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吃货虎莽的小幸福

作品:《赘婿为王

    “老公,我和虎莽发现好东西啦!你看!”

    谢雨霏和虎莽满心欢喜的跑进来,每个人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苏飞看见她们手上的东西笑道:“不错,真的淘到宝贝了?”

    谢雨霏手上的是一套八品战甲,与苏飞拥有的水犀甲同级,名为碧麟甲。

    虽然碧麟甲的防御力要比水犀甲稍微差一点,但碧麟甲有一个特性就是它在受到攻击之后会利用空气中的水分子进行额外卸力,也就是说周围的水分子越多,空气越潮湿,碧麟甲的防御力就越强。同时碧麟甲会利用周围的水蒸气自我清洁,在毒败沼泽里有了她谢雨霏就在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变得脏兮兮的了。

    这套碧麟甲和苏飞脚上的凌风靴一样,是用可以化形的材质锻造而成,所以完全可以当成一套内甲贴身穿戴。

    至于虎莽手上的是一对密封严实的丹药,而且虎莽还在丹药旁边找到了相应的丹方。

    从说明上看,是名为轻灵丹的八品丹药,在吞服之后能一定程度减轻人体的重量,使得服用者不再需要担心因为体重而陷入毒败沼泽的泥泞当中。

    这两样东西简直就是为毒败沼泽量身定制!

    谢雨霏激动的眼中星光闪烁,苏飞有一套水犀甲,虎莽也有一套魁星前辈送的八品铠甲,只有自己暂时没有,她看到这套碧麟甲的时候眼睛就已经彻底拔不出来了。

    “老公……”

    “行了,老公又不是小气的人,想要就自己拿去认主。”

    “耶,老公最好了!”

    谢雨霏抱住苏飞主动献上一记香吻,然后就笑嘻嘻的跑到一边进行认主。

    苏飞一从虎莽手上拿出一瓶密封的丹药,扯开封条,立刻从里面问道一股淡淡的八品丹药的清香。

    居然真的没有坏!

    闻到丹香的虎莽也激动起来,相比碧麟甲她其实更喜欢这个东西,因为有轻灵丹在她就能随时随地恢复自己原本的形态,不用再担心体重导致会陷入沼泽的问题。

    “我先来试试这个丹药。”

    苏飞从瓷瓶中倒出一小颗轻灵丹,先仔细观察。这是一种墨绿色的丹药,上面有漂亮的草花纹,从丹香的弥散程度上看应该还有药效。

    捏起这可丹药吞下,苏飞仔细感受体内的变化,随着丹药在胃部缓缓融化并将药气扩展到全身四肢百骸,苏飞感觉身体立刻变得轻盈起来,他忍不住原地打出一套苍天霸拳,无论是出拳的速度还是其他都有肉眼可见的提高,这种爽快的感觉让他当即想要大叫三声。

    虎莽见苏飞这样也笑嘻嘻的吞下一颗,在她的感应下身体果然开始变得轻盈,原本九十多斤的体重被削减到只剩下三十多斤而已,几乎变成之前的三分之一。

    “吼——”

    虎莽立刻脱下衣服变会一直硕大的白虎,原本四百多斤的体重此刻也不过只剩下了一百多斤,加上她本身有前后四肢虎爪着地进一步分摊体重,估计在沼泽地里也应该能如履平地。

    “这东西真是太好用了!”

    变成白虎的虎莽在房间里跳来跳去,不断适应身上令她可喜的变化。这种状态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直轻灵的小猫,在也没有了之前沉重厚实的感觉。

    苏飞也很兴奋:“这轻灵丹你们找到了多少颗?”

    虎莽把自己储物手镯中的轻灵丹拿出来摆在地上,嘻嘻笑道:“好几百颗呢!”

    虎莽恢复猛虎形态之后体重较大,轻灵丹吞服一颗药效大概能维持一天左右,苏飞和谢雨霏维持的时间会更长,几百颗绝对够三个人使用很长一段时间。

    将所有房间搜索完毕大概花费了两个多小时,但是收获满满。此时也时近傍晚,苏飞、谢雨霏和虎莽三人从树屋上跳下之后,又花费几个小时将整片树林全部搜索一遍,没有发现任何能威胁到他们的东西。

    这里就是一片在普通不过的树林,没有对人体有害的植物,甚至连鸟兽虫鱼都没有,夜里除却屋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

    苏飞脱掉浑身衣物,大步跨进溪水最深处。他光溜溜的躺在小溪的河水里,任凭溪水将自己体表的污垢淤泥一点点冲刷干净,那种冰凉洁净的感觉让他人住大呼爽快。

    “爽!哈哈,真是比什么都爽!”

