名女子,待嫁闺中。

    然而天不遂人愿,有人将她是女子的身份捅到了君主的面前,君主震怒!

    ……

    李笙穿着血迹斑斑的囚衣,回头看着这被她连累的一百多口人,准确来说是一百三十七口,里面有从小心疼她的祖父祖母,也有对她一向严苛的爹娘,还有不怎么合得来的哥哥姐姐......

    大的小的,看着他们脸上显露的不安,惶恐,害怕,低声的哭泣声传入耳中,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痛哭……

    李笙深感愧疚,在断头台上,她转过身,众目睽睽之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静默片刻......

    她向着尚书府的众人说道:“是我李笙对不起大家,连累了大家,对不起。”说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朝着他们,标标准准的磕了三个头。

    起身时只看见李笙额头上红肿了一片。

    本来三年前就该来这里的他们,因为李笙偷的了三年的时光,再者本就不是小姐的错,小姐却同他们道歉了,还能再说什么呢?

    他们恨得只是举报之人和尚未查出陷害尚书大人的那个人。对于这两个人,恨得牙痒痒,若是知道是谁,定会上去把他活剥了。

    监斩官是大将军府的宋非亦公子,长得是一派妩媚风流之姿,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满是多情。

    除了他和在宫中的姐姐,大将军府的所有人都在边关,宋非亦也清楚他就是质子,防止他家里领着兵权造反的质子。

    他其实极为欣赏李笙,他也很想保她一命,直到拖到行刑前最后一刻,也没见有任何人前来,只见他拿起一块斩牌转过身,将斩牌往后一扔,沉重的说出两个字:“行刑。”

    李笙听着送行官用酒祭刀时,听见父亲的声音响在耳边:“阿笙,是爹信错了人,直到今日才看清楚他的为人,对不起。”

    听着父亲的话,李笙猛的转头看向父亲,感觉他好像知道了陷害尚书府的是谁。只见父亲神色落寞而又显露出恨意的看着西北那一片。

    李笙心中升起无限的恐慌,西北方向……都城的西北方向是……储君府。所有储君都住在西北方向。

    在李笙正打算再问点什么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血从身体里涌出来的时候,知道时间已经到了,心里暗暗想到:若是能重来,我定会查出到底是谁。

    断头台上被血水染红,随即雨下的越来越大,像是尚书府的血不应该染红断头台一样,将血全部洗刷掉.

    宋非亦静默片刻,转身走出监斩台,在尚书府死去的众人面前,诚挚的鞠了三躬且看着百姓跪成一片,想道:还是有人记得她的。

    李笙再也看不见这一幕了,她在自己意识逐渐模糊时,感觉自己在飘往一个地方,但是不知道是哪里。

    李笙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粉黄色的帐幔,暮色微凉。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摇。

    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身下的床榻舒适无比,那繁复华美的云罗绸如水色荡漾的铺于身下,看着单薄无比也柔软如斯。

    不时飘来一阵紫檀香,幽静美好。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

    不一会有小婢进来,脚步声却极轻,谈话声也极轻。

    看着李笙已经醒了,赶紧朝李笙走过来尽管步子极快,但也看着极有规矩,就算着急,语气也是轻柔,不叫人感觉一丝聒噪道:“公主你终于醒了.。”

    “零露赶紧去叫医师过。”说时面上还带着担心夹杂着一丝害怕。

    一个约莫十一二岁一身绿色侍女服,用绿色丝带绑着双丫髻的女子答道:“是。”伏了伏身,转身出去。

    不一会医师便来了,看上去也才弱冠之年,身着白色复活草衣襟长衫,样貌清秀。

    他上前垫了一方丝帕,把了把脉说道:“公主已无大碍,休息一下就好了,臣告退。”零露把医师送出了门。

    留下那个侍女穿着紫色侍女服,梳着双挂髻,戴着紫色飘带,立马跪下说道:“奴婢有罪。”

    李笙不动声色,似漫不经心问道:“哦~,有何罪?”

    紫衣女侍伏身微微回道:“今日奴婢听公主令去给君主送参汤时,忘记吩咐人跟着公主,乃至公主被荣贵主陷害落水,奴婢担不起恭谨二字。”

    李笙想了想还不知这是什么情形,以及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于是旁敲侧击,语气陡转,沉声问道:“你可记得本宫赐你名时曾说过有何期盼?”

    锦朝侍从侍女都由主赐名,一般会带有某种寓意。

    紫衣侍女一听,凉意从脚冷到头,越发向下伏身,浑身颤抖,颤声回道:“公主赐奴婢蔓草二字,与当时一同被公主选中的还有清扬和零露两人。”

    紫衣侍女顿了顿,才慢慢接连说道:“说此三名取自《诗经》野有蔓草篇,希望奴婢三人可以恭谨和顺。”

    蔓草感觉似乎自己这次犯的事大了。

    李笙静静的听着,想到原来叫蔓草,刚刚那个是零露,那就还有一个清扬了,然后微微沉默片刻,声音不带起伏的说道:“原来你还记得,那你可还记得跟了本宫多久了。”

    蔓草不知公主到底打算如何发落自己,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有七年了。”

    李笙想着目前差不多得了,多问起疑。便缓了缓说道:“七年了,这七年时间足够抵消你犯下的这次大祸,切记不可再有下次,人的七年可不多,来吧,扶我起床去外面走走。”

    蔓草的一颗心终于落到了地上,欣喜的说道:“奴婢叩谢公主隆恩。”起身扶着李笙,穿衣梳洗。

    李笙一边配合着梳洗,一边在脑海里整理信息。

    目前只了解到这个身份是一个公主,还是本朝公主,那就好,不在本朝,我该去找谁报仇呢?这可是天助我也啊!

    看这装饰,似乎还挺受宠的,这才是能在枕边吹风的好处!李笙对以后的日子有了期待,眼神深邃,嘴角勾起玩味的笑。

    在这里,自己还有所了解,毕竟生活了那么多年,单说这里的等级制度也是有严格的要求。

    在锦朝,官员分为三阶,从高到低是一阶,二阶,三阶,每一阶分为上中下三品,共九个等级,且官员分为文武医三种。

    医是不用上朝的,他们统一身著白色长衫,唯一区分品阶的是衣襟上的图案丝线颜色,一阶长衫通用复活草为衣襟图案,寓意起死回生,二阶通用当归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