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4章 归媤璐吃醋

作品:《黑狗修仙传

    三男一女四妖、对着眼前的数万灵眼,这下可算忙活了。

    沙四方化为巨大的裸背鲨鱼,张开大嘴,愣是噙了不下上万灵眼。

    邓小鲜嘴虽稍小一号,却也当仁不让。鱼嘴鼓鼓着,塞得满满当当,恐怕也不下五六千眼。

    四妖看着剩余满桌的灵眼顿时一阵挠头。

    卸掉鳖壳才勉强套上宝衣的帅鳖,一身光鲜,还踩着海龙靴子。本就被揍的大口吐血,再被宝衣一勒,是再也挺不住了,歪斜着鳖腿倒在了归媤璐的怀中。

    帅鳖萎靡对着靓龟说道“娘子,这么大堆,可是携带不便啊?”

    归媤璐搂着高自己半头的帅鳖,轻轻点了点头“是啊!是啊!这眼花缭乱的,看的娘子我心惊肉跳的。这得多少可怜的小龟,才凑了这么多灵眼啊?”

    谢二爷听得眼前一亮,抓住遮身的章鱼挺挺腰杆,“可不是吗?既然拿不走,不如存二爷这儿?”

    帅鳖瞪着谢老二,五毛一阵摇曳,“谁说拿不走了,娘子记得帮我推着点。”

    说罢,一把扯下身上紧身宝衣,委顿的身子,顿时化为一盘比壳妖老黑也不逞多让的,巨大绿沿儿王八来。

    被揍的更软上三分的鳖壳,随着吃力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冲着娘子和兄弟二妖说道“别愣着了,帮这点,塞哥哥壳里。”

    归媤璐心感不忍,俏生生的说道“帅鳖,你可刚刚吐血了。不急的,对了,不如娘子我化成龟?”

    “怕什么怕,要是再有几万灵眼,让我再多吐几口也是值得。”说罢,猛地吃力游在了灵眼堆上,缩回了脑袋,伸出羽手就往自己壳里划拉。

    邓小鲜看哥哥勇猛,也不暇多问,凑在了大哥壳沿上,把满嘴的灵眼吹了进去。

    龟壳里的帅鳖却是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帅鳖我这么有钱,看龟丈人还敢不敢撵我?”

    归媤璐小嘴儿一撇,连连摇手安慰道“不会的,不会的,咱爸爸,肯定见了灵眼大喜过望,非揍你帅鳖不可。”

    帅鳖撑的壳里满满当当,是再也动弹不得了,好不容易伸出了鳖头,呲牙咧嘴的傻傻怪笑着。

    赌场门口。

    好一个《佳人推鳖》,归媤璐抓住了丈夫两条后腿,任由伸着得意的六毛脑袋摇嗊唝着,两条羽手划拉着,向着洞口推去。

    归媤璐太开心了,不但赢了灵眼,还赢了一头模样古怪的英俊帅鳖,忍不住娇笑连连“呀!太好了,嘻嘻嘻!归媤璐满载而归,推着丈夫回娘家喽!”

    沙四方满当当的大嘴中,呜囔囔打趣道“大嫂,可惜没有小鳖崽子,要不你夫妻,肯定更拉风。”

    听得归媤璐连连点头,“三叔,看你说的,会有的。你说是不是啊?帅鳖。”

    幽母定海城中,出现了千年难见的一幕。这一幕看的众妖全都睁大了贼目,尾随着、跟着,恨不得游上前去一把掀开了鳖壳。

    可怎奈身在定海城,又忌惮鳖老婆,大庭广众之却下不得下手而已。

    邓小鲜游着还伸手瞄了瞄手指,却见代表老黑的那根细指,竟然有了焦煳之味儿。

    忍不住紧游两步,贴在了帅鳖脑袋前,呜囊着嘴,冲着大哥问道“大哥,咱也得意够了,可咱家四弟,还冰井里冻着呢?哎呀!你看看,这小指难道要消融?”