    躺上一会苏飞也在溪水中坐起身,捧起清水拍在自己脸上使劲儿的搓揉,脸上原本干结的泥块在清水润泽之后一点点被苏飞搓下。可惜就是没有沐浴液和洗头膏,不过能在沼泽地里洗上一个清水澡这也已经足够奢侈了,苏飞不敢在奢望太多。

    苏飞耳根子略微颤动两下,洗脸的动作也稍微放缓。

    身后传来一阵轻盈的响动,这是脚踩在细小的鹅卵石上,让石子在脚下碰撞发出的咯咯哒哒的声音。从声音来看这个人应该赤着脚,而且动作也很纤柔。

    一只略带冰凉的的玉手抚上苏飞强壮的脊背,随后说一声千娇百媚的俏笑:“老公,让人家来帮你洗吧。”

    苏飞知道是谁来了,他头也不回伸手直接从肩头握住那双纤手,笑道:“这么明目张胆的,就不怕虎莽看见?”

    “虎莽才没那么不懂事,她已经不是刚开始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再说人家现在有自己想干的事情,不会过来。”

    谢雨霏从苏飞肩头探过脸轻轻在苏飞脸颊上吻上一记,故意对上苏飞的耳根子吹起枕头风:“老公你就让我陪你洗吧,好不好?”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同意了哟!”

    没见苏飞拒绝,谢雨霏欢天喜地的就在苏飞身后的溪水中坐下,手里的毛巾在水里扑腾两天沾湿之后,就在苏飞背上搓揉起来,这手法简直可以用销魂来形容。

    将苏飞肩膀和手臂搓揉感觉,谢雨霏有指使道:“老公你趴下,我给你搓个全身。”

    苏飞正闭目享受,也懒得去想太多直接趴进水里,双手交叠垫在下巴下方,溪水刚好没过苏飞的脸颊,却又不至于漫上苏飞的口鼻。

    谢雨霏将毛巾叠成方形并拧去多余的水分,雪白的右腿一个横跨直接坐到苏飞身上开始从上到下自己的给他开始搓揉。

    “嗯?”谢雨霏坐上来之后身上突如其来的滑腻让苏飞一阵心神荡漾,忍不住笑道:“好你个小狐狸,又打什么坏主意呢,居然光着屁-股就过来?”

    “嘻嘻,我可不只光着屁-股哟,再说还能打什么坏主意,人家就是过来想找你要吃的,不行吗?”

    “要吃的?我能有什么给你吃。”

    “讨厌,明知故问!”谢雨霏嗔怪的在苏飞背上轻轻拧上一下,然后赶紧又开始用清凉的溪水帮他搓揉起来。

    “老公,你看我手法好不好,舒服不?”

    “舒服啊,当然舒服,你这又是去哪学的,难道海阳市里还有澡堂按-摩培训班?”

    “老公你太讨厌了,人家还不是为了讨好你!我这是看视频自己学的。”

    “你说你呀,有这时间不多修炼两小时,学这种东西干嘛,没啥用。”

    “怎么没用,可以帮老公洗澡呀,这不就用上了。”

    “……我说不过你,行了吧。”

    “看人家今天表现这么好,老公你可得好好犒劳犒劳一下人家才行。”

    “看你表现咯。”

    …………

    虎莽正在另一边生火做饭。

    苏飞的炼空石内为这次储存了相当多的存粮和清水,足够三人使用三个月以上,但进入沼泽后因为没法生火,三个人只能被迫啃干粮,这可把小吃货虎莽馋坏了。

    虎莽现在看着眼前这一对燃烧旺盛的篝火还有插在树枝上的熏鱼干,止不住的猛-舔嘴唇,这还是当初在村里临走时施罗给他们带的特产,虎莽眼馋好久了,可惜没办法生火一直没机会吃。

    就算是苏飞和谢雨霏在小溪边把天掀翻了她也没精力去凑合,此刻眼前这几条烤熏鱼干就是虎莽的整个世界!