    随着话声,灯笼鱼嘴中跟着喷出了、不下七八颗灵眼,缓缓的向着海底落去。

    可今天灵眼实在太多,就算惜财的邓小鲜,也不觉得珍贵了。甚至连弯腰捡的力气、好似都比这七八颗灵眼更珍贵。

    尾随众妖雀雀欲试的再次靠近了些许,贼目圆睁着,看着缓缓落下的亮点。

    说道四弟老黑,帅鳖听得猛地鳖头一晃,撑的也是掉落十几颗,冲着邓小鲜说道“是啊!这次全靠了四弟,走!快去捞回老黑,也许还有得救。”

    说罢,冲着娘子喊道“娘子,找准了方向再推鳖,让三弟带路回店里啊!”

    螃蟹老七虽有不满,倒是守信,当真还了血红鱼翅。

    沙四方猛地游了过来,可含了半嘴灵眼的嘴里,却还虽衘着少了一小截的血红鱼翅,压的鱼头总想向下坠。

    只能冲着大哥一阵点头。再次强挺着鱼头,领着推鳖的龟娘子,往珊瑚客栈游去。

    见四妖游走,顿时呼嗡!一声,群妖如茅厕的苍蝇般扑了过来,争抢着掉落的灵眼。继续贪婪的跟着四妖游去。

    红珊瑚客栈内,最好的上房《霸王套房》里,众妖慌不迭的吐了一地灵眼。

    邓小鲜急不可耐的瞄着大哥脑袋,伸出手来,说道“哥哥,魂毛给我。你和大嫂守好灵眼,二弟我去找回老黑。”

    “给你。”帅鳖不加多想,拽下一毛、拍在了邓小鲜手中。

    怜惜五毛的归媤璐,却是再次撅起了小嘴儿,不满的说道“帅鳖,咱可只有五毛,少了一根儿,可就不帅了。”

    萎靡的别愁美、强撑着咧嘴笑了笑“哎呀!娘子,你扒着咱家脑袋数数啊!”

    只有五毛怎用扒着数?转眼间,归媤璐窃喜的猛拍胸口,喃喃道“哦!是啊!是啊!可吓坏娘子了。”

    见二哥要走,沙四方跟着游了过来,喊道“二哥,带着三弟。”

    邓小鲜灯笼甩向了脑后,“三弟,你留着、挂好你的鱼翅吧!小心丢了、又被煲成粥卖。”

    沙四方委屈的连连摇手“别啊!鱼翅不急,再说,咱大嫂看着呢,能丢?带着三弟走吧!要不,一会儿又要嫉妒大哥了。”

    邓小鲜偷瞄了大哥一眼,顿时眉头一皱,撇着嘴说道“是啊!是啊!你小子要是嫉妒,说不准又干些蠢事呢!不过,咱兄弟可是四妖。要嫉妒,咱带上老黑,哥仨一起嫉妒鳖!”

    沙四方紧跟着邓小鲜窜了出去,猛然间心中一凛,回转身子怪笑着瞄了瞄大哥,嘭!的一声合上了大门。

    敞亮的霸王套房内,帅鳖手里忙活着、从壳里掏出硌人的灵眼。

    可二妖双目却是愣愣的对视着,如见陌生人般,不知所以然。

    归媤璐看着帅气的五毛,小脸涨的通红发热,纤手捧住了火热,才觉得好受了些。

    突然冲着眨了眨眼,撇嘴一笑。扭捏着腰身蹿上屋顶,拽着海蜇幔帐,遮住了唯一透亮的窗户。

    虽遮上了窗帘,可屋内堆积如山的灵眼,趁的套房更加光彩夺目,更加璀璨温馨了。

    轻轻的一甩秀发,玉足踏水再次凑在了别愁美身侧,蜷着二指,轻轻敲了敲鳖壳,低眉一脸羞容的嘤嘤小声说道“帅鳖,你家弟兄走了。”

    帅鳖仍伸着脑袋,傻愣愣的壳里摸索着灵眼,“什么?”