    熏鱼干在火焰的烧烤下已经开始向外冒出诱人的香味,苗家人的熏鱼干在制作之前就会用各种调料将熏鱼腌制完全,在做熟之后才会进一步风干,所以热上就直接能吃。

    “哇,好香呀!”虎莽两眼放光,她忍不住伸手过去从鱼肚子上撕下一小片鱼肉,火焰烫的虎莽连忙缩回小手。

    “呀,好烫!”

    “呜呜,不过好香啊,好好吃……”

    那一小片鱼肉虎莽三两口就吃完了,不吃还好,吃完肚子立刻开始咕咕乱叫,反而更饿了。

    虎莽捂住小肚子,嘟着嘴回头看向身后,溪水那边一片黑暗,零星传来水浪花花的声音,谢雨霏和苏飞显然还没洗完。

    “讨厌,苏飞哥哥和雨霏姐姐好慢呀,怎么还不来。”

    “呜呜呜,虎莽要被饿死了,怎么办……忍不住……”

    “要不,我先把自己的这份吃掉?嘻嘻,虽然雨霏姐姐说按规矩要等大家一起来才能开始吃饭,要不然不礼貌,不过苏飞哥哥应该不会说过我吧……”

    “不管了,饿死啦!”

    “苏飞哥哥雨霏姐姐对不起!虎莽要先开动啦!”

    …………

    “虎莽,你真是你……”苏飞和谢雨霏回来后看见火堆旁的虎莽,两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满脸油光锃亮的虎莽坐在地上,身边是满地残渣,原本属于她的那条烤熏鱼干自然是已经被消灭完毕,但属于苏飞和谢雨霏的两条烤熏鱼干也没能幸免,被虎莽席卷一空,现在只剩下一只鱼尾巴还在虎莽手里。

    虎莽嘟起小嘴满脸不好意思,把嘴里的最后一口鱼尾巴揪下来讪笑的递到苏飞面前:“苏飞哥哥,你先吃,我再给你们烤……人家饿了……没忍住……”

    此刻的虎莽就像是偷吃蜜糖的小老鼠被人抓了个现行,嘟嘟着小嘴满脸的不好意思,简直不要太可爱。

    苏飞忍不住伸手在虎莽的头上使劲儿搓揉两下:“想吃就吃,多大点儿。吃完了再烤就是了。”

    “不过雨霏姐姐说吃饭要等大家一起上桌才能动筷子,要不就不礼貌,不过虎莽不是故意的,实在忍不住……”

    “吃就吃了,在哥哥面前不用有那么多规矩。”

    “嘻嘻,苏飞哥哥果然是最好的哥哥!”

    虎莽忽然扑到苏飞身上,锃亮的大油嘴在苏飞脸上狠狠来上一下。

    谢雨霏倒也不吃味,只是又掏出几条熏鱼干重新架上开始翻烤,火焰将她的脸印的通红。

    虎莽好奇道:“姐姐,你的连怎么那么红,嘻嘻,是不是苏飞哥哥把你喂饱了呀。”

    “坏虎莽,你说什么呢!”谢雨霏瞪了虎莽一眼:“好好吃你的鱼,小心姐姐以后不给你好吃的!”

    “呜呜呜,姐姐你不爱我了……”

    苏飞:“……虎莽你这是从哪学的……”

    虎莽:“电视剧里啊,那些电视剧里的漂亮姐姐都喜欢这么说话,然后一说话那些帅哥哥就会原谅她们。”

    谢雨霏:“…………”

    苏飞:“以后这种电视剧你还是少看,好不好?”

    虎莽一脸懵懂,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好呀,我听话。”

    进入沼泽后半个多月,三个人没有一天睡过囫囵觉,今天终于是能好好休息一晚上。

    树屋的卧室里,苏飞让谢雨霏和虎莽睡在床上,自己则搬来几个书架再加一块从房间里拆下的门板制作出一个简易的床架,谢雨霏和虎莽很快相拥入眠,房间里传出轻微的鼾声。

    “这段时间真的是把他们累坏了。”

    苏飞没有直接睡着,而是从炼空石中掏出之前获取的那根玉简,又一次研究起来。从明天开始,冒险还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