    归媤璐心中如揣了兔子似得通通直跳,扭捏着腰身,好不容易才从嘴中又蹦出了那几个字“帅鳖,你家兄弟们都走了。”

    帅鳖点点头“嗯!没错,找咱家四弟要紧。”

    归媤璐的脸儿更红了,捂着双目,从撅起的小嘴儿中,怯生生的传来流水叮咚声“他们可都走了啊!”

    帅鳖伸出羽手,挠了挠脑袋“走就走呗?你还没见过我家四弟呢!那可”

    归媤璐猛地一跺脚,气呼呼的嘟着小嘴儿、打断说道“帅鳖,可就剩咱夫妻俩了啊!”

    帅鳖翘着眼角、斜斜的看着一脸通红的娘子“可不是吗?可得看好了灵眼。外边好多妖人瞪着贼目呢?”

    归媤璐放下了捂脸的纤手,再次气鼓鼓的一跺脚,娇叱道“哼!王八怪鳖,你个傻家伙。”

    帅鳖挠的鳖头噌噌直响,“娘子?你男人怪是怪了点,可也不傻啊?”

    归媤璐歪着俏首想了想,顿时不好的念头挂上心头,竟轻声抽泣起来“呜呜!你是不是也像你家弟兄一样,等着你四弟、给你介绍个美貌的狗妞呢?”

    帅鳖一愣,脖子伸的更长了“怎么会啊!呦!不会吧?你小媳妇儿还吃醋了?”

    说的归媤璐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哼!不理你了,你个蠢鳖。”

    帅鳖又是一阵挠头,呲着鳖嘴傻笑道“怎么?知道我是蠢鳖了?后悔了?可谁让你喜欢鳖呢?”

    归媤璐猛地身子向后一仰,瞪着俏目羞声道“呀!帅鳖,这儿可没外人,小心娘子我揍你。”

    坏笑再次挂上了鳖脑袋,呲呲牙斜眼看着归媤璐,“揍死了,谁给你一堆鳖崽子啊?”

    归媤璐爆发了“啊!呀呀!气死我了。”

    说罢,猛地又是一跺脚,抱臂挡胸努起了小嘴儿,闭上了俏目,“不行,你得亲我一口,给我赔罪。”

    帅鳖连连摇头,“娘子,你看看这一堆灵眼,可都看着咱俩呢?”

    归媤璐睁开了俏目,狠狠的环视一堆碍事儿的灵眼,顿时又扭向帅鳖努起了小嘴儿,“亲亲怎么了?还怕看见?”

    帅鳖瞪着古怪的鳖眼连连点头“灵眼看了、会嫉妒的。真要嫉妒了,就不给打赏、不值钱了。”

    归媤璐一脸惊讶,再次抚了抚秀发“帅鳖,你可别骗我?”

    帅鳖见生气了,指着灵眼大骂道“我去!帅鳖都说到明处了。他们还不打赏?算了,娘子,来,钻帅鳖壳里。咱俩偷偷开心,不让他们看。”

    说的归媤璐脸颊再次挂上了羞红,“呀!你好坏的。不过,真的准备好了?”

    帅鳖伸长了脖子想了想,“什么准备好了?你没见刚刚把壳里的灵眼都掏空了?别怕,里边够宽绰的。”

    归媤璐绷着嘴儿,冲着帅鳖挑了挑眉头,“准备娘子我揍到你吐血啊?”

    听的帅鳖忍不住一阵哆嗦,怪笑着求饶道“那还是算了,亲亲就亲亲吧!”

    归媤璐失望的对着鳖脑袋,狠狠的就是一下。

    揍罢,却又是忍不住后悔的扒着五毛、一阵揉搓,无奈的摇摇头唉声说道“哎!谁让咱稀罕你帅鳖呢?”

    说罢,却是娇羞的闭上了双目,撅起了粉嫩嫩的丰唇,任凭讨厌的鳖嘴凑了过来。